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与怀:简议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

何与怀
2023-10-04
image
澳洲原住民(网络图片)

一些政客提出修改现行澳洲宪法,以便在议会设立一个稳定、独立、永久的机构——“原住民议会之声”(Indigenous Voice to Parliament),代表并服务于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为此定于10月14日举行全民公投。

有一个诉求文件,称为“乌鲁鲁发自内心内心的呼唤”(Uluru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包括以下的内容:澳洲不是被英国发现,而是被侵略。因为英国的侵略,原住民丢掉了自己的土地,文化和语言。他们希望通过谈判,与澳洲政府签署条约,以保证他们重新获得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力和强化他们文化的能力,这是他们修改宪法的终极目标。文件毫不含糊要求:“我们与澳洲政府签署条约应该是最高等级的,从而才能保证我们的主权。”“我们要求的修宪不是象征性的,必须是结构上的,具有实质意义的修宪。”“原住民有决定自己政治地位,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的自治权。”“与澳洲政府签署的条约应包括对原住民的财务补偿,比如,每年从澳洲的GDP中拿出一个百分比;还应包括对土地,水源和其他资源的分配权。”

如果公投获得通过,澳洲宪法将面临重大修改,澳洲这个国家社会各个方面也会发生现在无法预料的变化。

人们担心,这样一来,“原住民议会之声”将成为实际上的第三个政府议院。议会通过的每一项法律,无论是税收、国防、社会保障、健康……肯定都和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有关,这就意味着他们这个机构将有权审查每一项立法。这个Voice不仅仅只是简单地要求承认原住民在澳洲的历史,而是重新分配权力,给予原住民通过澳洲根本大法宪法而确立的特殊的权力。它就如同是一张空白支票,可以在任何政府层面及领域,从联邦政府到社区政府对包括从核潜艇、气候变暖到你我后院种树、小孩上学等一切事务进行干预。The Voice可以手举宪法的上方宝剑,以没有听取原住民的意见为由,上告直至联邦高等法院,挑战任何层面的政府的政策和决定,达到以占澳洲总人口3%的原住民左右澳洲的所有事务的宗旨。

若真的成立这一个Voice机构,若它真的要作为,这将无形中人为制造了政府及“原住民议会之声”二个话语中心,而且,原住民内部又会有各种分岐,因而无端生出许多是非及口舌争议,不但大大降低行政效率,还可能产生难以预料的恶果。

事实上,就像激进女权主义者并不能完全代表澳大利亚的普通女性,现在要求投“赞成”票的城市原住民精英也无法全权代表偏远地区的原住民。这些人也说妇女可以通过政府的妇女部门向议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他们就不承认在澳洲每个议会中都已经设立了为原住民发言的原住民事务部?而且,现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中原住民成员人数已经超过他们总人口的比例。

目前政府的原住民事务部,其实已经是一个运转多年、相当完备的组织,那么为何还要舍近求远,放着现有的政府架构不要,却硬要另起炉灶,再在政府中设立一个Voice机构,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显然,某些政客怀有不可告人的计谋。这个Voice机构,如上所说,不仅是一个行政部门,不仅是一个服务于原住民社区的慈善部门,它要求的是凌驾于澳洲其他民族之上的特权,可以干预立法和司法,等于在三权之内指手画脚,权力会大到不可一世的地步。还必须看到,如果这个机构一旦成立,其中成员是不会随着政府执政党的轮替而改变的,就好像澳洲的基层公务员,虽然会有党派倾向,但是也不会随着执政党的更换而丢官罢职。当今的原住民已发展到非以肤色体现的阶段,经过好几十代繁衍,占相当比例的许多自称为原住民的人已经和他们上些代的祖先很不相同,不仅在肤色相貌上,还在思想做派上。可以想象,将来占据这个Voice机构的人,绝非是对政治操作的门外汉,而是一班非常精明的利益争夺者。

因此,许多人认为,根本不应该在议会再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这样一个稳定、独立、永久的机构。万一公投通过,我们将被许多负面后果所困住,在法律上风险极大。我们都想帮助生活在弱势社区的澳洲原住民居民,然而,“原住民议会之声”并不是答案,而是对我们的政府体系构成分裂的真正的风险。而且这风险将是永久的。

(2023年9月16日)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