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业惨淡 知情者称:业内人士告别高薪时代

刘悦
2024-01-15
image
中国金融系统的风险陡增。(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国经济不景气,金融圈受到影响。上海外滩金融圈内的一间人均消费500元(人民币,下同)的热门餐厅,中午两个小时内居然只有一桌客人。金融业内人士表示,投行产能过剩,撑起上海高端餐饮服务业的金融从业者们,正在告别高薪时代。

金融业者告别高薪时代

腾讯新闻《潜望》于1月12日发布报导,上海外滩董家渡金融城某五星级豪华酒店三楼的粤菜馆曾是热门餐厅,在一家大众点评上位列陆家嘴粤菜好评榜第7名,是周边金融机构商务餐的上佳之选,虽然人均消费近500元,但经常爆满,很多时候一座难求。

可就在前几天,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黎敏被这里的场景吓到了,在午餐时间的2小时内,整个大堂只有她和朋友这一桌,途经的包房也是空无一人。

黎敏的朋友在投行工作,据他介绍,该餐厅位于金融圈内,附近1.5公里集聚了14家金融机构,比如东方证券、汇添富、海通证券、太保集团、黄金交易所等等。以往这家餐厅的生意很好,人声鼎沸。他说,自己很久没有过来,不知道现在居然是这种状况。

报导称,高档餐厅冷清的背后,是撑起高端餐饮服务业的金融从业者们,正在陆续告别高薪时代。

投行产能过剩

用餐期间,黎敏的朋友感叹说,刚刚过去的2023年感觉是入行20年以来最惨淡的一年。

黎敏的朋友坦言,“粥”少也就算了,问题是同期的“僧”多了不知道多少。他说:“投行产能严重过剩!”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数据,2019年末时,全行业保代人数仅为3810人,而截至2023年末,142家券商共有8632名保荐代表人,仅四年时间净增加4822人,增幅高达127%。

黎敏的朋友还称,金融机构暂时没有像互联网大厂那样直接裁员、也基本没有明面上的降薪,但因为公司乃至全行业的几大业务线实在是一言难尽,往年这时候翘首以盼、沉甸甸年终奖,如今“不太敢想”。不谈年终奖,“保住饭碗就好”。

减薪已成定局

钱江在一家有国有背景的券商工作,日常对接众多机构客户和个人大客户,前几天他的同事刚刚丢了个大客户,以割肉数千万清仓离场。

钱江已经明显感受到了日子不好过:“现在连报销都要卡,过年拜访客户送点小礼物也得自己掏钱解决,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

与此同时,客户维护的压力陡升。“整天被客户骂,很多人焦虑到开始脱发,甚至心理都出问题了。”“绩效?年终奖?能保住饭碗就很好了。”

国家出手“限薪”

据《中国统计年鉴2021》,金融业在按行业分国有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中排名第一,在按行业分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中排名第二,仅次于信息计算机软件业。

2022年7月,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国有金融企业财务管理的通知》,被业界认为是吹响了对金融业“限薪”的号角。

2022年报显示,43家上市券商员工人均薪酬为48.30万元,相比2021年度的59.59万元同比下降约两成。40家证券公司员工人均薪酬减少,6家券商员工人均薪酬降幅超过30%。兴业证券和长城证券人均薪酬同比减少40%以上,招商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等规模更大的券商,同比下滑也超过三成。

2022年7月,中金公司某“90后”员工家属在网上“炫富”晒出8万月薪,一时之间券商高薪成为众矢之的。被称为“中金炫富风波”。

杨扬是上海当地一家券商的财富顾问,入行十多年。他说,从中金事件之后不久,公司就开始减薪,“日常业务提成直接打了八折,年终奖打折更多”。

裁员不可避免?

投行、经纪业务部门钱景暗淡,但研究部门更可能会是首先要面对“去留”问题的业务线。

钱江说,包括他们公司在内,近期多家券商研究部或研究所一直都在传言要裁员,有的甚至传说要裁掉三分之一。他估计按照目前的形势,裁员、降薪已经不可避免,只是时间问题。他说:“毕竟,气氛都已经烘托到这了。”

猜你喜欢

理想召回一批灵活就业人员

郝大星  2024-06-06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