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医国!中国医生蒋彦永去世了…

中城读书会
2023-03-14
image
蒋彦永(网络图片)

蒋彦永1949年考进 燕京大学 医预系,1952年又进入 北京协和医学院 学习并加入 中国共产党 ,1954年加入 中国人民解放军 ,后进入 解放军总医院 工作。

蒋彦永因率先披露北京 “非典”疫情,而受到媒体广泛关注。

解放军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一生治愈了太多的病人,也收到过无以数计的感谢信。不过,2003年4月以来,蒋彦永收到的感谢信很不相同。许多信是匿名的,不少信来自国外,绝大多数写信者都与他素昧平生。信的内容只有一个,就是感谢这位诚实的医生在 北京 的SARS疫情上说了真话。

2003年4月11日第一封表达慰问之情的来信是一份海外传真,传来的是国外媒体刊登的蒋彦永报道的原文。传真发件人是物理学家 、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 。

5月初,蒋彦永曾收到一封寄自 西班牙 的来信,信中只有两个写在宣纸上的毛笔大字:“仁心”。

2003年5月23日,蒋彦永被《中国妇女报》的《经济女性》周刊列入“抗‘非典’英雄榜”。榜上排名第一的是 广东 的呼吸道专家 钟南山 ,蒋彦永名列第二,排在第三位的是副总理吴仪 。

(一)

医学界对蒋彦永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这位20世纪50年代的协和医学院毕业生很早就成为解放军301医院的一位外科医生,医学技术相当精湛。80年代以后,蒋彦永出任301医院普通外科主任,还担任了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和中华医学外科学会北京分会委员。蒋彦永学术著作甚丰,发表过《原发性腹膜后肿瘤的外科处理》等40多篇论文,并有《胃肠病学手术》等专著问世。

301医院外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以高水平的腹膜后巨大肿瘤手术享誉国内外,而蒋彦永正是这一手术的学科带头人。他曾经用自己的双手,为许多身患巨大腹部肿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疑难患者解除病痛。直到现在,年事已高、离开科主任职位的蒋彦永仍然被聘为301医院专家组成员,时时出现在手术台前。

2003年3月底,一个多少有些偶然的原因,使身为外科医生的蒋彦永了解到,北京的SARS疫情已经相当严重。

那是3月30日,一个周日。蒋彦永听说一位老同学 朱克 大夫被怀疑患有SARS。朱克是301医院神经内外科研究所所长,也是蒋彦永的挚友。不久前,朱被诊断得了肺癌,正在本院住院等待开刀,突然出现了SARS症状:高烧,呼吸不畅,两肺阴影。

蒋彦永立即为朋友忙碌起来。除了向本院一些接触过SARS的医生了解情况,还特地打电话到军队系统的302医院和309医院请教。后来,好友的SARS嫌疑被排除了,但从一些相熟的专科医生口中,蒋彦永吃惊地获知:北京的SARS病人原来已经为数不少,仅在309医院一处,就有了近60例,而且死亡人数达到五六例!

在此之前,蒋彦永所在的301医院也曾接待了北京的首例SARS病人。病人的父母后来都死在302医院。此外,301医院肝胆外科一位准备进行胆囊息肉手术的病人后来发现患有SARS,传染了两名医生和三名护士。301医院其他病房,也有类似情况出现。当时,蒋彦永已经意识到这种传染病相当猖獗。

正在此时,4月2日晚,蒋彦永在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看到了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 。对于张文康罕有地走上电视陈述中国的SARS疫情,蒋彦永并不吃惊,但他并没有想到,张文康称北京的SARS患者只有12人,而死者为3人!

(二)

一贯性情梗直、主张说实话的蒋彦永感到愤怒。

“我看了以后简直是不敢相信。张文康曾经是 第二军医大学 的一个医生,但他连做医生最基本的标准都不要了。”他直斥张在疫情的问题上“说假话”。

4月4日,在做了进一步调查确认之后,蒋彦永致函凤凰卫视和中央电视台四频道,提供了自己了解的事实。他还说,“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看了有关新闻都非常生气。所以我给各位发此信,希望你们也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这一和SARS斗争的行列中来。”

4月8日,蒋彦永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确认了所写的信。他说,自己之所以站出来说话,是因为不说实话,要死更多的人。

在《时代》周刊之后,其他一些主要海外报刊都报道了蒋彦永的署名信件。

(三)

披露疫情真相或许会给蒋彦永带来某种无形压力,但确实为他带来了同事和朋友的支持和赞许。《财经》4月初通过301医院政治部新闻宣传处联系采访蒋彦永虽未获准,但亦可感觉到院方对这位资深老党员、老专家相当尊重。

4月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北京的SARS疫情仍是云遮雾罩,真相不明。6日, 芬兰 籍 国际劳工组织 官员阿罗因SARS不治身亡之后,中国官方正式披露北京的SARS患者为19人,仍然都是“输入型病例”。10日,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北京的患者为22人,其中4例死亡,并称这些数字包括了地方医院和部队医院所有确诊的病例的数字。

蒋彦永在北京医学界交往甚广,与朋友聚会往来时,他又获知了不少地方医院的疫情信息,愈发感到形势严峻。11日下午,蒋彦永正式找到301医院政治部的领导,进一步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这一回,他正式提出:卫生部部长应该引咎辞职。

蒋彦永还直陈,卫生部提出综合性医院对SARS病人“就地消化”的主张不符合处理传染病的原则,应当尽快将一些小医院改为传染病医院,给予必要装备,配备有经验的医生护士来医治SARS病人。

更多的意见集中在疫情数字上。蒋彦永说,他希望卫生部的领导前来与他核对数字。如果他反映的数字是错的,可以向世界发表声明,承认错误,愿意受处分。如果卫生部的数字不对,就请卫生部加以纠正。

12日,蒋彦永给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写信,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在信中坦陈了自己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的情况,又说:“我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将我知道的情况告诉老百姓,让有关的人能知道。因为这种病是可以预防的,只要能正确地对待此病,就可以很好地控制病的传播。但如果不正确地宣传,就很难控制。如果像张部长那样讲,大家都会掉以轻心,那么就有可能造成大灾难。对我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对我们国家都是非常有害的。”

信的结尾,蒋彦永说:“请卫生部公布正确的数字。错了要勇于承认错误,改了就好。对人民健康、生命安全的事,来不得半点虚假、错误。”

这封信,蒋彦永委托301医院经 组织系统 转交马晓伟本人。

确切消息表明,在世卫组织调查北京疫情的过程中,有关官员曾联络过蒋彦永本人。虽然未能谋面,但在4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该组织有关官员表示,蒋彦永所说的疫情确是事实。

4月17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 胡锦涛 在 政治局 会议上表示,任何人不得瞒报疫情。

(四)

关键性的转折始于4月20日。这一天,新华社公布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 孟学农 被免去 党内职务 的消息。同时,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公布了北京的疫情,新数字正是五天前官方数字的近10倍,达339例,此外还有疑似病人402例。

疫情透明之初,人们亲睹SARS患者人数急剧上升,部分人也曾颇感恐慌。但更自觉、有序的大规模防治行动开始了,而且在不长的时间内显出成效。20天以后,疫情最为严重的北京发病人数开始明显下降。

中国疫情报告得以有如此改进,不仅是蒋彦永一人之力。然而,他的行动,特别是最初的署名信件,确实至为关键。人们铭记这位医生的功劳,赞颂他的勇敢和正气。而蒋彦永说:“我只想到两点,一是人的生命最重要,二是要讲老实话。承认这两点就可以了。”他心态如常。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城读书会,原文已被删除)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魏京生:房贷危机如何解决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