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年轻人洗脑破产 白纸运动令习近平沮丧

杜政
2022-12-07
image
近日中国各地掀起白纸运动,民众喊出“共产党下台”等口号。(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如今可能前所未有地感到沮丧。尽管他顺利获得总书记第三任期,并且借疫情后的外交秀在国际社会风光了一把,但他的真实危机在国内,而且挑战存在于他十分看重的年轻一代。

习近平被喊“下台” 向国际政要吐苦水?

与世界各国温和处理新冠疫情不同,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坚持极端、暴力的清零防疫,引发的人道灾难一个接一个,中国人真的忍无可忍了。

11月24日新疆乌鲁木齐大火因疫情封控致严重伤亡,自26日起,北京、上海、武汉、成都、南京等几个大城市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全国近百所高校大学生参与抗议。人们举白纸悼念新疆火灾死难者,反对疫情封控措施,上海抗议者更集体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口号。

官方除了抓人、封网、查手机等维稳动作,还释放一些愿意放宽防疫措施的信号,但没有任何对这场被称为“白纸运动”的抗议的直接回应。

12月1日,欧盟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访问北京,与习近平举行会晤。《南华早报》12月2日报导说,习近平向米歇尔解释了为什么最近中国会有抗议,“他声称在疫情流行三年后遇到了问题,大学里的学生或青少年感到沮丧”。

这是习近平首次谈到“白纸运动”,尽管只是通过大外宣媒体报导出来。按此报导,习强调了年轻人的沮丧,但他强调人们不满的是疫情,避开了人们对清零政策这一恶政的批评,也回避了人们举起的白纸背后,涉及对人权、民主自由的诉求,包括要共产党和习下台。

笔者认为,抗议的学生根本就是愤怒,而真正感到沮丧的可能是习近平本人。习被满朝文武捧晕了,一直以为人民都拥戴他,以为年轻人都喜欢他。但这次似乎收到了实料,有人在喊他下台。清零政策骑虎难下,令习前所未有地沮丧。

而进一步令习感到沮丧的是,中共历来重视对学生进行意识形态洗脑,在习上台后又得到加强,如今看来洗脑成果不堪一击。

年轻人的觉醒对应中共洗脑术的破产

在最近这波白纸运动中,成都一名女生在演讲中质问中共:“中国共产党是黑社会吗?为什么不让人们说实话?为什么?”

女生说:“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其它国家会说我们中国没有人权,我在2022年才体会到,这个时候才体会到我们真的没有。”

这位女生点明自己的思想转折点,正是中共推行的清零防疫政策令她觉醒。之前,她应该是相信了中共所宣传的“江山就是人民”之类谎言。

海外多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近日也声援中国国内抗议,纪念新疆死难者,要求给中国人民自由。他们有些原来也是支持中共的小粉红。

参与抗议的中国留学生,许多人都戴著口罩,但也有露脸者。他们带上写著“中共是纳粹”、“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等标语,将中共五星旗等同于纳粹时期的标志,以及呼应先前四通桥抗议横幅上的“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等内容。

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等海外中文媒体,最近采访了许多在海外参与声援白纸运动的中国留学生。

其中,在英国留学三年的伊芙琳表示,在“四通桥勇士”彭载舟(本名彭立发)在北京街头挂起“要自由、要尊严”横幅后,她决定起来行动。

伊芙琳还说,从前她总以为中国留学生中,“小粉红”占的比例较多,然而自从四通桥事件后,她看到不少留学生开始转变,更多以往沉默不语的留学生不再惶恐。

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实名露脸声援中国”白纸运动”的王涵,今年25岁,他说,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和武汉疫情爆发时方斌等人曝光的当地惨景,促使他立志参加社会运动。

这些留学生的思想变化,基本上是因为经历这些事件的冲击和洗礼:香港反送中、铁链女事件、上海封城、四通桥事件、中共清零的贵州转运大巴翻车、新疆大火封控下的死亡……

今年5月,一位上海同济大学学生曾对大纪元表示,经过铁链女事件,再到2022年上海封城,现在九成的上海大学生都清醒了。

共产党并非一般的政党,对党徒以及一般民众的洗脑都是邪教式的强制做法,手段或硬或软。在旧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破产多时之后,如今这套邪教洗脑内容换上了习近平思想的新包装,号称“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

2017年中共十九大后,中共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研究机构、省市、高校内建立了10个“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这种所谓的研究中心,到目前已至少18个。

2020年秋季学期,37所全国重点马克思主义学院所在高校,全面开设习近平思想概论课。

2021年是中共建党百年,当局大力推行红色教育,小学生开学式上就要上党史课,中学生加强封闭式的洗脑军训。对于高校学生,习近平亲自上阵,在清华大学放话,提出要大学生“又红又专”。这一用词令人想到毛泽东时代。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周慧琳去年4月22日在中宣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重点抓住党员领导干部和年轻人这两个关键人群,强调党史教育要做到“入脑入心”。“入脑入心”听起来就很恐怖,也只有邪教才会这样做。

习近平去年5月在共青团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要求青年团要“培养和发展党员,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他还呼吁共青团员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的确有部分中国年轻人对中共政权实力盲目自信,对西方人怀有敌意,他们被称为“小粉红”——在网际网路为中共站台的年轻民族主义者。

但人的天性是热爱自由的,中共“墙国”的孩子们一旦接触到外界,了解到历史真相,接受普世价值,中共洗脑的成果会瞬间崩塌。

身处国内或海外的小粉红,随著时局变化而觉醒的动向,令当局深感不安和恐惧。

那些中共眼中的年轻“反贼”

近几年,中共对年轻一代的洗脑术破产,具体实例已有许多:

参与撰写新疆维吾尔人被强迫劳动报告的澳籍华裔前记者许秀中,她被中共媒体形容是“极端反华败类”。不过,大学二年级才到澳洲留学的许秀中就指,自己曾是民族主义者,但在澳洲亲身采访过受迫害的中国人,令她反思自己的立场。

流亡欧洲的中国青年王靖渝,因在微博发帖质疑中共官方有关中印边境阵亡士兵的说法,被中共跨境追逃。他在声明中说,不希望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国家。他说中共的教育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编造事实,坑蒙拐骗,“这个邪党,迟早会亡”。

2019年3月,来自中国山东的台南嘉南药理大学21岁陆生李家宝说,他们从上学到考研过程中,都要考政治。“共产党说的都是假的!”“当我初入社会之后,发现这个社会并不像共产党在学校里描述的那样,内心里对共产党厌恶透顶。”

华人女导演赵婷,1982年在北京出生,十几岁赴英国伦敦。她凭电影《无依之地》成功获得2021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中共为自己贴金,称赵婷是“中国的骄傲”。但赵早年对一家电影杂志说:“我在中国长大,那是个遍地谎言的国家。我小时候得到的信息,后来发现都是假的,并让我变得很叛逆。”

这几年还有太多的案例,难以收集。而这次中国反清零抗议的国内大学生人群,以及海外参与声援的中国留学生人群,集合了众多中共眼中的“反贼”,这是最新的中共洗脑术破产的明证。

中共瞄准更小一代 但历史还会给它时间吗?

可能因为受到部分年轻人觉醒的冲击,中共也感到现在大学生难控制,早已瞄准更小的一代。中共中央去年罕见发布官方文件,要求少年儿童要“听党话、跟党走”。上海市教委去年发布的《2021课程计画》规定,把“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变成中小学生必修课,而且还要学习“习思想”学生读本。

英媒《金融时报》去年报导称,从幼儿园到高中等教育机构,在按照高层指示,积极招收马克思主义专业的毕业生,教导年仅10岁的学生学习习近平思想。

当局又下令设立中小学课外读物12条负面清单,所谓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污蔑、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英模人物,以及涉及宗教的都要清理。

但是习近平可能来不及了,因为中共暴政的命本身也长不了,其内政外交危机,已经到达临界点。

另外,中共也低估了中国人未曾消失的内心善的力量。尽管经历文革大革命和六四屠杀,以及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的打压运动,在新一轮以动态清零为名义的全民迫害性运动中,许多人一度麻木、无奈,海外观察也对中国的未来感悲观。但是最近的白纸运动,那些高校学生的正义感和勇气、行动,令人们感到鼓舞。

参与抗议的年轻人正在遭受中共的打压,多人传出失联,他们需要海内外继续关注和声援。但无论接下来白纸运动能坚持多长,中共对中国年轻人洗脑的破产,注定这个专制政权倒台的大戏已揭开了帷幕。

(※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全文转自上报)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