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莉莉
2023-11-03
image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刚刚过去的复活节假期,吴二和我去了墨尔本西边三百多公里的港口镇(Portland),去找一种叫澳洲塘鹅的大鸟。

港口镇在墨尔本和阿德莱德之间,常住人口只有一万多人。镇子虽小,却有几个亮点:维多利亚省最早建成的城镇,早于墨尔本:墨尔本和南澳阿德雷德之间唯一的深水码头,适合大吨位货船进出。让动物爱好者关注的也有两个澳洲本土的唯一:澳洲塘鹅在大陆的基地,澳洲海狗和新西兰海狗比邻而居。

镇上最主要的一条街道沿着海湾建在山坡上,面对着港口镇海湾和远处的巴斯海峡,视野非常开阔。东面和正前方,两条栈桥延伸到平静的海湾,海湾里帆船的桅杆林立,居民在这儿散步休闲或出海垂钓。西边是货运码头,高大的机械臂,堆成小山状的各种货物,停靠在岸边的巨型货轮,忙忙碌碌的,充满生机和烟火气。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从栈桥和码头所在的开阔地往回看,主街上车流不息,沿街面海的房子多是旅馆,商店之类的,大都是平房和两层的楼房,只有教堂的尖顶突出到天际。教堂的式样很普通,倒是隔着不远的一座楼房很是显眼,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学校,名字叫“Bayview College”。

这栋建筑显眼首先是因为它的位置,它在这条街的高处,比教堂所在的地方又高出了不少。从学校大门往下看,海湾全景一览无余。居高临下的,很是霸气。

楼房是红砖的,尖屋顶,方城楼,弧形的窗户,院墙是青石所砌,整个建筑看起来非常坚固,百年风雨好像没有留下什么印迹。目测楼房的样式,应该是在爱德华式。或者维多利亚式之间。不仅颜值高,双砖墙的的建筑质量也是上乘,遇到汶川5·12那种级别的地震,应该会屹立不倒。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端详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这座楼房已经有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最初是有着教会背景的人筹备创建,如今是一所中学,在校学生二百上下。一个中学,在全镇最好的地段上,楼房在小镇也卓尔不群,这让我非常好奇:普通学校的建筑已然这样,那镇政府的大楼该是什么样呢?

沿着海湾的大道,边走边找。一栋较大的三层楼房是个旅馆,拐角处一个两层的白色房屋也很是气派,细看墙上的标识,是个邮局。除此之外别无大楼,剩下的是矮矮的小平房。难道镇政府不应该设在这样显要,风景最好的街道上吗?

想放弃寻找回旅店,又不太甘心,我喜欢看老式的建筑。十年前回国,去了一趟胶东老家,路过一个新建的县政府大楼,样式仿照白宫,占地比白宫要大,气派之大让人难以置信。那以后,每到一地,也会想去看看那里的市府楼(Town Hall)长什么样。

路过植物园时,看见了不远处山坡上一栋老房子,位置高,典雅漂亮,去打探了一下,却是原来的民居。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转回邮局时,往左边货运码头的方向拐了一下,看见了下图这个小房子。房子是青石所建,小的有点像街边的公共厕所。门口一块深蓝牌子上的白字很清晰:H M CUSTOMS 。Customs中文直译是海关,在英式系统中,它是兼有税务和海关功能的机构。好家伙,按照我们的认知,税务和海关不都是富得流油的单位吗?

小房子建于1850年,一百七十多年过去了,它仍然履行着原来的职责,是税务和海关部门的办公地点。房子现在对公共开放。其实,不用进门也可以想象,这么逼仄的外表,内部肯定和宽敞不沾边,更谈不上什么奢华和气派了。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海关和税务总署的旁边还有几个小平房。有一栋房子在大街上只能看到侧面,外墙是青石所建,简简单单的没有装饰、门脸侧向海湾。屋前有个不大的花坛,门楣上有几个水泥浇灌的字母“Town Hall”。

这就是我们找了半天的镇政府呀?!门虚掩着,还没到关门的时间。推门进去,迎面是一个比普通民居还要狭窄的门厅,挂着几张图片。里边不大的房子,摆着,挂着一些史料和图片,介绍港口镇的历史和文化。成了一个小型的博物馆。现在的办公地点就在这座小房子的后方,也是一层的平房,毫不起眼。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随便浏览了几眼史料,又上网查了一下,知道了这栋房子建于一八六三年,也有了一百六十年的历史。至于它的兴建历史,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子过家家的玩笑。

当时,镇上的人们决定要建一个政府办公室,经过商量,后决定出资十英镑,招募房屋设计图案。还真的有不少人响应,多人应征,最后三个方案入选。筹办委员会的人难以决定,只好投硬币。选定了一个名叫约翰的人的设计,于是,约翰拿到了十英镑的奖励。

图纸要付诸施工楼,却发现按照约翰的设计,建房的费用将超过是预算的一倍。委员会只好放弃这个选项,又重新启用了亚历山大设计的图纸,但奖励已经发出,无法收回。好在亚历山大虽没得奖,却见到自己的设计变成了实物,还被当成澳洲文化遗产,保护了起来。

从镇政府办公室的南面,还有一座栋面侧向海湾朝南的平房,面积也不大,外墙也是用的青石材料,方方正正的,平淡无奇,这就是法院。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海关,法院,市政厅,这几栋小平房就是镇上所有的政府要害部门了。它们很有共性,矮墩墩的,灰不溜秋的,没有院墙没有大门,还统统侧对着海湾,像是被挤进了一个角落。和一条街上正对着海湾的那所中学的相比,实在是太黯然失色了。

这几栋小平房和学校楼房的建造时间都在一八六几年前后,那时,我们这边还是大清国。封建社会里,县乡一级的官员通常被称为“父母官”。看港口镇当年这些低姿态的衙门府,倒是觉得当年这里的县官们有点父母官的样子,安之若素的在比一所学校低档很多的建筑里办公。像大多数的父母们一样,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好的东西都让给孩子们,自然而然,天经地义。

想起了林肯的一句名言: 政府,来自于人民,受制于人民,服务于人民。”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几个低调谦虚的政府平房,一座坚固大气的中学楼房,同处在港口镇的最重要的一条街道上,如同一个小政府,大社会(大学校)的模型展览。这些建筑是艺术,也是无声的语言,上边似乎写满了“以人民为本”之类的字眼。也昭示出当年的决策者们和林肯共同的基督信仰。

在面对港口镇海湾的街道上行走,见识了一个另类的形象面子工程。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我的观后感很快就从惊讶变成了认同。没有胶东老家仿白宫那一枝独秀的高大上,这条街道的建筑布局带着一种平和,安宁的气息,让人轻松,舒服,愉快。

漂亮的学校建筑各地还有很多,顺便再附上几张。

港口镇不远处另一个镇的小学教学楼。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墨尔本北区的一所小学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墨尔本南区的一所小学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塔斯马尼亚朗塞斯顿的一个中专学校。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图片来源:莉莉供图)

原青岛二中向德瑜老师的评语:

读《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一文深有感触,作者去港口镇的初衷是探寻澳洲塘鹅,行走在港口镇的街道上却意外捕捉到一个很有价值的社会问题,可见作者敏锐的洞察力和可贵的社会良知!

在看到一座坚固大气的中学楼房和一组低调谦虚的政府平房之后,作者巧妙地引入“父母官”的概念,深刻诠释了“镇衙门”跟“人民”之间应有的关系,由衷地赞颂了这里的政府“以人民为本”的基督信仰。

在寻找镇政府的过程中,作者脑子里闪现出家乡“白宫”气派的县政府大楼。此低矮灰暗的平房和彼高大气派的大楼形成鲜明对照,孰高孰低就不言而喻了。

作者去港口镇探寻到塘鹅没有,不知道,却收获了一篇关于“小政府”和“大人民”的美文,值!

猜你喜欢

雪泥鸿爪·童年故事

拜怀德  2024-05-06

被打碎的一段记忆

木南  2024-01-22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