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权威渐失 中国饭桌笑话流行“那个人”

杜政
2024-01-26
image
习近平(图片来源:LEAH MILLIS/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党魁习近平2012年底上台后马上就在官场搞了个“妄议中央”的罪名,他的名字也与“禁评”谐音,似乎有备而来。可能他预料到有朝一日会“辱习”成风,并从官场流散到社会上,这意味著他权威尽失。而中共党魁的权威消失,与中共的气数已尽,实际上是相伴而行的。

据一位在中共官员圈子混得烂熟的大陆媒体人朋友透露,现在地方的官员们,包括一般的公务员,不管中央三令五申,还是“躺平”。他们日常最爱去的还是饭局,只是更加小心,说话也怕被人录音。

在各类饭局中,有一个口头禅是谁都会说的。就是每当说到可笑可气的人或事时,都爱提到“那头猪也是这样子”。甚至有时表达对上级的不满时,也将气发在“那头猪”身上,“都是那头猪干的”,然后引发哄堂大笑,因为谁都知道是在说习近平

中国的网民,也包括官员们,爱给习近平起绰号,什么“包子”、“小熊维尼”、“二百斤”、“庆丰帝”之类。根据之前一个墙内网站泄露的资料库,和习近平本人直接相关的敏感词起码有2,000个,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所以中共的网管够忙的。

近些年在墙外恶搞、讽刺、侮辱习近平的作品早已层出不穷,称为“辱包”,但毕竟是在海外做。没想到现在中国国内的饭桌上,流行的笑话代名词却是“那头猪”!

“那头猪”这种用词,辱得有点过分。但笔者能理解,国内的政治环境严酷,到处是习派出的眼线,身边人随时也会告密。前段时间落马的火箭军高层,据说就是因为私下表达对习不满的言论,被秘书举报到军委。人们用“那头猪”来代替习,充满智慧又能够解决安全问题,令人会心一笑。

中国的精英阶层,在当局结束疫情封控政策后,润(Run)到海外的有不少,一位刚润出来不久的朋友表示,国内文化圈里也盛行辱习,只是更隐晦些,提到习时只用“他”,也有说“那个人”的。

中共一党专政的中国盛行“辱习”风,这种情况其实是非常不寻常的,有哪个领导人会在生时就被这样对待的?我记得在早些年,胡锦涛在台上时,坊间流行最多的是前党魁江泽民的丑闻和笑话,包括江家的腐败,江与宋祖英的性丑闻,江长得像蛤蟆,以及其在外交场合一些丑怪和不雅言行等等。

江泽民被公认是个小丑式的大坏蛋,而习近平刚上台时还不至于成为公众取笑的对象,甚至在他的第一任期,因为反腐打虎,抛出一些改革措施,一度收拢了一些民心。其时也根本不存在反习,周永康、郭伯雄这些人并没有还手之力。

让习近平权威渐失的四波浪潮

印象中,习近平权威消失,是从他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成为党核心,集权成功,2018年3月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想当终身掌权的皇帝开始的。当时有了第一波反习潮,由中共红后代和官场内部引领。

尽管这波反对声音无阻习坐稳权位,但由“三朝国师”王沪宁统领,对习大搞个人崇拜的套路,在各级单位中引发怨声载道。

201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中国大陆来出差的国企中层干部有过交流。他说现在国企里面还是文山会海,每次中央有什么高层指示和会议精神,特别是习近平的指示,大会开完又开干部的小会。对于这类会议,除了有时明知有人录像,要上电视的之外,很多人都在开小差。除了主事的几位大领导在台上板著脸说话,台下的人不少在睡觉,看手机、玩游戏的最多。

2019年初当局搞了个学习强国APP,天天答题学习习近平思想,这位国企干部表示,大家都烦死了,反感习近平的程度甚至超过过往的中共领导人,但敢怒不敢言。

第二波反习潮,也是红二代引领。2020年初,中共病毒(新冠)从武汉流行开来,习近平主导了疫情的隐瞒,又让病毒传往世界。知名房产大享任志强,一篇批评习近平的文章,指习“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此文在国内外广传。任志强被以贪腐名义判了十八年,但习近平也因此名声受损。

第三波反习潮,进一步扩散到全社会,疫情三年期间,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清零封控,制造了无尽的人道灾难,形同毛泽东时代的“三年大饥荒”。2022年10月13日,勇士彭载舟在北京中关村四通桥上挂出反习横幅,一条写“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锁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另外一条写著“罢课罢工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再到11月底爆发席卷全国的“白纸运动”,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口号。

这些明确点名的反习行动,也宣布了习近平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人设崩塌。

记得江泽民也在“白纸运动”那个时间死去(有说法指可能是染疫亡),习为江开追悼会时,悼词中竟有一句,说要继承江的“遗志”。这种背锅宣言著实令人大吃一惊,似乎预示了习日后的下场。

转眼到了第四波反习潮,此时习近平在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上成功进入第三任期,亲信全面上位,在官方宣传的定位中,习就是党中央,党即是习。相反,反习和反共到了合流的地步,形成全民反习、反共。

这波反习潮的背景,是在当局无预警解除封控,疫情大爆发造成巨量死亡之后,中国经济陷于困境,外资撤离,企业爆雷不断,失业高涨,民生凋零。当局试图做些安抚民企和欢迎外资的动作,但一边继续迫害人权,搞全民反间谍吓跑外资,一边禁止唱衰经济,统计局则配合出具表明“形势大好”的数据。

由于最高领导人是独裁者,并且信奉政权安全高于一切,身边的蔡奇之流均是文革吹鼓手,现在国内外基本没人相信习的新班子能救得了经济,也就是救不了中共政权。

我们看到,红后代胡舒立创办的财新传媒,先后发了多篇“冲塔”(对抗审查)后被删的文章,以撑改革开放,纪念李克强等名义,暗批习近平,或者以揭露公安酷刑致死案来曝光中共恶行。同时,尽管习近平和蔡奇多次要求唱响经济光明论,一些体制内学者仍然变著法子点出经济的危机,以及认为中国和美国的国力差距在扩大。

以针砭时弊著称的大陆杂志《杂文选刊》,在去年12月4日发布休刊启事,其最后一期杂志封面漫画内容是:一只大手在指向前方,在手上顺著指明的方向跑的人,却纷纷掉下深渊……。而据官媒报导,习近平时常喜欢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指明方向”。因此这幅漫画被认为是讽习,该杂志收摊,也正是这个原因。

回头再看习近平的权威尽失,甚至中国饭桌笑话流行“那头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已经历了四波反习潮,第四波仍在进行中。

骂习和盼共产党垮台成当今最主流民意

其实当局早已知道习现在名声不好,所以近些年网信办、公安部门打谣相当卖力,这些谣,有部分可能就与习近平有关。近年还有越来越多落马高官有“阅读政治禁书”的罪名,比如浙江省前副省长朱从玖和中国银行前行长刘连舸。所谓“严重政治问题”,首要的是“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等等,这里主要是针对习本人的。

笔者也曾接触过国内出来的留学生,他们有一些其实很清醒,不喜欢中共,也不喜欢习近平。有一位是小粉红,但当我问他的政治偶像时,他不认习近平,却认毛泽东,这也令人吃惊。但愿他日后更清醒一点,因为毛泽东就是大魔头。但至少可以说明,习近平现在在国内外都不受欢迎,他在国内出访时,从官员到“民众”的朝鲜式“拥戴人民领袖”,只是演戏,至于一些小国家的政要表现出的亲共和爱习,无非也是为了钱。

那位已润到海外的大陆文化人朋友对我说过,国内清醒的人不太多,大部分未醒。但是他们是一波一波的清醒,比如经过铁链女事件,清醒一批,经过唐山打人事件,清醒一批,经过上海封城的灾难,再清醒一批。现在当局将经济民生整到陷入崩溃边缘,回天无力,剩下的那些稍有思想的人都在思考、都在骂:“那头猪干的!”

前段时间,一位朋友曾传递给我一位不便具名的中共退休老干部的言论,评论习和共产党一针见血:“那个人(习)刚上台时人们对他还抱点希望,现在没人说他好,都骂他,人们都盼著共产党垮台呢!”这里用的也是“那个人”和“他”。

这句话应该是中国当今最主流的民意。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离世35周年 胡耀邦影响今何在?

美国之音  2024-04-15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