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北院淪落 李克強留任閒職?

杜政
2022-09-22
image
李克強(圖片來源:Florence Lo - Pool/Getty Images)

柬埔寨總理洪森9月15日透露,東盟峰會將於11月10日至13日在金邊舉行,中共總理李克強將於11月8日對柬埔寨進行正式訪問。李克強在中共二十大之後的這次外訪,如果屬實,讓人延伸想像,李克強明年卸任總理後,仍留在中共高層?這對他是福是禍?

李克強可能接王岐山的班?

李克強今年3月在兩會上確認明年卸任總理後,一度傳出可能全退,但近半年來,由於習近平力推的動態清零防疫,加重了經濟下行,李克強開始高調出來「穩住經濟大盤」,除罕有主持了號稱全國10萬官員參加的「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還多次到地方召開經濟大省會議,這使李克強贏得了黨內地位的某種提升。

按李克強留任其它職務是有可能的,之前外界猜測較多的是走李鵬模式,繼續當一屆常委,轉任人大委員長。但已有觀點認為李克強有可能接任國家副主席,筆者也認為,若李克強會留,這種可能性最大。

1948年7月出生的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到明年3月兩會召開時已超過74歲。

中共的國家副主席,按之前的慣例有四種模式,第一種是所謂的胡錦濤、習近平這種接班人模式(兼政治局常委和軍委副主席),第二種是曾慶紅這種實權派的常委模式,還有是時任政治局委員李源潮擔任的模式和現在的王岐山模式。

王岐山的最高級別閒職

王岐山在習的第一任期被視為習近平的政治盟友,負責反腐的王岐山對習的重要性甚至高於中共二號人物、總理李克強,一時號稱「習王體制」。

不過,留任呼聲頗高的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退任常委和中紀委書記。在2018年3月,王岐山以普通黨員身分出任國家副主席,成為1998年以來首個沒有任何中共黨內職務的國家副主席,官方排名在七常委之後,被稱為「第八常委」。

根據現行中共憲法規定,副主席協助主席工作;受主席的委託,可以代行使主席的部分職權;在主席缺位的時候,由副主席繼任主席的職位;副主席缺位的時候,由全國人大開會補選。按這樣規定,副主席其實是真正的中共二號人物,地位非同小可。

但現實中,中共國家副主席職務主要負責的是禮儀性外交工作,如果不是還有其它黨內職務增加實力,此職純屬閒職。紅朝特色,就是用民脂民膏養大幫官員,包括每年湧入人大和政協的大量高官,並不幹什麼實事。中共國家副主席由此成為了最高級別的閒職,王岐山是正國級。

國家副主席的位置,對於王岐山來說,其實是不滿意的,本來他打虎好好的,差點直搗黃龍,直奔虎王江澤民和狗頭軍師曾慶紅,但習近平突然鳴金收兵,王岐山不得不在十九大卸下黨職,轉任副主席職務。據說他與美國政商界密切,對中國政治經濟治理還頗有一套,但過去五年,在中美大打貿易戰中,王岐山也並未起什麼作用。

王岐山已多次公開發牢騒,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比如,2019年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王岐山照著演講稿念完,調侃稱,「讀稿子的人就是低頭念完就算了。」2021年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上,稱自己是「臨時主持人」,只是為習近平的致辭「報幕」。

不僅如此,王岐山的親信董宏落馬,利益地盤海航集團破產,都被認為對應著王岐山和習近平關係的變化。

李克強的命運,或可比照王岐山。李克強因為主持經濟民生實務,和強調以黨領政的習近平屢有不同調,甚至被認為是習李不和、習李斗。近期習近平二十大連任被聚焦之際,李克強頻頻陷入所謂「習下李上」、「習不下李上」之類傳言當中。

儘管李克強有膽和習斗的可能性並不大,但習自己肯定有所忌諱。雖然近段時間因為經濟不行了,習就讓李克強來救場。但未來李克強如果留任國家副主席,就和王岐山一樣,不能再碰經濟。李克強再想插手指點,已經是不合時宜,甚至是不受歡迎的。

習近平如果為李克強準備一個閒職——接任國家副主席,一方面是體現習的大量,也好封住黨內悠悠之口,預計李克強會很難推辭。但李克強留任的話,反習勢力仍然會利用他,製造一些傳聞。所以李克強的日子會比王岐山還難過,甚至會「晚節不保」,比如或有親密舊部被習以貪腐之名拿掉。

李克強把持的中南海北院早已淪落

有關李克強留任其它職務,目前畢竟只是猜測,但他卸任總理卻是確定的。過去這近十年,在黨領導一切的專制體制內,相信本想干點實事的李克強自己也覺得日子難熬。

中共高層歷來有所謂中南海「南北院」之爭,也就是北院(國務院李克強)和南院(習近平黨中央)的嚴重分歧。北院當然是以主管經濟見長,不過習近平似乎一上台就否定這一點。

習近平的第一任期,曾經是溫家寶內閣財經大員的馬凱,獲總理李克強提名為主管經濟和金融的副總理。

由兩名《華爾街日報》記者編著的《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中文名為「超級權力對決」)提到,習近平在2013年問馬凱,在經濟運行方面,黨中央和國務院哪個更有效。

馬凱回答說:「北院。」但習近平說:「我看未必。」

我們不知道習為什麼說未必,但是接下來他的行動,就是整治北院。

習近平除擔任中共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外,還在中共中央設立了國安委等數十個領導小組或委員會,僅習近平自己就出任了十多個組長或委員會主任。這當中有些小組由總書記兼任是循舊例,但到習的第二任期,透過2018年初的機構改革,進一步在中南海擴大黨權,削弱李克強的權力。

這次「改革」打著的旗號就是「完善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的制度」,組建國家監察委員會,並將部分國務院機構虛級化,由中共的黨內機構承擔實際職責。習近平由此結束了前任的黨政分開改革,回歸毛時期的「以黨領政」的體制。筆者稱之為「黨控」體制。

新組建的黨控機構,包括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審計委員會與中央和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等。另有原來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都已改為委員會。

由中共中宣部統一管理新聞出版和電影工作,對外加掛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和國家電影局牌子;由中共統戰部統一領導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管理宗教工作。

當局還組建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強化對教育系統黨控,組建新的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把公務員培訓併入中央黨校統管。

多個國務院機構被撤銷,如監察部、國家預防腐敗局、國家公務員局和國務院僑務辦公室。許多以中央為旗號的委員會,辦公室設在政府部門,如所謂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作為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辦公室設在司法部,中央審計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審計署。這都等於黨向政府加進一隻手。

原屬工信部的網絡安全管理,改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管理,習近平也是這個委員會的最高負責人。

據財經智庫《REDD》報導,習近平親自指揮救房市,在上月的閉門會議上拍板一線以外城市將鬆綁限購。看來不但防疫,在經濟上習早已「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李克強「穩住經濟大盤」也只是吆喝一下。

中共二十大後,現任中共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可能會接替劉鶴成為經濟團隊核心人物。何立峰是習的親信,搞政治出身的官僚,據說人比較左。如此,等李克強卸任總理後,無論胡春華還是汪洋接任總理,整個中南海院北院將會進一步淪落成南院的聽話蟲,必須按照習近平思想指導經濟工作,中國的經濟會滑向哪一步,很難想像。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全文轉自上報)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這是北京,你看誰慫了?

三姐  2022-11-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