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計劃」在澳名單曝光震動澳洲政界

黎辰
2020-08-26
image
中國政府官方媒體環球時報似乎已經證實了猜測,即從周五(11月6日)起,中國當局將禁止價值超過60億澳元的澳大利亞出口貿易。而就在幾天前,中國商務部還稱,停止進口價值60億澳元的七種澳洲商品是「謠言」。(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澳洲人報本周公布了一個爆炸性的調查,全澳各大學有數十名頂尖科學家被北京的「千人計劃」秘密招募。參與的學者獲得了北京豐厚的研究經費和十幾萬澳元的年薪。同時接受合同條款約束,將知識產權歸於中國大學。令人尤為擔憂的是,澳大利亞沒有專門執法機構監管這一領域,甚至知識產權盜竊也未被定為非法。這份調查引起了政界的強烈反應,多名議員要求在議會層面調查「千人計劃」。

澳洲人報公布了澳洲參與「千人計劃」的32位科學家的名單,他們分別來自於新南威爾士大學、莫納什大學、悉尼大學、維州大學、昆士蘭大學、西澳大學、科廷大學、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專業涉及人工智能、量子技術、納米技術等高科技領域。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Christopher Wray將「千人計劃」描述為中共在西方國家從事的經濟間諜活動,直接威脅到國家安全。澳洲人報的報道一出,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自由黨議員Andrew Hastie即要求政府對「千人計劃」進行「緊急」調查。委員會副主席、工黨議員Anthony Byrne表示支持。Byrne說,調查應通過議會委員會進行,以便從澳大利亞和美國的情報機構獲得機密信息。

澳洲情報局(ASIO)隨後透露,在今年5月份就曾提醒過大學,包括「千人計劃」在內的中國政府的招募計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與之的合作可能演變為間諜活動。

安全消息人士說,ASIO向大學發送了單獨的簡報,敦促它們加強信息披露制度,並讓他們意識到外國人才招聘計劃、包括技術轉讓的風險。簡報警告了學者被中國政府招募的問題,並特別關注其中一些特定學者。

ASIO一位發言人說:「 ASIO定期與澳大利亞的大學,大專院校和學術界就國家安全問題進行接觸。」 「這些討論的細節很敏感,因此不宜進一步評論。」

澳洲人報的調查顯示,很多大學和研究機構並不知道自己的學者對於「千人計劃」的人的參與程度,對於學者是否在中國申請了專利或從中國的大學獲得第二份薪水也不知情。

根據「千人計劃」的合同,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屬於中國大學,一些合同規定加入的學者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和宗教規定,而且未經允許,不得透露他們是「千人計劃」的成員。

澳洲人報的調查中,參與該計劃的學者在受僱於澳洲的學府和研究機構的同時,頻繁回中國的相關大學,並在中國申請專利,有的多達近30項。

Byrne說,澳洲人報的調查揭示了知識產權如何流向了中國的大學,這對所有關心國家主權的澳大利亞人敲響了警鐘。「學者們參與了對國家安全和經濟活動構成威脅的間諜計劃,將知識產權賣給外國大國,而澳大利亞大學對自己學者的行為卻視而不見,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對「千人計劃」調查的要求得到了眾多議員的呼應,包括Dave Sharma, Tim ­Wilson, Jim Wilson, Sarah ­Henderson, Claire Chandler, Amanda Stoker, Alex Antic, Eric Abetz, George Christensen, ­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 Bob Katter 和外交、國防、貿易委員會主席,工黨議員Kimerbley Kitching,其中一些政客直接向總理莫里森和Tehan提出了此事。

聯邦教育部長Dan Tehan回應澳洲人報的報道稱,教育部將在未來幾周內向兩個有權力的議會委員會——國防和貿易常務委員會及議會情報聯合委員會提交簡報,介紹政府為加強安全保護以防止外國干預而開展的工作。

儘管美國聯邦調查局調查了1000多個涉及「千人計劃」的知識產權盜竊案件,但在澳大利亞,官方對該領域缺乏監管,沒有一家將情報和執法結合起來的專門機構來管轄。

「千人計劃」並不直接屬於ASIO的職權範圍,它還涉及到盜竊知識產權牟利,而目前,這在澳大利亞尚不屬於非法行為。但如果案件中存在欺詐行為,歸警方管轄。同時還存在澳大利亞研究委員會的撥付資金最終流向海外的問題,沒有制衡手段來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對澳洲人報說,「千人計劃」「完全是盜竊」,他說中共對澳洲世界領先的高科技領域特別感興趣,澳洲政府和大學應該停止與共產中國在這方面的合作。

千人計劃是什麼?

「千人計劃」是北京在世界各地招募頂尖科學家的一項計劃,被招募者獲得了豐厚的研究經費,每年還可獲得15萬澳元以上的高薪。

其中一些學者以參與「千人計劃」而自豪,並在自己大學同意的情況下參與。其他人則隱瞞自己了參與該計劃。

一些「千人計劃」合同規定,未經允許,不得向外透露其參與了中國政府的計劃。

這些學者繼續在澳大利亞大學全職工作,同時經常前往中國訪問其在計劃中所附屬的大學。

而且他們繼續申請澳大利亞研究委員會的資金,但其研究成果的歸屬卻沒有審查。一些人的新發明偷偷地在中國獲得了專利。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布林肯到訪 北京提防

法廣  2024-04-2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