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WHA没有台湾,跟你无关吗?

2024-05-24
image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4年5月27日到6月1日世界卫生大会(WHA)即将在瑞士日内瓦开议。台湾从2017年起年年期盼以观察员身分出席会议,在政治干预下年年落空,今年恐怕没有例外。

台湾能不能参与WHA似乎离你我很遥远,真的是这样吗?

2019年12月底,台湾的卫生体系得知中国武汉出现疑似SARS的高度传染呼吸道疾病,基于2003处理SARS的经验,马上绷紧神经,除了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查证,并且向世界卫生组织(WHO)通报,要求提供进一步资讯,立即成立紧急应变小组应对,启动边境检疫。2020年1月12日台湾防疫专家到武汉访查,在WHO发布讯息“新冠病毒仅有限度人传人”同时,1月15日台湾疾管署宣布为法定传染病,此后依据法律规定与疫情推动后续的因应措施,使台湾成为新冠疫情期间防疫模范生。

疫情初期,中共政府试图掩盖遮掩快速扩散中的疫情,以致病毒迅速向全世界扩散,又企图操控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体系,错失采取有效做法的时间,最后导致超过全球7亿病例、死亡人数超过7百万人。澳洲政府要求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疫情,中国以大规模贸易报复回应。典型的极权政府思维:解决不了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台湾的医疗水平居世界前端,经过2003年SARS疫情磨练,公共卫生防疫体系更为完备,有经验有能力迅速控制疫情扩散与治疗,也深刻体认参与世界卫生体系的重要性。

可是台湾不在世界卫生组织体系之内。除了2009年到2016年之间,在中国的政治安排“通融”之下,台湾可以观察员身分参加世界卫生组织运作,2017年起,中国不通融了,台湾这个医疗与公卫的优等生,似乎只存在平行时空,想要贡献也不得其门而入,通报疫情刻意遭到忽略。世界卫生组织WHO名义上属于联合国,实际上仿佛中国的魁儡。一个以推动普世健康人权为宗旨的公共卫生专业机构,沦为无视人权的专制政权附庸,以严重曲解的联合国2758号决议,以及衍申的“一中原则”,把WHO的宗旨钉上十字架。

台湾位居亚太交通枢纽,经济贸易发达。2019年疫情前2350万人口的台湾,入出境达5,800万人次,两岸关系人流互动频繁,半导体设计制造执世界牛耳。试想,Covid-19爆发之初,如果台湾没有守住,全球要付出多大的人命与经济财产代价? 

1948年成立的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中华民国是发起国,设立宗旨在促进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和福祉,直到1971年会员资格因为联合国2758号决议,中华民国被排除在外。回头来看2758号决议,解决的是联合国“中国”代表权的问题,不涉及台湾代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来没有统治过台湾,声称代表台湾,阻挡台湾人民参与国际组织的权利,不存在法理基础,WHO配合演出,除了伤害自己的专业性与独立性,也牺牲台湾人民的权利。

中国用政治金权干预世界的运作与秩序已经不是新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战狼式的言语与主张让世界各国反感,但是在经济利益之前,全球政治选择对霸权妥协,助长独裁者的气焰。如同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恩博士所言:‘世界最大的悲哀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用在公卫防疫上,代价就是无数人的生命财产损失,即使是墙内的中国人民,也不例外。

落实普世健康人权是WHO成立宗旨,不应该因为政治目的而扭曲。Covid疫情之后,全球对防疫一体的体认更胜以往。在2024年世界卫生大会(WHA)开会前夕,本人期盼以微小的声音告诉大家,卫生与健康并非理所当然,任何形式的政治排挤都将削弱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卫生挑战的能力。台湾有愿意也有能力与世界分享卫生医疗资源,期望参与世卫大会,协助世界卫生组织落实健康人权的宗旨。

我们期盼不要有下一个李明亮,期盼全世界不需要再承受一次历时3年夺走数百万人命的瘟疫!请不要放弃健康人权的理想!请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参与世界卫生大会! 

Health for All!

Taiwan Can Help!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