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反封控“中国模式”遭遇大考

何清涟
2022-12-01
image
清华大学大批学生示威抗议。(网络图片)

中国政府引发激烈争议的新冠“清零”政策,终于逼出了一头“斗牛”,因新疆乌鲁木齐疫情封控导致的火灾死亡事件持续在网上发酵,因疫情封控产生的“共情”,终于在11月26日引爆了上海反封控的抗议活动,并蔓延到广州成都等大城市,在少数几个城市里抗议逐渐演变成更广泛的政治诉求,有人高呼“习近平下台”“我们要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等口号。因为有许多抗议者举着一张空白A4纸,因此这场抗议被称为“白纸革命”。

尽管因为当局超强维稳,这场抗议倏起倏落,效果却有。三天过后,“安民告示”出来了:11月2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2年11月29日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国家疾控局监督一司司长程有全提到:“原则上高风险区一般以单元、楼栋为单位划定,不得随意扩大。在疫情传播风险不明确或存在广泛社区传播的情况下,可适度扩大高风险区划定范围,但要及时通过核酸筛查和疫情研判,快封快解。不得……造成大面积“误伤”“,“居民自采核酸是一种新的探索,但应注意规范性、有效性和安全性。”估计正式文字通知在草拟中。

网易于11月29日发表了《张珊珊事件最新,背后终极大佬浮出水面》一文,其中提到:张核子的核酸检测到哪里,哪里疫情就上升,如果把下雨的权利交给卖伞的人,天就永远不会晴。同样,当核酸检测成为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那疫情何时休呢?“——核酸检测过度扩大严重扰民,已经备好替罪羊一只。

反封控集会发生之时,距离WEF创始人、大重置的主要推手克劳德·施瓦布(Klaus Schwab)盛赞中国模式是值得许多国家学习不到一周。施瓦布这番赞扬,是他于11月20日接受CGTN的田薇采访之时发表的。在这次访谈节目中,克劳斯·施瓦布称中国是“许多国家的榜样”,宣布“世界将发生系统性转变”。

中国人少有热爱中国模式者

了解“中国模式”并不复杂,三个要点:政府管控经济与资源;对民众实施严苛的社会管制,健康码比疫苗证还进一步,是动态管控;人民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政府对言论高度审查,针对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批评会导致严重的惩罚。

按常理,一国政治社会制度的好坏,本国人民最有发言权。中国人民虽然没有发言权,但除了官方宣传及官方学者之外,只要对中国模式特点有所了解的人,多持批评态度。因为热爱自由、反对人身控制,是20世纪共产主义1.0版实施以来的各种社会运动的特点,深受社会主义之害的中国人多年来苦求民主自由而不可得。

中国自从2019年12月在武汉开始爆发covid-19疫情,至今长达三年。由于中国是个专制社会,封控疫情能够采取西方国家不能采取的种种严重限制人身自由的不人道措施,在病毒流行初期确实取得防疫成效,维持了低死亡率(如果统计数据为真)。但在病毒不断变异的情况下,世界各国为了平息民怨,只好明智地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政策,一边放开,一边防疫。只有中国蛮横地采取清零政策,一人有病,封控整幢居民楼;进而封锁小区。这种长达三年,持续进行的防疫,早已严重地干扰了民众的生活,让人们疲累不堪。而且中国实行的健康码制度,远较西方比如的疫苗证严厉,比如美国现在实施的疫苗证,只限于一些特定场所,比如医院以及有规定的公共场所,大多数地方比如商场并不需要疫苗证。中国的健康码颜色经常会变,严格限制了人们的出行自由。疫情三年之后的今天,各阶层民众都面临着巨大的不安感,经济压力、精神压力逼近临界点,越来越多的人失业、断供,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难以为继,在看不到回归常态希望的情况下,积累的情绪迟早爆发。无论本轮反封控抗议背后是否有境外势力操纵,疫情三年积压的情绪有如干柴,乌鲁木齐火灾只是溅到干柴堆上的火星。

抗议者要求防控社区自治

这次反封控行动中,一个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社区居民对防控自治的要求。推友@Iris_theGoddess认为,社区封控权,中国政府将其下放给政府的基层组织居委会,而不少居委会采取反人道的措施,小区封控都是用铁栅栏、铁皮等直接锁死,给居民家门用铁链锁死。北京尽管“文明”一点,用叫做所谓门磁的电子锁,一开门就会报警。

蔡慎坤@cskun1989于11月27日发表推文说:“一夜间北京上百个小区,包括回龙观、天通苑、望京3个亚洲最大小区,居民自发组织维权,几乎方式一致,直接报警,在警察“旁观”下与居委会对峙交涉,最终拆除铁皮解除封控,因为北京市并没有下发封控通知,所有北京小区封控都是居委会所为,居委会并没有执法权,限制市民出行从法律意义上属于非法拘禁!“

我发了一条推文,希望北京市的居民谈谈当地情况,如果蔡慎坤推文所述在北京成为普遍事实,北京市民这种有理有节的抗争就算有了结果。推下得到的回复甚多,大都证实,北京逾百个小区反封控的要求达到目标。

新疆乌鲁木齐之所以发生火灾死亡事件,就因居民被锁住而无法逃生。北京居民小区反封控达成的目标,在目前这种不人道的强制封控与完全放开之间,找到了一条政府与民众都可以接受的防控路径:各小区自主决定如何防控。

防疫实行社区自治是出路

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后,出了个《优化疫情防控工作的二十条》措施,印发了核酸检测实施办法、风险区划定及管控方案等四个技术性文件,外界普遍认为是放松防控管制。但结果却并非如当局所想,既出现在实施过程中层层加码的现象,也有反对放松管制的。BBC曾发布一篇《中国疫情:“二十条”实施10天感染激增,分析指民众态度不一社会存在撕裂》(2022年11月23日)分析了这种矛盾状态。推友@VictoriaTC发推称,看到一个早期的民意调查,只有两个问题,一是自己得病是希望在家疗治还是集中隔离,答案全是选择在家治疗;二是邻居感染covid-19,是希望留在家里还是集中隔离,答案全是选择集中隔离。但经过方舱的可怕体验,人们意识到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不受病毒感染,例如望京东湖湾等小区发出自保倡议,对于抗争中获得居家隔离,而不是随意拉去方舱隔离这一权利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疫情管控交给社区居民自治,一个社区住户均是利益相关人,住户根据本社区情况协商讨论,应该会找到比较中道、大家愿意接受的方式。这次北京逾百个小区反封控达成的结果,我认为就是一种成功。

目前,当局已经采取措施消解这种集会,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值得继续关注。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波及十来个城市、几十个高校的反封控集会,确切地证明了一点:中国人痛恨中国模式的超强社会控制,各国人民如果了解这一点,绝对不会同意本国政府师法中国模式,施瓦布的发言只是他个人的臆想。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