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比恒大还猛?万亿民企连爆16家上市公司 15万富人一夜返贫

陈文莉
2023-09-03
image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恒大两万亿负债巨雷炸响不到一个月,又一家万亿级民营资本“中植系”危机一触即发。

“中植系”资本版图中最核心的金融投资平台——中融信托在近日接连遭到多起硬核爆料,矛头指向公司陷入流动性风险。

爆料称,中融信托全部产品(含资金池)停止发售募集,中融信托资金池已空,通过中植旗下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购买的中融信托产品全部暂停兑付。

凤凰网风财讯盘点发现,中融信托近年来接连踩中恒大集团、佳兆业、融创、阳光城、蓝光集团、泰禾集团、世茂集团、华夏幸福、海伦堡、名门地产、东亚地产、郑和发展、北大资源、青海国投、皇庭国际等至少15家地产相关企业的大雷。

而中融信托由于本身巨大的企业关联网络,此次兑付危机还对8家上市公司或造成直接影响,涉及金额超4.1亿元。

其中,咸亨国际(605056.SH)购买的中融-丰盈176号本金约257万元、金博股份(688598.SH)购买的隆晨1号和泽睿1号共计6000万元、南都物业(603506.SH)投资3000万元汇聚金1号,均逾期未兑付。

此外,ST民控(000416.SZ)3月28日公告滚存投资1亿元的汇聚金1号(一年期)、微光股份(002801.SZ)有2笔共计5000万元的汇聚金1号(分别于8月20日、9月11日到期)、双成药业(002693.SZ)认购3000万元隆晟1号(10月17日到期)、安利股份(300218.SZ)使用2000万元自有资金购买了圆融1号(12月27日到期)、金房能源(001210.SZ)在过去一年购买多笔中融信托产品,其中仍有4笔共计1.2亿元未到期。

不止企业受影响,据爆料,此次中融信托暂停兑付的部分,涉及15万名高净值投资人,债权权益约合2300亿元(另有一说是6072亿元)。

影响面如此巨大,据悉,中融信托暴雷危机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并启动专项风险化解小组。

中融危机再揭“中植系”伤疤,万亿民营巨头走进“雷暴区”

中融信托的困境,或只是“中植系”危机的冰山一角。

作为国内老牌资本系,“中植系”资产超万亿,广泛涉猎金融、地产、教育、科技、新能源等产业,目前仍控制或参股了8家上市公司宇顺电子(002289.SZ)、ST天山(300313.SZ)、凯恩股份(002012.SZ)、美吉姆(002621.SZ)、康盛股份(002418.SZ)、美尔雅(600107.SH)、金慧科技(原名中植科技,08295.HK)、宝德股份(3000023.SZ)等。

但如今,8家上市公司面临着或退市、或待售、或亏损的困境。

准油股份(002207.SZ)作为中植系曾经的核心资产之一,在8月11日被正式转让予新疆克拉玛依国资委;基金平台“中融基金”在2月7日也被以约29.49亿元的高溢价“卖身”国联证券;3月份,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通过旗下的北京捷成胜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接手了中植系和世茂集团合作开发的北京IN三里项目。据传,于冬、许荣茂和解直锟私交甚笃,二人均为其治丧委员会成员。

关于中植系金融风险的调查,更不曾断绝。

凤凰网风财讯注意到,此前便有消息称,中植系的四大财富管理平台(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有约4000亿元的资金缺口。

其中,恒天财富曾传出部分高管被边控,涉及对象包括总公司高管及大区负责人。

3月30日,恒天财富间接全资持有的“青岛恒天睿信”,还被江西省吉安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公开点名”称,青岛恒天睿信家族办公室有限公司吉安分公司存在金融风险,无金融展业资质,且注册地人去楼空,投资者若不小心参与该公司金融业务,请尽快退出。

今年4月,“中植系”旗下中植汽车安徽有限公司(下称“中植汽车安徽”)因未按规定依法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被国家税务总局六安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处罚款4845万余元。这起行政处罚也恒天财富有关。

根据中植汽车安徽的行政处罚书,这家公司从2020年7月至2022年3月,募资了180.387亿元。募资凭借的是2019年实施的一笔“非公开发行定向融资计划”(定融理财产品),通过向广西捷算等备案登记,承销方是恒天财富。

另外,中植系的其他财富公司也已身处调查风暴眼。证券时报曾报道称,中植系旗下三家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通过广西捷算发行的伪金交所产品,规模可能上千亿元。但广西捷算被质疑是一家“伪金交所”,这些资金也去向不明。

“中植系”曾经辉煌如炬,如今却可谓利空不断。而这一切,距离中植系创始人、原董事长解植锟离世,尚不到20个月。

大佬离去,不止留下了一个万亿“资本巨鳄”,也留下一场金融和地产风险层层纠缠的“未了局”。曾经左右中国金融的9大派系,如今已留存了了。据传,目前对中植系的风险摸底也已经展开,这家迷失在资本扩张中的老牌“金融巨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踩雷房地产后被套牢,中融仍在当“接盘侠”

解植锟于2021年12月18日去世后,其外甥刘洋接过中植系的“权柄”,成为了集团的“一号人物”。刘洋最早掌控的中融信托,近一年风险频发。

而往上溯源会发现,中融信托的危机导火线之一,就是房地产。

凤凰网风财讯粗统,过去两年间,中融信托连续踩雷15家企业,包括恒大集团、佳兆业、融创、阳光城、蓝光集团、泰禾集团、世茂集团、华夏幸福、海伦堡、名门地产、东亚地产、郑和发展、北大资源、青海国投、皇庭国际等。

例如在2021年,中融信托就与华夏幸福相关联的四个集合信托计划“融昱100号”、“骥达11号”、“享融223号”和“享融287号”相继爆雷。彼时,中融信托透露,债权本金合计59.84亿元。

2022年,黑龙江银保监局公开行政处罚信息,中融信托因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投放到“四证不全”房地产项目,被罚款20万元。

此后,中融信托又相继被曝出与世茂集团相关联的融沛231号、融筑421号展期,规模合计近29亿元;与海伦堡相关联的融沛275号展期,规模12亿元……仅2022年,中融信托旗下便约有10余只涉房产品或违约、或展期。

中融信托钟爱房地产投资,其涉房规模在2020年曾一度飙升至1291.50亿元。尽管之后涉房规模有所降低,但截至2022年6月末,中融信托的存续房地产业务规模仍有793亿元,且所涉房地产项目多有延期。

大量地产投资让中融信托在过去两年吃尽了房地产暴雷的苦头,以致中植系在金融投资之外,开始“发展重点逐渐转移至半导体、新能源等产业。”不过凤凰网风财讯留意到,中融信托的地产版图似乎并未大幅缩减。

甚至在3月17日,中融信托先后接盘了黄光裕的长沙先导臻缔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三亚国美旅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从阳光城等多家房企手中接盘天水光恒地产100%股份;从真水生态等接盘蓝绿乙山置业……房地产接盘动作不断。

不过,在中融信托产品全面停止兑付的当下,其接盘的这些地产公司及相关楼盘的未来或再度变得迷茫未知。

中植系寄予厚望的新兴产业尚待市场检验,那么它何时能跳出金融风暴和地产迷局,也只能等时间给出答案了。

 (全文转自凤凰网风财讯

猜你喜欢

易富贤:中国制造业即将衰落

易富贤  2024-05-20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