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报道:共同富裕,中国人永远吃不到的“画饼”

美国之音
2022-09-26
image
环北京香河、燕郊一带房价遭腰斩,开发商送出各种优惠回笼资金。图为大陆的一处楼市广告。(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近年来中国共产党常常提到的一个口号叫“共同富裕”,实际上是早年中共革命时期“均贫富”口号的延续。中共成立百年,二十大即将召开,中国人的“共同富裕”实现到了什么程度?

2022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决定10月16日召开中共二十大时强调: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将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辛向阳在2013年就总结说,一个独特优势是能够在公平的基础上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富裕。然而,当今中国的现实却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而共同富裕似乎在渐行渐远。

渐行渐远的共同富裕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说:“财富不均现在到了什么程度呢?……用来描述财富分配的有个基尼系数,在世界上有个基尼系数。尤其是0.9和1就是极度的,就是财富不均衡,是零的话是财富均衡。一般国家,大部分国家都是0.4左右,0.5的样子。中国多少年前,在十几年前还在公布基尼系数,后来发现这个指数迅速升高,现在根本就不公布,都不敢公布了。”

中国最后一次正式公布基尼系数是2000年,当年的基尼系数是0.412。随后在2013年公布了先前十年的基尼系数,都是在0.473-0.491之间。而2012年12月,中国西南财大的统计报告估计,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0.61。

国际惯例把0.2以下视为收入绝对平均,0.2-0.3视为收入比较平均;0.3-0.4视为收入相对合理;0.4-0.5视为收入差距较大,当基尼系数达到0.5以上时,则表示收入悬殊。

目前,中国的收入基尼系数在世界上属于中等偏上,财富基尼系数属于世界上最严重之列。根据原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中国收入分配报告2021:现状与国际比较》一文,中国收入基尼系数近年来都在0.46-0.47区间。而中国财富基尼系数高达0.704。

这个数据和北京大学2014年的数据基本一致。北大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表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显示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2012年达到0.73。报告认为目前中国三成以上的社会财富被顶端1%的家庭所占有,而底端25%的家庭仅拥有一成社会财富。

在收入方面,2020年5月28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强调中国有6亿人口的月均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左右。

根据中国中金公司最近一次公布的统计结果,中国人均月收入在500元人民币以下的有2.2亿人;在收入最高等级,人均月收入两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有70万人。月均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人占全国人口的95%。与此同时,2022年8月,中国人的最低时薪是6元/小时,比6月份下跌40%。

谢田教授说:“你只要看一下中国社会贫富差距之大,你就知道这个均富的概念从来就没有,现在是根本不可能实行的。”

“中国特色”到底是什么?

中国共产党声称,“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优势。说到社会主义,世界上基本上有两种: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也称列宁式的社会主义)和欧洲国家的民主社会主义。共同特征是主张社会集约式控制生产资料,分配财富,达到社会均衡。在苏式社会主义经济中,生产资料公有制,实行计划经济。

在政治上,民主社会主义是通过宪政方式影响国家政治和经济走向,实行多党制;而苏式社会主义是暴力夺取政权,实行一党专政。

中国共产党声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表明自己传承了苏式社会主义。但是中共多次根据自己的情况,就是所谓“国情”,对马列主义进行修正,包括暴力革命期间的中心城市暴动修正成“农村包围城市”,到后来对苏联共产党路线的批判。中共将这种修正总结为毛泽东在1938年就提出的概念:“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如今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这个概念的延伸。

“中国特色”的说法始于文革结束时。当时中国经济奄奄一息,因此开始改革开放。但是仍然需要维持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于是邓小平1982年9月在中共十二大上重新包装社会主义,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概念,主要是指引入“市场经济”和私人经济;同时提出“四项基本原则”,以便维持中共至高无上的统治权。

有了这个“中国特色”,一切与过去的说法和做法不吻合的新说法和新做法都可以冠之“中国特色”,成为新的标准。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主任曾锐生说:“他主要的是中国民粹主义拿出来,把社会主义外衣放在上面,所以他社会主义的内涵其实不很多,列宁主义的内涵那就是非常多。因为中国去解释社会主义就是以中国国情为主,所以这个社会主义根本上就是你说什么,他就是什么,已经不是社会主义了。”

美国南卡大学的谢田教授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说:“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中共创造出来的一个说法,就是任何它跟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其他世界通行的那些社会主义不同的地方,它都可以冠上‘中国特色’,换句话说,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谢田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自己恐怕也不太相信共产主义,所以尽管现在仍然把自己还称为社会主义,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也不是真正地为整个社会、全社会的民众谋福利。

谢田教授说:“在中国,它实际上就是维护中共特权阶层自己的利益,成为一个畸形的独裁政权。比方说这个最简单的,社会主义的社会福利,中国那些退休福利、医疗福利,中国几亿的,5、6亿,6、7亿的中国农民是没法享受的,所以它连社会主义的基本形态都没有,基本的社会保障都谈不上。”

1978年北京“天安门民主墙”创办人之一、美国布朗大学退休高级研究员徐文立认为,共产主义指导下的共产党一定是个腐败集团,原因是马克思列宁的理论认为,革命要依靠无产阶级为基础的群众,但是群众又是盲目的,所以需要一个政党领导。这个政党需要有一些英明的、有政治判断力的领袖人物。

徐文立说:“也就是说要发动群众,但是又不相信他们。一定要有一个政党去领导他们。这个政党的领导的最后的结果,权力会集中在很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手里。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当中、列宁理论当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领导集团或者是最高领导人基本上是处在没有有效监督的情况之下,一个没有监督的权力一定是腐败的结果。”

谢田教授说:“经济中最有油水,最容易赚钱的一些行业产业都是中共权贵垄断的。银行、电讯、交通、能源,全部都是他们控制。真正富裕的人都是中共的红二代、富二代,红三代,就是权贵,就是通过权力来致富。”

中共财产的原始积累充满了暴力,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说(ACT 8):“中共把土地,地主的土地,全抢走,说分给农民。但是在农民手里还没捂热,又被它全部收归国有。”

但是原始积累的财富并没有给普通中国人带来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贫穷。如今,新时代,新说法,同样没有给普通中国人带来共同富裕,而且贫富悬殊,两极分化。

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说:“共同富裕,潜台词是什么呢?潜台词就是政府行政部门要利用权力来平衡这个富裕。经济发展在一定情况下,它是遵循市场规律。反市场规律的那种所谓共同富裕实际上是打击、损害经济发展。……叫喊共同富裕的同时,我们看到的是在走向共同贫穷。”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主任曾锐生说:“我觉得它最大的自相矛盾的地方就是,社会主义基本上是全世界上通用的一个主义,并不是哪一个国家专有的东西。习近平说的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以中国为主,中国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那根本就是说都是搞中国传统的东西,不是搞社会主义的东西。”

如今在中国,中国共产党并不贫穷,很难把党员和无产者联系在一起,比普通百姓还穷的党员属于凤毛麟角。观其上层精英、财富拥有者,即使不是党员,肯定和党员官员关系密切。中国现在的私有财产明明比任何时候都多,但是仍然坚持说是“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及其党员的财产明明比任何中国其他党派要多,但是仍然坚持声称自己代表无产阶级。

从中国共产党100多年前成立伊始,一直到今天,“共同富裕”这个口号从来都是中共用于凝聚中国民众支持的心灵鸡汤。也许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当年描述苏联的一段话也可以用在此处:“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撒谎,但是他们依然在撒谎。”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