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旬作家铁流致信李克强 痛斥核酸封城之恶

刘悦
2022-09-26
image
铁流(网络图片)

近日,中国作家铁流就没做核酸就不让进医院一事,给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写信,反映老百姓在封城期间的真实处境。

铁流气愤表示:“不做核酸,不仅不准进医院,不准进超市,还不能进村镇,这叫啥子规定,没有一个法律嘛,就单方面层层加码。”

铁流还称,给总理李克强的信在网上刊登后,很多人表示支持。他说:“写给总理的信,好多人转载了。都给支持,都说我敢说话,为大家说话”。

铁流的公开信

9月22日,铁流实名发表文章“铁流老人就核酸封城一事致信国务院李克强总理”。他在信中批评,“党管党,政府管政,可现在党把一切都管完了。疫情中封城封道,天天核酸,红码黄码,拉走隔离,乱得一团糟,老百姓怨声载道,皆无处申诉”。

信中举例,成都1943年发生一次霍乱,他所住的科甲巷,半个月就死两人,整个成都死了不少人,但是国民党从未封城封道,这次不见死一人,却不让百姓安静过生活。在封城封道期间有人跳楼,有人发神经、有人进不了医院死去,贵阳市强行转运,翻车意外造成27人惨死。

在信中铁流中,自己是年近90岁的老人,一身是病,也是来日不多的癌症晚期患者,所以拒做核酸和注射疫苗,住在距离成都70公里外的小镇养病,平时深居简出,也不扎堆聚会。22日当天,他去成都西区医院特殊门诊看病开药,医院不让他进,说政府规定无核酸证明不得进医院,他要求对方拿出政府文件来,又拿不出,也不让进,甚至还出手推他。

铁流接受海外华人媒体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我九十了嘛,病多得很,主要是肺癌晚期,我现在在养病,所以,我没啥子怕的。”

铁流表示,“我是不依不饶,我就是要问清楚,是不是国务院规定的,如果不是国务院规定的,又不是政府规定的,你们凭啥子不让人进医院?”

铁流还说,当时在医院时,院方威胁,“只要今天不做核酸,手机绿码就要变成红码”。他气愤地回答,“我从来没有做,也没有变码过,(如果今天)码变了,我就要闹翻天。”

公开信发表后,官方没有回应他,只希望他不要再写了,但是他没答应。他说:“我说只要有法律,为啥不(让)写呢?”对方也回答不上,就说以后他要看病,他打个电话,他们派医生来,他也不需要上医院了。铁流对此表示存疑,说下午会试试看,看是否真有此待遇。

铁流感叹地说,“中国人哪,说真话、说实话的人太少了,(大家)都怕,越怕,(官方)就越欺负人,越怕,他们就越把你马倒,就越乱来,简直是乱来,国家根本没有法律。

湖北维权人士高飞敬佩地表示,铁流老先生所揭发的情形,在中国很普遍,但只有铁流先生敢于站出来说真话,令人敬佩。他说,“他是我们年轻人的榜样,我们感觉非常惭愧……,尽管他只是做为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的行为,去阐述自己的想法,但在这个社会里面,非常可贵,值得赞扬。”

铁流简介

铁流,1933年5月29日出生,四川成都人,本名黄泽荣,笔名晓风,记者、作家。

1956年,中共借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年22岁的《成都日报》记者铁流,用小说图解政策,连续发表三篇揭露肃反扩大化的作品,1957年,反右斗争登场后,铁流被划为右派,关押劳改长达23年(1980年平反)。

出狱后,铁流编印《往事微痕》,收录反右、文革等运动中亲历者所见所闻。

2010年,铁流捐赠一百万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的记者和作家。

2010年10月,包括铁流在内的一群中国新闻工作者联名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取消媒体管制,实现新闻自由。

铁流与自由派经济学者茅于轼和媒体人高瑜等均有交情。2014年3月,铁流曾撰文“坚决与茅于轼站在一起,抗击任何拥毛崇毛的邪恶势力”。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