爱国爱港人士哪里去了?——香港“由乱到治及兴”五周年

林松
2024-06-12
image
反送中五周年(悉尼)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从2019年发生社会运动,到现在2024年已经五年,官方努力宣传“由乱到治走向由治及兴”,但香港市面却越来越显得萧条,香港的爱国爱港人士到底哪里去了?

除了“黄丝”阵营者,近年在澳洲也遇过一些“蓝丝”阵营的香港新移民,奇怪为什么“蓝丝”阵营者也要离开香港?为什么这些“蓝丝”不安心留在香港发展呢?香港不是“由乱到治走向由治及兴”吗?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22年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要“全面准确推进‘一国两制’实践,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推动香港进入由乱到治走向由治及兴的新阶段,香港、澳门保持长期稳定发展良好态势。”

由治及兴开启之年

香港2022年实施《国安法》后,官方提出“由治及兴”的施政概念,声称香港正在由安定(“治”)逐渐发展为繁荣(“兴”)。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称2023年是香港“由治及兴”的开启之年。

到底香港有没有做到符合习近平提出的“全面准确推进‘一国两制’实践,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尽管不同的人在口头上会说出不同的评价,但每个香港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去量度。

拙作多次引用曾任“人大常委”谭耀宗的典型例子,谭耀宗等香港“建制派”明明在2021年声称收到238万个联署签名支持“人大”《决定》“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但2023年12月香港区议会投票仅得119万人,另外那119万人却选择“不投票”,是否不满香港选举制度在“被完善”之后,竟然要由建制派、既得利益者进行“提名”、“筛选”?!

这238万人中的119万人,是否感到无法选出既可以支持北京中央,又符合香港人意愿的候选人出来?!难怪曾任“人大代表”、“政协代表”的汪明荃也说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不是扩大民选成份,而是削弱民选成份,令“很多人失去机会,又失去一半声音,当然是很不满。” 

谭耀宗李嘉诚事例

谭耀宗叫人不要谈他的家庭问题,但北京中央明明指责香港教育出了问题!谭耀宗又怎能回避他自己的家庭教育出了严重问题呢?他的儿子谭建宏夫妇早已“不再做中国人”,放弃中国国籍,入籍澳洲,拿了澳洲护照,并且专门做移民业务,帮助中国人申请移民澳洲,离开中国,离开香港。

近年网上流传据说是李嘉诚的一番说话:“无论中国共产党犯过什么错误,无论共产党中出现了多少腐败分子,我们作为中国的公民都不要和共产党过不去。不管是什么原因,在中国当代由共产党执政是历史的选择。起码在现在和相当一段时间内,无论是威望和执政能力,我国还没有任何党派和力量能够取代共产党,更何况,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央班子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了正能量。”

而令人惊讶的是,正当网上散播李嘉诚有关“爱国”、“拥共”的一番话不久,这被誉为“爱国商人”的李嘉诚,已经开始从中国大陆和香港“走资”,撤走这些投资,转往英国及欧洲。当时立即被人笑称“非常讽刺”,李嘉诚的“脚”最诚实!而有关李嘉诚“爱国商人”一说立即“紧急刹车”,不再传播“李家超爱国”!

刚刚还看到网上微信《智谷趋势》说,“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嘉诚已经通过三次降价大甩卖套现上百亿港元,跑得比谁都快。”“为什么香港‘全面撤辣’后,李超人跑得更快了?为什么连最保值的豪宅,也要疯狂打折?”“底牌出尽的港岛楼市,在风中凌乱。”

港人黑色政治幽默

最近,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大儿子大仔梁传昕结婚,媳妇Mimmi Mononen是芬兰人,起了一个中文名字莫宓莲。网上立即讽刺梁振英“勾结外国势力”,“梁振英儿子是间谍”!

网上还引用现任特首李家超几乎同一时间的说话:“我们纵然都是君子,但要防小人,要防敌对力量,防间谍活动”。李家超当时指出,曾在一个恐怖活动展馆,看过有一个间谍,到了当地国家,结婚生仔,超过十年后离开,“炸了一架飞机”。李家超说:“相信大家都猜不到,这件事发生之前,他是一个间谍”。“在戏里看过,好像都是戏来,不会真的发生,但我在展馆看过。”

网上纯粹借用李家超的说话,去讽刺梁振英,但反映出一般人对这些先后管治香港的高官的不满。网上“LIHKG讨论区(连登)”2023年4月23日,有人发一时事帖文,题为“而家社会气氛沉滞到好似等紧大事发生咁”(如今社会气氛低沉得好像在等大事发生一样)。

其后一网名为“水原千鹤”的人发表首则回应称:“咁系因为你悲观,我睇到由治及兴带嚟嘅好处。”(这是因为你悲观,我看到由治及兴带来的好处。)。结果此回应因其与事实完全背道而驰的荒谬性,在香港的网络界爆红,演变成政治黑色幽默,经常被香港网民引用。

港人治港为何要跑

回顾英国统治香港时期,八十年代的司徒华、李柱铭、李卓人等香港民主阵营人士,一方面向英国统治者争取实现“八八直选”(即普选),一方面也不反对英国在1997年把香港移交给北京当局。司徒华和李柱铭当时还受到北京重用,委任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像这些“爱国爱港”的民主派人士,最后获得什么下场,大家有目共睹。

1989年的香港,曾经有上百万人上街,显示出“爱国爱港”的赤子之心。其后几年,不少“爱国爱港”的香港人离开了香港,移民外国,形成当时的一股移民潮。

2019年之后,再出现新一轮的移民潮。奇怪的是,不仅“黄丝”移民,连“蓝丝”也纷纷移民外国。当然,原因可以琳琅满目。正如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时期,很多人逃亡到香港,中国大陆的官方说法是“这些人到香港找工作”。现在轮到香港人,前往外国“寻找工作”了!

习近平说要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为什么你们还要跑?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email protected]

 

猜你喜欢

曹长青:日本人的独特宗教观

曹长青  2024-07-13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