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再论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

夏言
2024-04-02
image
法轮功

记得1999年7月,中共当局将法轮功团体定性为“非法组织”,并以“群众运动”的方式进行全方位打击取缔后,澳洲华文媒体铺天盖地刊登“揭露批判”法轮功的文章,让很多参加集体炼功的人或对法轮功有好感的人深感困惑,这也包括我。

为了获得一个正确的答案,我当时几乎收集了所有针对法轮功的事例与罪状的报道,并通过聊天询问以及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做分析;最后发现,没有一条罪状是成立的,也没有一个所谓走火入魔的事例具有说服力。反而在调查了解中,我惊讶地发现中共警方为了迫使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所采取的手段简直就是毫无人性、惨无人道。

那时候,我有一位上海的亲戚是修炼法轮功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身体很健康但是文化程度很低,多次来澳洲探亲走动。2001年10月,她突然被警察抄家并以“阴谋颠覆政府”的罪名逮捕。据悉,她被上海市公安局指定为上海法轮功组织的“头号人物”(其实她连炼功小组的辅导员都不是)。

她被关押三个月后,突然病危了,遭警方强行送去动手术,并宣布称其“肺癌晚期”,之后获释回家,天天躺在病床上。

2002年2月,我在回上海探亲时特别去看望了她,床上的老人家早已失去了原来的健康面貌,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她断断续续地告诉我,她的肺部原本很健康,被抓当日刚刚从澳领馆取回合格的X光片(那时她正在申请移民澳洲)。关押期间,每天除了审讯还给她注射药物,不久之后身体就不行了。

那次见面后,国安就找上我,在一个坐落在地下室的茶馆里请我喝茶,一位自称是610头头的年轻人要我汇报老太太说了什么。我问他,老太太没有什么文化,如何颠覆国家政权?为何原本肺部健康的人关押几个月之后就成肺癌晚期了?

这位年轻人带著得意的笑容说道;“她不仅练法轮功,去海外参加法会与师父合照,还坚持不肯放弃,极其顽固不化,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我追问:“你们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 年轻人以阴森的眼光斜视著我威胁道:“囘澳洲后不要报道她的事,多想想上海的父母,相信你还想回来。”

几个月后,传来消息称,老太太过世了。

从那之后,老太太的不幸遭遇一直在我脑海中缠绕,“他们究竟对老太太做了什么?中国有多少练法轮功的人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夺走生命的?”

二十多年来,无数事实证明,中共对法轮功的指控没有一件是站得住脚的,而像老太太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残害的实例却是不胜枚举。

当年蛊惑人心的舆论曾让很多人看不清真相是可以理解的,但二十多年过去了,依然有人硬是像鸵鸟一样把脑袋深埋在沙里假装天真,那是他处于对中共的恐惧,也没啥可以指责。

真正可恶的是那些看似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以科学与逻辑为名,跟著不实之词的谎言起哄诋毁法轮功,实在是不应该了。尤其那些自称是有文化的自媒体人,虽然起哄可以带来一批心存不轨之徒的追随,增加粉丝量,但其原本看似公正的人设却也随之崩塌了。

有些人为了博得无脑粉丝们的眼球,居然把法轮功团体与中共相提并论,我认为其心可诛。中共为了维护统治者的利益,对人类犯下滔天之罪,谁有看见法轮功对社会有过丝毫危害?法轮功成员正以不屈不饶的信念,让社会大众看清中共的罪恶嘴脸。

人可以愚昧,但不应该愚昧到正邪不分,纵然拥有百万粉丝又如何,留给历史的只能是毫无道义可言的虚伪。

前段时间,一位混迹法轮功圈二十多年的人公开声称被法轮功组织“开除二次”,一些所谓网红如获至宝似的为其“鸣不平”,真是无语呀。网红们靠证据与事实混饭吃,难道不知道法轮功团体是一个松散管理的体系,完全靠自我约束来维护“法轮功学员”这个称号,走进法轮功无需登记注册,何来“开除”一说?应该是她那颗叛逆之心将她从这个修炼团体中剥离出去了。

面对一个新兴的信仰团体法轮功,有意探讨认识是正常的,负责任的评点应该是基于真正的了解。信与不信、喜欢不喜欢都是个人的选择,但无端抹黑、恶意中伤,就是自身的品德问题了,这与法轮功团体的本质和价值毫无关联。

2-4-2024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布林肯到访 北京提防

法广  2024-04-2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