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即将到来的第八危机──塔西陀陷阱

宋国诚
2022-12-19
image
新疆喀什地区的一个屏幕展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像。(图片: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塔西陀陷阱(Tacitus Trap)是一个关于国家公信力永久丧失的政治学理论,起源于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陀(Gaius Cornelius Tacitus),意指一个国家或统治者丧失了诚信与名誉,无论如何发言或处事,人们都会给予否定的评价。换言之,塔西陀陷阱就是指国家与领导人的信任危机。

中共向来奉行“无道德尺度”的外交,以各种利益诱惑为包装的掠夺外交。例如拉拢和支援军事独裁政府,协助其镇压国内异议人士,以债务欺压弱小国家,逼迫其以稀缺资源与战略要地作为偿债。这种耍赖、利诱加胁迫的外交恶习,已被国际社会所揭露和看穿。实际上,长期以来北京试图输出“北京模式”,以及习近平不知所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试图以专制取代民主,以中共教条取代普世价值,如此“司马昭之心”已经恶名昭彰、无人听信。自2012年以来,中国“全球掠夺”的战略野心已经充分暴露,并使中国陷入四面楚歌、八方树敌的地步。未来,中国将面临更加严厉的国际孤立-塔西陀陷阱。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虚假性

2013年9月,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时宣称:“我们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推动全球治理系统的改革”,随后,“一带一路”开始启动。

推动全球治理系统的改革,好大的口气!实际上,这种以融资和贷款为手段,表面上援助各国从事基础建设,从而掠夺与垄断他国经济资产的“一带一路”,已被国际社会认定为一种征服世界的“新殖民主义”,一场国际经济诈骗。中国因此被形容为“吊灯里的巨蟒”。

法国汉学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道,中国一直想摧毁美国,所以需要建立一个“新霸权”,一个足以平衡和削弱美国及其盟友权力的霸权。实际上,习近平就是以“四处撒币”的方式,收买各国成为中国的附庸,掠夺各国的稀缺资源与战略要地,制造无数的“债务陷阱”,试图建立一个向中国俯首称臣的“新丝绸帝国”。

事实胜于雄辩。无论习近平如何辩称“一带一路”是一个“开放合作的平台,不以实现任何政治议程为目的”,无论习近平如何泡制糖衣,宣称“一带一路”必将创造合作双赢。实际上,人们已经识破这种“习式语录”,不仅无人相信,甚至斥之为诡辩话术。连带地,所有中国提出的国际合作倡议,国际社会无不给予“中国阴谋”的论断!

对中国的负面评价

对中国的“负面评价”如今已是各国民众普遍的共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2年6月发布一项19国民众对中国看法的民调报告。结果显示,平均68%民众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79%民众认为中国的人权问题严重,72%民众对中国的军事扩张感到忧心。在一些国家中,对中国的负评甚至维持或接近历史新高,日、澳、瑞典、美、韩的比率均超过8成,分别为87%、86%、83%、82%与80%。

对中国形象的负评其来有自,而且越积越深,有如铁板钉钉。2022年1月,一个被视为“中国永远的耻辱”的徐州“铁链女事件”爆发,这是成千上万“妇女拐卖”事件中被披露的一桩。这一惨无人道的事件,不禁令世人质疑,中共治下的中国难道是一个“道德真空”的社会?良心荡然无存,人性乌黑如墨?无论中共如何淡化、辩解、封锁,都已无法解除世人对中共的道德控诉。

2007年由中国导演李扬拍摄的电影《盲山》,揭露了长期存在于中国社会的人口拐卖问题。这部电影除了批判中共“一胎政策”的恶性结果,还揭露政府包庇、官黑合伙的“拐卖黑洞”,被视为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指标。另外,中国是世界上“失踪儿童”最多的国家,截至2020年,有超过100万的儿童或青少年,莫名的消失无踪,从此再也没有回家。

“大外宣”已成“大欺骗”

过去几年,中国的“大外宣”确实赢得不少收益,骗取了许多国家的信任。然而,近年来,中国持续以国内的意识形态逻辑,进行一种适得其反的“逆宣传”,也就是采取与西方主流价值或公众判断相反的论述,对西方群众进行“硬灌输”,例如,中共外交部发布美国才是“新冠病毒”起源地的假消息,一场《大翻译运动》揭穿了中共在俄乌战争中的虚假立场,中共驻法大使卢沙野厉言恐吓,统一之后要对台湾人民“再教育”,这些言论等于自己破坏官方话语的可信度。又如TikTok社交平台对世界的“红色渗透”,被美国国会议员斥之为“数位芬太尼”(digital Fentanyl),等同于“资讯毒品”;另一方面,中共限于自身八股式、僵硬化的宣传格式,对中国自身的事物进行“反事实”的美化叙事,对国际批评中共之言论过度敏感与激进反击,早已使西方群众产生厌恶与排斥。

中共虽然大力推动“大外宣”,以强硬和傲慢的态度强力灌输所谓“中国故事”;但实际上,最重要的阅听对象还是国内长期被洗脑的群众;这是一种“出口转内销”的意识形态教化策略,借此巩固和强化对中国人民的思想控制。这种虚假的大外宣,例如假借宣扬儒学和华语教学之名,暗中输出共党教条的“孔子学院”,已被西方国家视为文化侵略和“长臂洗脑”,进而揭发中共的文化面具与虚伪宣传,大外宣逆转成了“大欺骗”。

中国的“长臂管辖”─海外警察局

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非政府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2022年9月发布一份《110海外:中国跨国警务失控》(110 Overseas: Chinese Transnational Policing Gone Wild)的报告,揭露中国在全球至少30个国家设置超过54个“警侨事务海外服务站”,以处理护照换新服务为名义,实则是为了监管海外中国公民,追捕海外异议人士,胁迫他们返国受审。截至12月,“保护卫士”进一步揭露,已在全球发现100多个未经申报,俗称“海外警察局”的组织。换言之,中共经常指控美国所谓“长臂管辖”、“干涉内政”,实际上,最善于此道者正是中共本身。

然而中共当局严词辩解,声称这些设施是“行政中心”,旨在帮助中国侨民完成更新驾照等任务,并提供因为新冠疫情而中断的其他服务。中共甚至反咬西方炒作紧张情势,抹黑中国。实际上,所谓“侨民服务”皆可由大使馆、领事馆、侨社等等提供协助,无须中共警察跨海支援。换言之,中共的辩解,一样无人听信,被人斥之为无稽之谈。因为中共长期骚扰、迫害异议份子的恶行,天下皆知,人们普遍认为中共的辩解正是对其自身恶行的确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12月6日对中共的辩解提出反驳,指称中国官员将手伸至海外,在世界各地骚扰、监控、威胁人民,包括逼迫在美国批评北京当局的人士闭嘴噤声。

中国已陷入“塔西陀陷阱”

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陀(Publius Cornelius Tacitus),在其所著《塔西陀历史》一书中说道:“皇帝一旦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无论做了什么好事或坏事,都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此即“塔西陀陷阱”一语的由来。换言之,国家诚信与国家形象至关重要,一个政府和领导人一旦失信,无论对错,都将受到怀疑与憎恶。难以想像,古罗马的历史错误与当代中国的危机,竟是如此不约而同、殊途同归。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一句话泄露中共军队审计真相

看中国  2024-06-18

泽连斯基又要寄希望于习近平?

夜话中南海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