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为什么不能跟奴才和公公握手?

2024-02-11
image
2024年2月7日,迈阿密国际队的莱昂内尔·梅西在日本东京国家体育场举行的神户胜利船和迈阿密国际队之间的季前友谊赛中进行比赛。(图片来源:Hiroki Watanabe/Getty Images)

前两日才病恹恹的球王梅西,昨天在东京风骚落场,盘扭射踢足30分钟,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激到杨润雄、霍启刚之流生虾咁跳。特区政府随即表示,香港市民都有不少疑问,希望主办方及球队能向市民作合理解释。

先讲清楚,香港政府不代表我。梅西在香港“躺平”,拒绝与李家超等港共官员握手合照,我早有合理解释,只是想观察迈阿密国际在东京的表现,才在这里写出来。也要声明,本人不是梅西或C朗的粉丝,我根本不睇波,以下所说,只是根据公开资料,作一些合理推断。

梅西回避港共官员,很多香港人觉得是出于鄙视,这可能性当然不能排除,但我认为更重要的理由(跟“鄙视”没有矛盾),是梅西知道一旦跟港共官员同框,势必得罪沙特阿拉伯王子,所以他才有多远躲多远,合照有多后站多后——这纯然是商业考虑,根本不涉政治立场或道德勇气。

不错,梅西的确寄过一张亲笔签名照给刘晓波,但光凭这件事就推测梅西是个“民主人权斗士”,就未免太草率了。梅西为刘晓波打气,也许是真心的,但他一而再收取独裁者的钱为他们洗白,也是铁一般的事实。

众所周知,近年沙特阿拉伯积极拉拢国际顶级球星,意图借体育美化形象。去年沙特球会 Al-Hilal 更不惜开出4亿欧元天价年薪,希望罗致行将离开巴黎圣日耳曼的梅西,但美梅西却不为所动,选择了美职联的迈阿密国际。球迷固然盼望梅西是“富贵不能淫”,可惜现实却没有这么理想。

梅西选择迈阿密国际,一来有家庭因素(梅西老婆据闻比较喜欢在迈阿密生活),二来也有商业考虑。熟悉梅西的人该知道,只要你付的钱够多,不管是啤酒抑或加密货币,他都很乐意代言;迁往迈阿密后,梅西便计划与Adidas和苹果等品牌合作,商机无限,赚到的钱不见得就少于转会到 Al-Hilal。

尽管梅西拒绝加盟沙特球会,但他非但未与沙特割席,反而从2022年起,不惜玷污个人名声,为该国担任旅游大使。据《纽约时报》报道,梅西为沙特宣传三年,收费约2500万美元,“工作”是得闲就举家到沙特旅行(全程包食包住,一个仙都唔使出),在当地景点打打卡,IG出几个posts,简直是绝世笋工。(注1)

但沙特阿拉伯是一个什么国家呢?它的人权纪录一向劣迹斑斑:对也门的战争,沙特杀害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2018年,沙特记者、《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兼异见人士Jamal Khashoggi疑遭沙特特工暗杀,更惨遭分尸,但政府不认帐;沙特政权也以残酷压迫妇女、少数族裔、社运人士和异见者而臭名昭彰。

2021年,在沙特正拉拢梅西出任旅游大使期间,一群沙特良心犯的家属曾联署给梅西写公开信,称梅西是“激励着数以百万人的模范(an inspiration to millions)”,一言一行皆举足轻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公开信又告诉梅西,沙特的良心犯一直大规模遭受虐待、性侵,及长年累月被单独囚禁,恳求他勿被沙特政权利用,成为洗白暴政的工具(注2)。

这封信陈词激昂,字字有血有泪,可惜改变不了梅西的决定。他担任沙特的旅游大使后,各地人权组织及沙特良心犯家属纷纷谴责,有人形容梅西助纣为虐,为独裁者充当遮羞布,掩盖了政权对人民的压迫、暴虐和杀戮。(注3)这样的事其实不只发生一次。

2015年7月,梅西到访中非国家加彭(Gabon),与总统Ali Bongo见面,一起出席新体育馆的奠基仪式。加彭的人权状况,也不比沙特好多少,镇压异见人士是例牌菜,国内还有人杀害儿童作为献祭,而政府竟懒得调查。

当时,人权基金会主席马上批评梅西,说:“尽管梅西声称支持儿童权益,更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促进青少年教育,但他却支持一个贪腐窃国,并拒绝调查国内儿童人祭谋杀案的加彭政权。”有传梅西此行收了240万欧元作酬劳,但加彭官方矢口否认。(注4)

不管梅西有没有收加彭的钱,或收多少钱,以上例子已清晰说明:即使梅西平日乐善好施,对儿童份外友善,但面对各国的仆街独裁者,他并无“耻与为伍”的道德洁癖。有良心的梅西支持者,看到这里或许有点失望,但抱歉,这是事实。

梅西为沙特做代言人、到加彭出席奠基仪式,说穿了,都是为有关国家的“sportswashing”效力。所谓sportswashing,中译不妨叫“体育洗白”,这是“国际特赦组织”近年推广的用语,指政府和国家故意利用体育赛事、品牌来粉饰自己恶劣的人权纪录和名声。

梅西去一个国际声誉好的地方,如东京,当地不需要他做“洗白”,自然轻松得多,想踢波就踢波。然而入境一些名声不佳的独裁国家,而该地政权又没有付足够的钱,梅西就要步步为营,以免一时不慎“送大礼”给对方,开罪其他付了天价的客户。

Sportswashing是有价的,以梅西来说,肯定是天价。

现在香港主办方Tatler付了多少钱呢?昨天传出,迈阿密国际全team人的戏金是5000万港元,即640万美金(比去年迈伽体育出手更低)。但你要梅西做sportswashing,沙特王子每年就得付他800多万美金,这个价钱还不包括跟奴才握手。

更贻笑大方的是,据《香港01》报道,港府曾开出一份百多万港元报酬的合约,叫梅西2月5日在维多利亚港“游船河”一圈,向国际宣传香港,结果被马上拒绝。(注5)各位看到这里,应该明白梅西为什么“玩嘢”吧?

百万港元,大约13万美元。若《香港01》不是报道假新闻,这些港共官员就是白痴——沙特王子花2500万美元才请得动的球王,你居然妄想用13万骗人做相同的事?这个寒酸的价钱,对梅西来说是天大侮辱。

可见梅西在香港西口西面,主因是有些欠缺自知之明、行事又乖离现实的菠萝鸡官员,妄想用蔗渣的价钱吃烧鹅的味道,难免佛都有火。要向广大球迷道歉的,应该是这群声大夹恶的白痴。

2014年,梅西也曾到香港参加友谊赛,当年没有“射波”,也没有黑口黑面,为什么今天却变脸呢?其实梅西没有变,只是香港变了。

商业现实是残酷的。无论是梅西一人收百万,抑或全队人收5000万,梅西和贝克汉姆都心知肚明,这不是sportswashing的价。合照,握手,微笑,做宣传,甚至落场踢波,帮你搞“盛事”,那是另一个价。如果香港还是从前文明世界的香港,梅西自然不必时时刻刻板起脸,以防被人用作宣传;如果没有一堆奴才公公刻意埋身抽水,他也不必像远离麻风病人那样,避之唯恐不及。

但今时不同往日,在球星心中,中国香港的定位已经有别于东京,变成沙特、加蓬那类世界,所以不能不跟你讲钱。莫说陪港官“游船河”说好香港故事,就连握一下手,合一次照,踢几脚波,如果梅西不收足钱,都会做烂自己个市,你叫他怎样向沙特王子交代?

我建议香港有关当局,勿再模糊焦点,将梅西行为扭曲为“辱华”、“软对抗”,或像共媒《环球时报》所指,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故意令香港难堪”了。不,梅西以至整队迈阿密国际的做法,根本可用《教父》一句对白概括:It’s not personal, it’s strictly business.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离世35周年 胡耀邦影响今何在?

美国之音  2024-04-15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