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被香港上诉庭列为禁歌

方泠卉
2024-05-09
image
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5月8日裁定《愿荣光归香港》为禁歌。(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港府就先前申请禁播“反送中”运动歌曲《愿荣光归香港》的司法案提出上诉,5月8日获高等法院上诉庭裁定胜诉,并批出禁制令,使这首昔日广为流传的歌曲成为禁歌。

港府律政司认为,《愿荣光归香港》(Glory to Hong Kong)的歌词内容含有已被法庭裁定可构成煽动的口号,且多次被错误表述为香港“国歌”,对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造成侮辱,并对中国和港府造成严重损害,去年6月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要求禁止4项与《愿荣光归香港》有关的非法行为,但去年8月被高院原讼庭驳回(败诉),法院拒绝批出禁制令,律政司其后提出上诉。

综合媒体报导,上诉庭8日裁定律政司胜诉,书面判词称,同意原审法官指禁制令可能牵涉言论自由的权利,对动机清白者可能产生寒蝉效应。但依照行政长官根据港区国安法第47条发出的证明书,有关刑事行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并违反国家安全利益。因此,该证明书对法庭具有约束力。

上诉庭裁决,以任何方式广播、表演、印刷、出版、销售、分发、传播、展示或复制该歌曲,包括改编版本,而具有港区国安法等法律所定义的煽动分裂国家、侮辱中国国歌意图,均可能触犯藐视法庭罪。

上诉庭并接纳律政司一方提出的32段不同版本的《愿荣光归香港》YouTube连结均具备“犯罪行为”及“犯罪意图”,可作为禁制令的一部分。

香港法务司司长林定国欢迎法庭裁决,并称判决有助说服网络供应商移除相关内容,亦有信心网络供应商会言出必行。林定国称,禁制令不影响正常的言论、新闻与学术自由。

评论:最坏的情况是北京要求港府封锁Google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米勒(Matthew Miller)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法新社指,这对香港国际声誉造成进一步打击。

时事评论员黄世泽认为,Google和YouTube未必会理会香港法院对《愿荣光归香港》的禁制令,因此最坏的情况是,北京要求港府封锁Google。

黄世泽说:“中国当局可以大条道理封锁谷歌,甚至进一步封网。特别现时YouTube已经成为了香港主要新闻来源,当无法用封网以外的技术,去令这些YouTube中人收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法院命令,变相令香港人无法使用谷歌服务。”

邹幸彤:法院从未划出一条清晰的界线

被投入监狱的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8日透过友人在FB回应上诉庭的裁决指,案件的整个立论点是,港府认为《愿荣光归香港》这些歌曲会煽动仇恨,但对于什么行为或事物能够煽动仇恨,法院从未划出一条清晰的界线。

评论员曹长青8日在FB发文说,共产党已恐惧到这种程度,对一首歌曲如临大敌,就因为这首歌唱出了香港人民的不屈心声。有网民说得好:“这首歌绝对比共产党的寿命长!”

《愿荣光归香港》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迅速传播,被抗议者奉为香港的“国歌”。该歌曲的歌词有“黎明来到,要光复,这香港;同行儿女,为正义,时代革命”,因而遭中共与香港当局认定为煽动分裂和颠覆。

2022年以来,有多个国际运动赛事在为香港队奏放国歌时,误将《愿荣光归香港》当成香港国歌播放,或在播放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时误将画面文字写为《愿荣光归香港》。

对此,几个赛事主办单位均称是源自Google的搜寻结果。港府曾要求Google以中国国歌作为首个搜寻“香港国歌”的结果,但Google回应说,搜寻结果由算法形成,无法人为窜改,拒绝了该要求。

美联社报导,截至8日中午,《愿荣光归香港》的英文与粤语版仍可在瑞典的线上音乐串流平台Spotify与苹果音乐Apple Music查询到。在油管(YouTube)上也可找到多支该歌曲的视频与版本。

谷歌回应美联社指,正在“审议上诉庭的裁决”。Spotify与Apple则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