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丘成桐也被骂成了汉奸公知

敏敏郡主
2024-05-13
image
网络图片

开创了精神分析学科的弗洛伊德曾经向爱因斯坦抱怨:“你真是幸运,当你发表自己的学说时,人们承认看不懂但是却赞成你;而当我发表自己的学说时,人们不懂装懂但却七嘴八舌地批评我。”

弗洛伊德的抱怨不无道理,与文科人比较起来,理工科人遭遇到的上纲上线和非议要少得多。

当然,也有例外……

最近,数学家丘成桐就遭遇了一场批判。而起因是他在华中科技大学的一次演讲时说,中国现今数学还没达到美国20世纪40年代的水平。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因为这句话,惹恼了一些人。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批驳丘成桐的话“肯定是反常识的,不可接受的”。另一个大V项立刚则声色俱厉的质问,“丘成桐搞的那些研究,除了拿奖,有什么真的影响了人类发展,影响了当今科技的进步?”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至于那些认为中美之间还存在差距的人,这位大V则统统扣上了一顶“恨国党”的帽子。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在网络上,一些人义愤填膺,怒斥丘成桐教授是“打击我们的自信心自豪感”,“不是个好人”。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还有的人说话就更难听了,汉奸走狗一类的帽子都给扣上了。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在知乎上,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丘成桐说国内数学水平不如美国,是不是公知?”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

被骂的这么狠,又是汉奸,又是公知的,那丘成桐是谁呢?

在中国的网络舆论场,丘成桐教授也许不如那些胡锡进、项立刚有名,但是在国际数学界,丘成桐是神一般的存在。纽约时报称他为“数学界的凯撒大帝”。丘成桐的导师、数学泰斗陈省身曾这样评价他:“21岁(从伯克利)毕业时就注定要改变数学的面貌。”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丘成桐教授是获得菲尔兹奖(Fields Medal)的首位华人数学家(1982年)。菲尔兹奖是国际数学界最高荣誉,被称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丘成桐获得菲尔兹奖时,年仅34岁。

此后,丘成桐又先后获得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克拉福德奖(1994年)和以色列总统佩雷斯颁授的沃尔夫数学奖(2010年)。

在国际数学界,菲尔茨奖、沃尔夫奖、克雷福特奖,都是极为顶尖的大奖。一个数学家终其一生,能获得其中的一项已是非常难得。

在华人数学家中,仅有陈省身、丘成桐、陶哲轩三人,得过这个级别的大奖。陈省身获得过沃尔夫奖(1983年),澳大利亚出生的陶哲轩获得过菲尔茨奖(2006年)。

而丘成桐则一人囊括了这三大数学界的顶级奖项。

丘成桐先后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1982年),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1994年)。

丘成桐教授创建的几何分析,是数学学科的一个重要分支。他成功把偏微分方程的方法引进到几何问题中,有效破解了大量的几何和理论物理的难题。

1977年,年仅28岁的丘成桐攻克数学难题“卡拉比猜想”,以其名字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是物理学中弦理论的基本概念。弦理论,是理论物理的一个分支学科,在现代物理学中发挥重要作用,解决了“黑洞”等难题,并在量子引力等领域发挥了很大作用。

再来看看丘成桐教授对中国数学的贡献:

1979年,丘成桐教授应数学家华罗庚邀请来华交流访问。这次访问让他心潮澎湃,他在自传中这样回忆:“那是自孩提时就离开,已经全无印象的国度,我却心潮澎湃,不禁俯身触摸地上的泥土,似要和这个父辈生长的地方建立联系,其后我确实如此做了。”

随后,丘成桐开始从中国招收博士生。他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清华大学相继建立了数学研究所,培养中国的数学人才。

2008年,丘成桐中学数学奖设立,而后又逐步囊括了物理、化学、生物、计算机等专业领域奖项,合并成为被称为“中国青年诺贝尔奖”的“丘成桐中学科学奖”。

2009年起,应清华校长顾秉林力邀,丘成桐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2015年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而且不领分文薪水。

此后,丘成桐教授以自身为招牌,遍访全世界请到顶级数学家科学家入驻清华数学研究所,请到有潜力的青年学者,再辅助他们教学、研究、发展。

这是2019的一则报道。在这则报道中提到,2009年,在全球著名的世界大学QS排行榜,清华大学数学学科排在第96位。到2019年,这一排名上升到25位。十年时间,将排名提升了71位。清华数学系的巨大进步,丘成桐居功甚伟。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2022年4月,丘成桐教授从哈佛大学退休,全职任教清华。

丘成桐教授获得的部分奖项和荣誉,以及取得的成就还有很多,这里只是罗列出一部分而已。这是一位大数学家,不仅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对中国数学的发展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但现在,这样一位有大成就的数学家,在讨论属于他专业领域的数学问题时,就因为说了几句不那么好听的话,就被一些连微积分都看不懂的人斥为坏人,还给扣上了一顶汉奸公知的帽子。

这是中文网络的一大奇观。

◆◇◆

丘成桐教授说中国数学落后于西方,指的是基础数学,是原创水平,不是计算能力和数学应用水平。

事实上,中国的基础研究落后于西方,这是学术界公认的事实。而基础研究对一个国家的长足发展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许多‘卡脖子’的问题,最终都‘卡’在基础研究上。”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这些年,由于一些声音的鼓噪,舆论场上已经从遥遥领先,上升到了清场式遥遥领先。如果有人说中国的基础研究落后于西方,很有可能会让一些人不高兴。就连德高望重的数学家丘成桐说了一句中国的数学不如美国,都被扣上了汉奸公知的帽子。

◆◇◆

这其实不是丘成桐教授第一次遭围攻。很多年前,他曾经公开指责北大某位数学教授拿高薪不做事,还抄袭他的论文。还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其他场合下,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指名道姓进行批判。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丘成桐教授的直言不讳,也常常让自己身陷舆论的旋涡之中,引来众人围攻。

但丘成桐教授对此并不后悔,他说,“只要我讲的都是真的,我一点都不后悔。”“学术作假对于中国学术界进步是很大的阻碍。姑息纵容造假,这不是科学家应该做的事。”

多年以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丘成桐教授回忆与腐败现象做斗争经历过的很多艰辛时说:“要不是我拿了菲尔兹奖,早就被那帮人给打垮了”。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

丘成桐教授是如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对中国不怀好意吗?

当然不是!

2002年,世界数学家大会首次在中国召开,那时,丘成桐的导师陈省身表示,中国已经成为数学大国,接下来的目标是成为数学强国。

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也始终是丘成桐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从2009年应邀出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以来,十余年间,丘成桐带领清华数学发展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成为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数学研究中心。

在他的努力下,先后推出了一系列人才培养体系设计及举措,从激发中学生兴趣的“丘成桐中学数学奖”、测试数学水平的“丘成桐大学生数学竞赛”到遴选青年数学家的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2020年底,“丘成桐数学科学领军人才培养计划”在清华大学开始实施。次年4月,以培养数学领军人才为目标的“求真书院”正式成立。

对中国数学的未来,丘成桐充满信心。2012年,他在国际华人数学家应用数学联盟成立大会上预言:“19世纪是欧洲的数学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数学世纪,21世纪必定是中国的数学世纪,北京将是华人数学中心。”

对于丘成桐教授说的“中国现今数学还没达到美国20世纪40年代的水平”,这个问题我不敢妄加评论,但美国数学在上世纪40年代,的确是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

冯·诺依曼推动了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的发明,他与奥斯卡·摩根斯特恩合著的《博弈论与经济行为》(1944年出版)是博弈论学科奠基性著作;

维纳的《控制论》(1948年出版)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著作,对现代工程技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香农在《Bell System Technical Journal》期刊上发表的《通信的数学理论》(1948年),标志着信息论的诞生;

还有赫尔曼·外尔、韦伊、博赫纳、哥德尔……每一个都是开宗立派、璀璨耀眼的大师。如此群星汇聚,在人类历史上都颇为罕见。

我想,丘成桐教授拿中国现今的数学与美国上世纪40年代比较,自有他的良苦用心。而如果看丘成桐教授的这次演讲的全文,能感受到他的赤子情怀,他是在为中国数学发展的不够快担忧,因为在外有“强敌环伺,无理打压,科技被卡脖”,在内有“贪官污吏,劣绅豪强,学者眈于安逸而不思危”……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如此语重心长的呼吁,却被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挑出一句话来大作文章,指责他在抹黑中国数学,说他是坏人,扣上一顶汉奸公知的帽子,只能说这些人不只是愚蠢,而且是坏透了。

◆◇◆

丘成桐教授,仅仅是在讨论数学问题时,说了几句不那么好听的话,便被一些人扣上了一顶汉奸公知的帽子。

这让我想起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中国的一段遭遇。有一段时期,爱因斯坦与他的相对论在中国遭到批判,但有一些科学家仍然对爱因斯坦十分尊敬,因此也有一些较客观地肯定狭义相对论的正确性的声音。

到1969年8月,一篇批判相对论的重磅文章出现。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论据:如果按照相对论所说的那样,同时性是相对的,那么,1969年3月,在中苏边界上发生的珍宝岛事件中,我们说苏联开第一枪,苏联说我们开第一枪,事实上究竟哪一方开第一枪,就无法作出客观判断。

这个论据当然是牵强的,竺可桢在批驳这个论据时便指出:苏联与中国同在一个地球上,同用一个参照系,因此,根本无法从相对论得出那个“无法作出客观判断”的结论。

但是这篇批判相对论的文章的写作却是非常高明,因为它把结论提高到了爱国高度:谁为相对论说话,谁就是替“苏修”辩护的卖国贼。这样,一些本来反对批判相对论的人也不敢再说话了。

现在网络上的一些人,也是如此。但凡说话不那么好听点,就上升到爱国高度:“你崇洋媚外!”“你见不得中国的好!”“你就是不爱国!”然后一堆“公知”“汉奸”“恨国党”的帽子就扣过来了。

这很荒唐。

我想,一个社会,不应该放任这种肆意上纲上线,乱扣帽子的风气。

发声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说了些不那么好听的话,便被泼污水、被网络围攻。这样的荒唐事,这些年见过很多了。

所以,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也很想向那些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明知道风险也要仗义执言讲真话的知识分子们致敬!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玖奌杂货铺

猜你喜欢

选择高难度数学课得不偿失

宋子玉  2024-05-16

5·12那天,这人怪我“从来不赞美”

六神磊磊读金庸  2024-05-15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