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最恨就是习近平的最爱

夜话中南海
2023-10-15
image
当时的幼年习近平从没见过毛主席(左),唯见过被毛和江青收养的毛远新(右)。

本专栏上篇文章《习近平让毛泽东后代经济上翻身,政治上扬眉吐气》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当年毛泽东与江青所生的女儿李讷及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的悲惨境遇都已经因为习近平对邓小平的否定和对文革的重新肯定而苦尽甘来。习近平亲自指令让李讷事实上享受到了副国级退休待遇的同时,也把邓小平生前最疼爱的长外孙女邓卓芮的夫婿抓进监狱……,一爱一憎,分明无比! 

而邓小平的憎与习近平的爱之强烈对比,更是表现在对虽然不是毛泽东和江青所生,但却被江青视如己出的毛远新的截然不同的态度上 。

熟悉中共文革史的读者和听众们应该都知道毛泽东在整个文革十年过程中在政治上最为依重的三个自己的家庭成员分别是江青、李讷和毛远新。李讷是文革初期的毛泽东“联络员”,而毛远新则是文革后期的毛泽东“联络员”一直到毛泽东归西。

比李讷年轻不到一岁的毛远新因为小时候就被接到中南海成为毛泽东家庭中的一员,直接喊江青妈妈,与李讷情同手足,文革中一起一步登天,文革后一样被“隔离审查”。只是毛远新被“隔离审查”的时间长达整整十年。一九八六年前李讷都已经在杨尚昆的一再通融下被宣布“可以重新安排工作”,但毛远新却被邓小平下令判了十七年。

根据中共官方党史文章介绍说:1975年春节过后,毛泽东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更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对由他自己下令复出工作,基本上已经取代了周恩来的邓小平日渐不满,于是安排了毛远新担任他本人与邓小平及其他政治局委员们的联络员。

从那以后,毛远新成了发布“最高指示”的代言人。而比这更为显赫的是,举凡邓小平、华国锋,以及中央政治局所有成员在内者需要反映到毛泽东那儿的事情,均由毛远新代为传达,他在毛的面前怎样汇报,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毛泽东的决策。

当时毛远新口袋里经常性地装着一个精制笔记本,这是一个装着毛主席最新最高指示的“宝葫芦”,只要他拿出笔记本传达什么,任何人都得遵照执行。邓小平当然也不能例外。在毛泽东逝世前的八个月当中,中央政治局的每一次会议,第一项内容就是由毛远新传达毛泽东的最新指示,邓小平等 所有与会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以及列席者,都只能恭敬聆听。在讨论时只能按“最高指示”作出办理。如此权势遮天,难怪毛远新曾对亲信骄横地说:“我只要搞出主席的几段话,就够他们学习一个月的。”

相关史料记载,此时正是实际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开始进行“全面整顿”时期,当江青等人向毛泽东表示了对邓小平所作所为之担忧之后,毛泽东追问毛远新社会上是否在谈论“文化大革命”,毛远新在毛泽东耳边吹枕边风说:“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从那以后毛泽东便开始越来越后悔对邓小平的重新启用。接下来,批评邓小平、要求邓小平检讨的几次会议都是毛远新主持的,毛泽东一次比一次严厉的从“批评帮助”到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最高指示”也都是毛远新传达的。而正是在与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进行坚决斗争的过程中令毛泽东感觉到了毛远新的“政治成熟”。

中共官方文章还介绍说:江青及其“四人帮”利用毛远新特殊的地位,对复出后领导全面整顿的邓小平进行一再的打击。毛远新在毛泽东面前所作的多次歪曲事实的汇报,使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态度发生了急剧变化。毛泽东最忌讳的是否定“文化大革命”,而毛远新恰恰在这一问题上向邓小平捅软刀子。“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毛远新在向毛泽东递交的书面报告中写到:“去年邓小平说’批林批孔’就是反总理,他带头散布了大量谣言,去年一直未认真追查和辟谣。近几年邓小平名声不好,就抬起总理做文章,利用死人压活人……”

笔者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江青等人被审判之后,毛远新被审判之前即已经听熟知内情的人士说过,老邓不会轻饶了毛远新,这家伙当了主席的联络员之后,老邓几次让他安排与毛泽东见面都被拒绝。直到二次下台邓小平都未能再单独见到毛泽东一次。

日后笔者所知道的更为准确的时间线是,1975年5月3日深夜,毛泽东在他的住所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是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主持政治局会议。这次会议后,直到1976年9月9日逝世,他再没有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 而这次会议是邓小平一生中倒数第二次面见毛泽东。最后一次是毛泽东于1975年12月2日会见了到访的美国福特总统,邓小平被允许陪同。但这两次都不是邓小平单独见到毛泽东。

这就是为什么从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开始毛远新被“隔离审查”了整整十年之后邓小平还是坚决不同意对他“免予刑事处分”。

当时的大背景是,在江青和张春桥被判处死缓,王洪文、姚文远及手下众多政治打手也均已经被完成审判的好几年之后,毛远新的具体罪行仍然不能被专案组坐实,邓小平因此等得不再耐烦,亲自指示对毛远新的司法处理不能一拖再拖,一定要从重从快。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接旨之后立刻给隶属总政领导的解放军军事法院下达“政治任务”,要求限期完成对毛远新案的处理。于是,毛远新于一九八六年被军事法庭以数罪并罚判处十七年有期徒刑,刑期从一九七六年十月被抓捕的时间算起。比较搞笑的是,当时的毛远新虽然是被军事法院出面判刑的,但军队方面却没人提醒要同时对毛远新宣布施以开除军籍的处理,以至毛远新刑满出狱之后仍然还有理有据地给总政治部写信,要求军队方面出面对他按“转业干部”的相关政策处理。此乃后话。

日后有内部传出的消息说,关于如何对毛远新定罪处理的讨论过程中,当时的最高法院内部有意见认为审判“四人帮”的特别法庭已经完成了任务,当时在特别法庭的工作过程中没有把毛远新也列入被审判者之一,日后当然不能专门再为毛远新单独成立一个“特别法庭”。而如果把毛远新当成一个普通的刑事犯罪分子来审判,就不应该由最高院出面。听取了最高法院方面对此感觉“棘手”的情况汇报之后,邓小平才指示由军事法院出面“问题就简易化了”。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曾经介绍过:“被宣布判处十七年有期徒刑关进秦城监狱后,毛远新即患了严重的疾病,因为拖延治疗而一条腿落下残疾。如此一来,邓小平才没有否定毛远新的生母,时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朱旦华为自己儿子的求情信,默许了监狱方面为毛远新安排了保外就医,至此他已经失去自由整整十三年了。”

而后,有中国内地毛左部分否定了笔者的如上说法,说是毛远新进入秦城监狱服刑之后,“不愿意服从邓小平命令写关于毛主席的材料,邓小平就恶化服刑环境,入狱之后的伙食待遇、医疗待遇等都比江青和王洪文等人相差好几个档次, 以至于在狱中因为严重关节炎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落下终生腿部残疾。”

更劲爆的说法还有:“有人还揭发,他(毛远新)的腿其实是被邓小平派来的人打断的。”

毛左的文章还透露说: 一九八九年春天安门发生学潮的同时,一向对毛家后代都持较为同情态度的杨尚昆未经请示邓小平,说服赵紫阳和胡启立、乔石三人签字同意,安排给确实病得比较严重的毛远新以“保外就医”的待遇,从那以后毛远新就再没有回过秦城监狱。

无论如上毛左文章中的爆料与事实是否相符,笔者当年也早就透露了毛远新被邓小平施以“重手”之后,即使中共内部人士也都相信邓小平的长子在毛泽东和江青发动的“文革”中落下终身严重残疾,所以邓小平才把这股子怨气发在了毛泽东和江青均视如己出的毛远新身上。

事实上虽然邓小平也确实在对待江青和毛泽东所生的女儿李讷讨要毛泽东稿费的过程中的绝情一度令杨尚昆都私下里感慨“明摆着是个人报复”,但他邓小平对毛远新的憎恶甚至是痛恨,更多、更直接的还是出自政治层面,或者说是“出以公心”。从当年邓小平与华国锋的一段对话中,就足以看出邓小平对毛远新恨得简直就是无以复加。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介绍了习近平入主中南海之后,与彭丽媛设宴款待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时,特别不忘安排毛泽东生前的“秘书”,当年差一点就和江青一起当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张玉凤作陪。也等于是给毛泽东去世之后与李讷一样接受了很长时间政治审查的张玉凤彻底恢复了政治名誉。

而据这个张玉凤在一九七七年的一次政治交待中回忆:邓小平二次下台之后,毛泽东在一次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张玉凤)时,提出自己身后的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依序是: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在落实了确有这份名单之后,邓小平在自己最后一次与华国锋当面谈话对他进行严厉指责之后还是未忘感慨一句“你说到底还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及时粉碎了‘四人帮’的反党篡权阴谋,你我现在的位置都会坐在毛远新的屁股底下”。

十年前笔者曾在本专栏发表过《邓小平的阶下囚,习近平的座上宾》一文,五年多前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大哥是毛远新最好的朋友”》一文,两年多前还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自幼就无比敬仰和羡慕毛远新大哥》。如上三篇文章中,第二篇的文章标题用引号强调了这是中国内地最知名毛左之一,红二代苏铁山在纪念毛泽东诞辰会场上讲出的原话。

在中国大陆,上了点岁数的人只要还对当年的“恶攻罪”心有余悸,就不会不知道曾经被中共政权大力宣传其英勇事迹的张志新烈士曾经的悲惨遭遇,而曾经亲自下令对已经在狱中饱受折磨的张志新立即执行死刑并在押赴刑场之前对其先行施以割喉酷刑的毛泽东侄子,当时最高职务为“毛泽东联络员”的毛远新则因此而成为千夫所指、众矢之的。日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句老话也曾经在毛远新身上得到应验,他在秦城监狱里曾经的日子过得比如今的薄熙来、王立军以及薄谷开来等要苦得多得多。

但是,仍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到习近平上台开始把邓小平否定的东西重新加以肯定,把文革十年浩劫改为十年探索之后,“毛”姓又在中国大陆上重新“尊贵”起来, 毛远新先是由湖南省委接驾到韶山祭祖,而后是周游北京等地对毛泽东120周年诞辰的“民间自发纪念活动”的筹备表示“坚决支持”。毛氏后代甚至还故作神秘地对外放风,说是2007年习近平接替上海市委书记后不但指示上海市委老干部局要切实做好对革命烈士亲属毛远新及其一家的“政策落实”工作,提高待遇,而且还秘密接见过毛远新,当面鼓励他“忘掉历史的不愉快记忆”,“继续与党同心同德。

两年多前,笔者还在本专栏发表过《习近平自幼就无比敬仰和羡慕毛远新大哥》一文,文中主要内容在发表后的一段时间里曾经多次被中国内地的毛左文章引用。

却原来,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父亲已被政治整肃之后的习近平就更不用说,即使在这之前的几年时间里,当时的幼年习近平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没有见过江青和李讷等毛泽东亲属,毛泽东身边的人他唯只见过只有从中共建政之初即被毛泽东和江青收养的毛远新。

当时被恩准到北京和习仲勋及齐心夫妇一起生活的习仲勋前妻所生儿子习富平有幸于1954年秋和毛远新双双从北京育英学校毕业后被保送进了北京101中学成为同班同学。习富平日后还成了毛远新的入团介绍人。

从那天以后直到习富平和毛远新分别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和哈军工,毛远新是习家的常客,习富平也成了习家近距离面见毛主席次数最多的一个。而当时尚还年幼的习近平,对常来自己家和自己的同父异母长兄一起温习功课写作业的远新大哥简直就是满怀敬仰。羡慕极了这个远新大哥哥“每天都能和毛主席说话”。

这段经历当然也是习近平位高权重之后善待毛远新的因素之一,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和他习近平厚待李讷,甚至“爱屋及乌”至张玉凤身上一样,那就是凡是邓小平否定的,他习近平就要肯定,凡是邓小平憎恶的,他习近平一样要厚爱!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猜你喜欢

给美国青年一份访华手册

胡平  2024-03-01

编辑推荐

再论习李蔡中央“三人帮”

邓聿文  2024-02-29

习共合体与左毒乱华

桑普  2024-02-29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