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认怂 中国经济深陷死循环

卓然
2024-05-09
image
图为示意图。(图片来源:Lucas Schifres/Getty Images)

千呼万唤,中共第二十届三中全会终于姗姗来迟,丑媳妇躲不过见公婆。

按照中共党政运作的内规,最高权力机构是五年一会的全国党代表大会,主要任务是听取政府工作报告,选举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任免国务院总理及各部委一把手等人事。更上一级为205名成员的中央委员会,每年举行一次集会,换届当年一中二中接连开会,五年合计开七次中全会,再上一级为25名政治局委员,每月月底一会,最高一级由七名常委组成,每周一会。

按成规,二十大后的三中全会应该在去年秋天举行,却不知因何缘故延宕超过半年,四月三十日习近平召集政治局会议,决议三中全会将在七月召开。由于邓小平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重大决议,被视为改革开放的起身炮,此后四十年,三中全会便成为国际媒体观察中共动向的风向标,特别是在经建及民生议题上更具有定锚的作用。

四月三十日的决议,透过党媒官宣,在共产党的传统里叫做吹风,也就是预告议题带风向,提前调动党内共识和积极性,为领导人的意志铺垫氛围。那么习近平这次吹的风向又是什么呢?

根据党喉舌新华社通稿的说法,“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重点研究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式现代化问题。”会议将“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特别是要加强推动长三角一体化云云。

那么中国当前究竟面临著什么形势呢?政治局定调如下所描述“重㸃领域风险隐患较多,国内大循环不够顺畅,外部环境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明显上升。”这和习近平一向高调所吹嘘的“东升西降、风景独好”之主旋律极不搭调,说明了习近平终于被迫承认,经济失速的问题确实很棘手。

什么问题呢?中国过去四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两大法宝,一是土地收归国有,垄断一切生产资源,地方政府靠卖地吸干老百姓荷包,投入大而无当基础建设及供给过剩的房地产;二是庞大而廉价的劳动力生产低价商品倾销全世界。如今土地财政枯竭,大量失业的农民工回流农村,埋下了动乱的火种。

习近平的解决办法就是大量举债,大手笔印钞,中国的广义货币M2发行量已达304兆人民币(约1370兆台币),超过美国和欧盟的总和,和其GDP规模极不相称,一旦房市崩盘、地方债爆雷,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灾难。然而,习近平仍沉迷于大国角力,宁可砸大钱造航母,也不愿贴补即将破产的医保,老百姓只能自求多福,自生自灭,哪有馀钱消费刺激内循环?

最弱势的总理李强像个小媳妇,拿不出解套方略,205名中央委员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一旦议而无果,对外扩张与对内斗争就是转移人民内部矛盾的最佳选择,习近平被迫认怂,以他的性格,必定反复折腾,预告了他的第三任期,仍将深陷在经济下行的死循环里空转。

※作者为自由评论者。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易富贤:中国制造业即将衰落

易富贤  2024-05-20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