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水到渠成

任英鳴
2024-03-19
image
plumber

杯水何以足道

炎夏一滴甘露

幼吾幼人之幼

老吾老人之老 

大事不妙。家中的水务部似乎酝酿做反,不合作,罢工在即。三个厕所可能工作过度,水位高涱,下不了气,躺平。其他如洗手盘,厨房里的洗菜盘,洗衣房的水龙头等等最初低声叹息,继而齐齐大指控,咕噜,咕噜,咭咭,咭哒,咭哒,一片鸡犬不灵,局面大乱! 

三番四次的预约,电话中一次又一次解释问题所在,向陌生人细诉燃眉没顶之急,但求技术人员能尽早到访。澳洲人一般甚是友善诚恳助人,职业道德水准尚算达标到位。可是,工作范畴内墨守成规,不能跨越雷池半步,开工收工午膳各有定时,开工一分钟不能早,收工一分钟不能迟,工作上根本没有大不了的事情,正如粤人所言: 你急他不急。 

多番折腾,费尽唇舌要求尽快派调技术人员前来收拾乱局,成效不大。哈利路亚!大热天气下,救星来了,看来稚嫩得很的年青小伙子驾著小型工具车,澳洲人一般称之为Ute ( utility vehicle ),盛载著大大小小、有长有短一大堆不同工具,二话不说,开工。数小时内只见他出出入入,开开关关,找到源头后又锄又掘;这两天天气酷热,只见他工作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年轻欧陆裔的俊俏脸上汗如雨下,一头浅褐色卷曲浓发在汗水中折叠胶著,我见犹怜。过门都是客,我愧为屋主人,炎黄子孙五千年优秀文化承传待客之道何在?我亦曾身为人母,怎能眼巴巴看著别人家的小袋鼠 ( 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孩子们 ) 为生计,煎熬在如火烈日下而不加半点支援? 

从冰箱里我找到半瓶橙饮,倒了满满一杯,盛在小托盘上,杯下还压著一条长折小纸巾,小心翼翼,轻轻地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微笑奉上冷饮,不是施舍,不是同情,只是友善的,人与人之间应有的,基本的互相关怀尊重,示意喝吧。小伙子不防有献,转身见到我的夏日恩物,先是略见疑惑,继而是一脸欣喜,有点不知所措,缓缓站起来,急急接过杯子直往咀里送,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才停下来,直竖起大姆指向我道谢。我再把一瓶冰箱里的白开水及一只杯子交给他自便,澳大利亚的夏天热得可以伤人,可怕。 

半天的工作不能完成任务,翌日小伙子大清早到来,我循例问他可要饮品,他脸略带严肃手指向工具箱说:不,今天我自备了水瓶,谢谢。敬业乐业的小伙子忙忙碌碌数小时,测试了一次又一次后确定一切妥当才完工。离去前他双手交还我的开水瓶及杯子,一脸谢意,闲聊数分钟相互连声道谢不绝,互嘱珍重,握手道别。 

我家水务部如今运作畅通,一室安宁。

猜你喜欢

维州苹果园迎200多名海外工人

李妙菡  2021-04-07

编辑推荐

布林肯到访 北京提防

法广  2024-04-2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