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票透明:台湾视为程式,欧美闻之群赞

何清涟
2024-01-18
image
2024年1月13日,台湾总统大选投票期间,人们在台北的一个投票站排队等待投票。(图片来源:I-HWA CHENG/AFP via Getty Images)

历届台湾大选都有一些国家各方人士组团前往观选,但2024大选观选却有一个前所未有的特点,不少自媒体与西方人士的关注焦点集中在台湾选举程式的公正透明,样板就是最后的计票环节,一致评论为透明度高、距离真实选情最近,选后并无盗票指控。有的评论不惮指出:这一点就值得美国学习。尽管我多次表达过希望美国放下民主指导者身段,学习台湾选举过程的投票计票过程,但这次还是希望再系统地复述一次:应该学习台湾的什么经验。

台湾维护了一人一票、出示证件、选举当日出结果的制度

每个国家的政府财政开支都依赖于本国纳税人所交纳的税,因此,只有本国公民才具有投票资格,而且是一人一票(one person, one vote)。这一制度在美国尤其是2020年大选崩坏。所幸的是,台湾执政党虽然亦步亦趋学习美国,在计票验票这点上却没在毁坏台湾自有民主选举以来就坚持的一人一票且需要验证身份的定制。

多家国际媒体早就介绍,根据台湾法律规定,中华民国国民年满20岁以上,以及在投票地居住达4个月以上,就可以投立委票及政党票,居住达6个月以上可以投总统及副总统票、立委票及政党票。

此外,在中华民国自由地区以外居住的人民可申请返回台湾行使选举权。受理期间自至今年12月4日止,申请人必须在此期限,向其原户籍地的户政事务所办理返台投票。投票期间,受监护者(比如重大刑案犯人或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等)不能投票。备受关注的2024年台湾大选在当地时间1月13日吸足了全球的注意力。

美国号称民主灯塔,但在2020年不少民主党州就允许17岁的青少年投票,比如加州、新泽西州。早在2018年8月,美国众议员格蕾丝·孟(纽约州民主党)提出了一项决议,提议修改美国宪法,将全国投票年龄降至 16 岁。该决议( HJRes.138 ) 将取代第二十六修正案,禁止各州的投票年龄高于18 岁,规定:“年满16 岁的美国公民的权利,美国或任何州不得因年龄而拒绝或减少投票权。” 作为宪法修正案,该提案需要获得美国参众两院三分之二多数以及四分之三州的批准。如果通过,这将有效地允许十六岁和十七岁的个人在所有联邦、州和地方初选和选举中登记和投票。少数州还宣布重刑犯可以投票,布隆伯格还专门投入资金为民主党购买这种选票。

美国选举自从2020年选举日当晚六大战场州停止计票,出现拜登曲线之后,选举日成了选举月甚至更长。这一改变只有美国民主党觉得自己是在“捍卫民主”。

计票过程透明度高

除了大选结果外,还有一件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轰动,那就是台湾选举唱票过程相当透明。

德国《明镜》(Der Spiegel)记者科尼利厄斯·迪克曼(Cornelius Dieckmann)在X平台上盛赞台湾唱票的透明度。

“台湾的民主正在发挥作用。每张选票都被(唱票者)高高举起,以便让公众能看到。”迪克曼说,“选票上的结果被(唱票者)大声喊出、并重复喊,然后在一张让外界都能看到的(被贴在展示板上的)纸上进行统计。”

“任何人都可以观看、拍照或录影。当投票箱空了时,工作人员会向公众展示投票箱确实是空的。”

这条推文有390万流览量,很多评论者都认为这种做法才是公正透明的。1月13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科技企业家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在Twitter上附上了一个类似的台湾大选唱票视频,并称赞说: “这就是台湾人的做法,完全透明——与我们不同。”

台湾大选到现在进行了十六届,选举要求选民亲自到指定的投票站投票,并且采用的是纸张选票。台湾没有缺席投票、提前投票、代理投票或电子投票等其它方式。选票由专人清点,每张选票在计票前都会展示出来供公众监督。台湾选举计票过程一直如此,为何只有今年才被关注到?关键是2020美国大选出现的严重问题,不仅导致本国民众对本国民主信心丧失,还导致世界对美国大选的透明公正产生怀疑。

我专门研究过台湾的选举,早就知道台湾在竞选过程中互相抹黑对手、挖对方隐私并夸大曝光、在法律允许范围内采用各种赠物方式来影响投票倾向,均称得上无所不用其极,但在选举投票过程却始终保持透明公正。2020年美国大选采用大规模邮寄选票、机器投票之后,不少台湾人口头上并不相信美国大选舞弊这一指控,但我与他们在Twitter、Facebook上讨论相关问题时,问他们“台湾愿不愿意学习美国这种大规模邮寄选票、机器投票”时,无论他们的政治态度如何,都一致表示,他们坚决反对台湾采取这种投票方式。更有人表示,台湾的民主来之不易, 当初民进党为了防止国民党操控选举,力争建立了这种最简单也最容易防止作弊的制度,对双方都公正,不会轻易改变。

民主制度的建立包括三个重要环节,一是民主程序,主要是选举过程的透明公开;二是民主选举产生委托人代理制,由民选官员治理国家;三是民主的定期修正机制,如果委托人(选民)不满意,可以用选票定期更换。这种选举虽然花费高昂,但远比一场革命实现的政权轮替要低。而民主制的脆弱,就是因其悬在一张张选票上;民主制的保有,基本有赖于民主程序的公开透明,这点关系到选民意志能否得到实现。台湾作为一个3000万人口的小国,实行民主制度的年数虽然不长,但在民主程序的公开透明上,却已经超过了它的民主导师美国。有美国评论者如彭博有作者说这是为了防止中共介选,实是不了解台湾计票制度的形成历史。

台湾的选民主体知晓自己的长远利益

与欧美国家相比,台湾选举面临的各种外部压力特别大,选举舆论环境的恶劣与外部干扰也相当罕见,尤其是TikTok对年轻世代选民的影响力之大前所未见。也因此,台湾选前预测赖清德会胜选,但赢得的票数最多在几十万至百万之间,极少数甚至判定几万票差距,但最后以558万票胜出,立法院也只比国民党少一票,可说是台湾选民在优先事项的判断上,很清楚何为台湾之“本”,何为“末”,其定力与清醒程度,完全值得欧美国家的选民学习。

自从西方国家实行“选票换利益”以来,欧美国家的选民多关注短期利益,几十美元购买一张Homeless的票、出资让福利院护工收割养老院选票的事情经常发生。但台湾很少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敢说绝对没有,但台湾媒体很少有过相关报导。

在大选之前,我就写过一篇《APEC拜习会后:台湾命运之球已踢到选民手里》,那篇文章我表达的希望是:尽管台湾选民对蔡政府有诸多不满,但还是希望他们在选举日那天踢好这关键一球,做出有利于台湾命运的选择。如今台湾2024大选已经落地,这守护的责任就落到民进党新政府身上。我相信赖清德总统会体察民意,对蔡英文奉行的“进步主义优先于民生”路线加以调整,将台湾人关心的经济民生放在推行各种“进步主义”主张之前。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