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阿里

任英鳴
2024-02-27
image
阿里

有情若无情

无声胜有声

世间存友爱

人兽达共鸣

阿里
阿里

这家伙一天到晚就躺在那玻璃窗前,懒洋洋的,木无表情,这几年来,只见它春夏秋冬,不管是早是晚,无声无色,任由地球转动,任由途人路过,它只管在破窗帘下躺平,窗外是风是雨,是阴是晴,它不动毫毛。长长的身躯看来还是挻健康的,除了耳朵背上有几处夹杂深咖色杂毛外全身雪白,我看半数是拳师 (Boxer) 狗种,另外夹杂著一两种其他犬类的基因,怪模怪样,傻头儍脑,怪可怜的。这旧房子多年前是诊所之类商业用途,停业后,只见不少诸色人等住客,租客,学生,出出入入,就是从来不见有狗主牵狗外出溜跶。

笔者有每天早上在家附近散步的习惯,经过窗前我会却步,停下,跟它打个招呼,略略闲聊,声声问候。我多次跟它说: 嗨,阿里 (己故美国家传户晓一代冠军拳皇阿里 (Mohammed Ali)),  小傻瓜,今天天气好呀,多舒服的,你要不要跟我外出溜溜?你要我跟你爹妈说句好话吗?他们不介意的话,我就与你到小山坡走走,你一定会喜欢的!它却从不领情,圆圆小眼半开半合,从不回应,爱理不理,相信我在它眼中,正如粤人所言: ‘眼尾也不值一顾’ ,一幅不可一世的模样。有数次竟然拖著懒洋洋的身躯,移步起身离去,毫不赏面,绝不留情。我多次遭它的白眼,遭它嫌弃,自讨没趣,真个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我也不怪责它; 我自知不是它的米饭班主,每次往来也两手空空,狗饼干粮也没带一点,怎能怪人家不回应,不招呼哩!

最近本人杂务缠身,已多时末依旧路每天早上外出走走,己近月馀 (也可能是数月) 末曾走近窗前,我可能也曾忘了那躺平窗前的白毛邻居。

事情总算己办妥,那天早上终于能够如常外出散步。还未走近阿里的窗前,我听到一阵阵急速,”哒哒”,”拍拍”,”哒哒”,”哒”,”拍拍”,”哒” 的声音,正一头雾水不知 “哒哒” 之声从何处来,却见阿里,从来都是躺著的阿里,身躯还颇结实的小巨头,高高的站在破旧窗帘前,满脸是笑容;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也可曾见过狗的笑脸吗?狗的笑脸比人的笑脸更欢容,更兴奋,更真诚,更高贵。阿里的笑脸是在告诉我它现在是何等的快乐,它一定曾经以为我在人间蒸发了,以后都不会再见到我的,相逢如隔世,如此快乐的阿里,它控制不了自己上下左右不断摆动的尾巴,它不断摆动的尾巴不断打在窗的玻璃上,发出 “哒哒”,”拍拍” 的声音。

瞬间,我只觉一鼓热气从心底直冲头顶,眼前一片糢糊,泪水冲击下不能自已。我这数周来因事忙恐怕已忘了阿里,阿里可没忘了我。一向木独,无可无不可的阿里,遭我直觉愚蠢地判断为冷漠,白痴,更或是市桧,小利的动物。阿里,对不起,是我看错了你。良久,阿里的尾巴还在热烈地摆动,我的热泪也还在不断不停地滚流。

猜你喜欢

【人在澳洲】爱的礼物

任英鳴  2024-01-03

编辑推荐

中国A股惨绿 上证失守三千点大关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25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