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边控的新时代

法广
2023-06-10
image
中国知名作家章诒和资料照片 © Twitter

章诒和在出国前几周被告知不能出境,这位一生经历坎坷的知名作家6月8日在脸书发出消息,自认被“宣布为国家囚徒,不得跨出国门一步”。“国家囚徒”,闻之怵目惊心。

在脸书转发这一消息的诗人黎学文遭到当局警告。他愤怒地表示:“我八十岁的老师你们都不让出境,我不说还是个人吗?!我还说继续说。”

旅美作家苏晓康得知章诒和被禁出境后在脸书发文说:“章诒和就是一个中国的日瓦格,她是中国最后一代绅士阶级的孑遗,犹如日瓦格乃旧俄知识分子的孑遗;她从川西劳改营活出来,一如苏俄另一位诺贝尔得主索尔仁尼琴存活于古拉格;她也是中国传统文学的罕见继承者,一如帕斯捷尔纳克承继了俄罗斯文学之遗续。”

对于这样一位声名远扬敢于发声的作家,当局对她采取了伪善的态度,请她去出席文化部和此前供职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的活动,在活动会上,文化部高官告诉她“您不能出境”,而不是由公安部直接下令。为什么她不能出境,当局不提供任何理由。

这位著作等身的作家很快发帖戳穿了这一“最客气的”边控行动,在没有走到国门前提前告知她止步,而不是像她的朋友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夫妇那样,手持完备证件前往香港,却在深圳出境大厅被拦住。“宣布为国家囚徒”的章诒和理解朋友们的“震惊和愤怒的心情”。

章诒和知道还有许多人,被当局悄悄地边控。路透社日前报道的情况证实,已经有许多人只是因为发表过被视为敏感的言论,因为出版过被视为敏感的作品,因为敢于发声,他们在被邀请出国前夕,或者出境之前被挡住。自由亚洲4月份一篇报道指出,中国针对政治敏感人士加强边控,多名维权人士出境被拦。

这些人并不符合中国公民限制出境的规定,既非“未持有效出境入境证件”,又非“属于刑事案件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更没有什么“未了结的民事案件”。他们只能被套在其中一条“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模糊规定里。

有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时代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高度强调安全意识,把国家安全,政权安全,说到底是习近平“作为党的核心”的个人的安全,抬到一个吓人的地步。政权的恐惧水平达到从未有过的一个畸形的高度,因此受害者的范围也就非常广大。所有被政权视为“不安分守己”的人都有可能被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帽子。

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发推说,“90年代中共将影响力很大的异见人士悄悄流放海外,他们不担心异见人士国外发表言论,因为没有互联网,异见人士影响力有限。”“现在习朝严控中国人出境,异见人士言论全被封杀,行踪全被监控,生计或被断绝或被掌控,他们让异见人士于无声中慢性死亡。”

不少观察人士也指出,虽然北京当局对敏感人士的控制从未放松,但的确在习近平时代达到空前的地步。离开中国的作家慕容雪村发推说:“最近有几位朋友都被限制出境,也就是边控,在以前,这种事还可以想想办法,比如找找关系,或跟有关部门保证你不会‘危害国家安全’,他们也许就会网开一面。但在习时代,连这点可能性也不复存在。当国安成为第一要务,边控也就成了制度性和系统性的控制手段,一旦上了名单,就很难撤销。”这位作家总结说:“在习近平时代,‘让你走’成了特例,‘不让你走’才是常态”。他担心,等到那些依然岁月静好的“终于认识到形势严峻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习近平是文革后中国集所有大权于一身的唯一领导人,矛盾的是,这位享受最高保卫级别的党国领导人最关心的也是安全问题,有位网友评论:“当习总书记昼夜都在为安全担心,所有的人就有可能变成损害国家安全的嫌犯”。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