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晚秋,并致母亲

卢言学
2024-06-10
image
Pirianda garden

“读书会”群里,菲女士Pirianda 花园的金秋摄影,曙光先生“满目皆画卷”的诗意描绘,引群友直呼:呀,金秋的Pirianda 花园,也太美了吧!好友Mary 抓住我们心动的时机,轻而易举便把我们拉进赏秋的队伍。5月12日,我们结伴前往Pirianda花园;按时令已是晚秋,我们在秋的尾巴上行走。

在森林中穿行,曲折蜿蜒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Pirianda 花园。

花园已慢慢卸去浓妆。大部分高大苍老的树木,落叶缤纷,铺满翠绿的草坪和长满青苔的石径。但放眼望去,仍有突兀站立的火红,和携手相连的成片金黄;斜坡上杜鹃、山茶等还在竞相开放,呼蝶引蜂……

Pirianda 花园,是Ansell 夫妇于1959年购买的占地23英亩的土地。他们在陡峭的山坡上,垒成层层梯田;然后在梯田里种植了一系列独特的植物,包括28种不同类型的枫树和13种桦树品种。1977年,Ansell 夫妇把这座花园捐赠给了维多利亚州政府。

我们漫步在石墙小路上。这些蜿蜒的石墙小路相互连接,有的一直延伸到长满美丽蕨类植物的沟壑。石墙用山上的黑色石头砌成,或园或方;小路是夯实的山土,上面布满青苔又铺上落叶,层层叠叠。我们在Ansell 夫妇住过的小木屋前驻足。偏僻宁静的孤独木屋,陪伴他们夫妇走过多少个寒冷与温暖的夜晚,又演绎他们夫妇人生多少个快乐与酸楚的白天。

Mary 说:一个植物学家对她讲,落叶是秋天树木最美丽的绽放,是孕育新生命的开始,是自身生命的延续和超越。每片落叶,都是生命的诗篇,诉说着岁月的流转与生命的轮回。

Ansell 夫人或许已经仙逝。但花园长青,一草一木都在叙说着他们凄美的故事;夫人不老,精神永在!

我想起了“一鲸落,万物生”。年老的鲸鱼在预感即将死亡时,庞大的身躯会缓缓沉入漆黑的海底。此时,成千上万种海洋生物依靠分食鲸鱼而活;直至它的骸骨变成一座礁石。生物学家赋予这种现象一个非常凄美的名字:鲸落。

我想起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每五百年就要背负着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恩怨情仇,投身于熊熊的烈火中,燃烧掉自己;在肉体经受巨大的煎熬和痛苦中,得以重生。佛教把这个圣洁的过程,诗意的称之为“涅槃”。

逝去却又未曾离开,消亡却又无处不在。 恰如这满山的落叶,“零落成泥碾作尘,香如故”。死亡是生命的绝美华章,是瞬间,是永恒!

在中国的文化意象里,“自古诗人多悲秋”。南国的Pirianda花园,却碧草青青,鲜花盛开,雨露与阳光相润,黄叶并红叶齐飞,一派烂漫生机与生命律动!

今日是母亲节。Mary“母亲节快乐”的呼喊在山谷回荡;Yun女儿的祝福礼品正流动着芳香。我不禁跪在Pirianda 花园铺满落叶的大地上祈祷:祝小鸟的母亲,祝大树的母亲,祝鱼儿的母亲,祝Pirianda花园的母亲,祝普天下万物生灵的母亲们,平安,快乐,吉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一句话泄露中共军队审计真相

看中国  2024-06-18

泽连斯基又要寄希望于习近平?

夜话中南海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