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誦: 「文革受難者」作者王友琴

陶洛誦
2024-04-01
image
王友琴在書房(網絡圖片)

 撥通友琴的電話,她說:「洛誦,你好久沒來電話了!我又沒法兒給你打電話,我最近摔了一跤,把左手腕摔壞了點。」 

   跟友琴的通話就是這樣,她會連續不斷說下去,我基本插不上嘴。

   「咳,我也是太累了,歐洲來了一個五人團隊採訪我。一輛白色的大汽車開到我家樓下,扛着兩架大攝像機,採訪了我7個鐘頭。第二天我出去買東西就摔了。」 

      我在以下近一個小時她的講話里幾次拼命插嘴問她:

       歐洲什麼團隊?哪個國家的?公司的名字?是拍新聞片還是故事片?中國人還是外國人?

       得到確定的回答五個全是外國人,總部在法國,領頭的一個是意大利人。

        友琴的回答只有這些。 

       友琴其它的話基本是老生常談,沒有任何新意。但這次她比較 詳細地談了一下她的工程科學家大妹妹。

        她重複告訴我,她妹妹十二,她十六,一同去雲南插隊。

       她爸爸坐了差兩個星期九年的牢房被放出來後,她們姐妹三人同時考上大學,分別是北大、清華、上海交大。 

       她大妹妹畢業後分在上海,做出了重大發明,三八婦女節榮獲嘉獎。但當時規定只有擁有30年工齡才可以分到房子,不然只能住集體宿舍。

      一個德國代表團訪問她,邀請她去德國工作,給她開出給外國人工作最優惠的條件。她妹妹就去了德國。 

       在德國,被一個美籍猶太男孩看上,這男孩是去德國了解猶太人二戰中的歷史。二人結婚後一起回到美國。她妹妹現在是全世界工程學領軍人物。 

        我曾經對友琴表示願意給她寫傳記,被她婉拒,她說她自己寫。

        現在我也沒了那個精力。 

         好在友琴已經引起了外國人的注意,關於她的電影已在拍攝中,希望能早日看到電影的公演。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