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对谈卡尔森,道出中俄关系的实质

陈破空
2024-02-22
image
2023年3月20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片来源: SERGEI KARPUKHIN/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今年2月6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这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之际西方媒体人首次对普京的采访。采访在莫斯科秘密进行。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尤其西方国家引发争议。卡尔森本人承受了巨大争议。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普京用了很长时间大谈历史,试图继续狡辩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自以为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历史观不值一驳。在俄罗斯邻国,蒙古前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轻松的一句话,就足以让普京难堪。他说: “在普京的谈话之后,我找到了蒙古历史地图。别担心。我们是一个和平自由的国家”。他展示了13和14世纪蒙古帝国的四幅地图。当时的蒙古帝国兼并了44个国家,包括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和众多的亚洲、欧洲和中东国家都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

采访中,普京谈到中国话题部分,倒是令人玩味。卡尔森问:“金砖国家是否面临完全由中国经济主导的危险?”“你担心吗?”普京回答,“我们和中国是邻居。你无法选择邻居。我们与他们有1000公里的边界。我们有着数百年的共存历史,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的外交政策理念不是侵略性的,它的理念是始终寻求妥协,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

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习近平和北京听的,假意表示并不担心中国威胁。但前面的话却暗示了敌意和不安。“你无法选择邻居”,这句话绝非指好邻居,而是暗指坏邻居。就像日本政界流行的一句话:“与(共产)中国为邻,是日本的不幸。”因为无法选择,因为有1000公里的共同边界,故而,如同日本一样,俄罗斯也无可奈何、只能忍受。

在采访中,普京虽然提到习近平跟他是“同道和朋友”,但他说:“西方害怕一个强大的中国超过害怕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因为俄罗斯只有1.5亿人口,而中国有15亿人口。中国经济正在突飞猛进,或每年增长超过5%,以前增长得更多。但这对中国已经足够了。就购买力和经济规模而言,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它在很长时间之前就已经超过了美国。”

普京在称赞中国吗?不!他在警告西方。把他的话做再次“翻译”,意思如下:西方何必害怕俄罗斯,你们应该害怕中国;俄罗斯不是西方的最大威胁,中国才是你们的最大威胁。中国10倍于俄罗斯的人口和超过美国的中国经济规模,足以成为西方的最大威胁。

普京说这段话的时候,故意夸大中国实力、借以渲染中国威胁。以他的克格勃出身和俄罗斯的情报,他不可能不知道,习当局所宣称的去年经济增长5.2%被指造假;人口也不是什么15亿,第一人口大国已经让位于印度;所谓“全面小康、全面脱贫”乃是纸糊的灯笼、一戳就破的神话。普京也不可能不知道,中国经济正在加速下坠,呈现历史性的倒退。企业纷纷倒闭,政府债台高筑,人民收入缩水,到处失业待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大量转出……

其实,这一番对答,普京道出了中俄关系、习普关系的实质:互相利用,互相拿对方做棋子、做筹码、做挡箭牌;中俄虽本性都反美反西方,但出于生存策略,又争相对美国和西方示好。在中俄结盟的表面下,习近平思谋与美国缓和关系,普京何尝又不是如此?面和心不和。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两天后,2月8日,中国农历新年前夕,普京与习近平通了一番电话。表面上是普京祝贺中国农历新年,实际上,各自说了一番套话,而且还要说给第三方听。令人意外但却并不惊讶的是,在这次电话会谈中,“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提法,丝毫没有提到,无论从普京口中还是从习近平口中。

须知,这是习近平最近几年念兹在兹的提法,大概在王沪宁等人为他献计之后,习近平对这个话术就不绝于口,对外国政要提,尤其对普京提,每次习普见面,习都会提到。二十大之后,习近平出访俄罗斯,与普京会谈中,习近平多次重复这个提法,临别时,又郑重其事地对普京说:“这是百年未有之变局,亲爱的朋友,让我们一起来推动这个变局。”普京简短地回答:“我同意。”

现在看来,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就是习近平说说而已。当他重复唠叨这个句子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这个论调的背后,是“东升西降”的逻辑误判。短短几年时间,就很快证明,不仅没有“东升西降”,反而再次呈现“西升东降”(连中共御用学者都纷纷坦承)。

“东升西降”也好,“百年未有之变局”也好,在好大喜功的习当局那里,一旦出笼这些“听起来不错”的提法,很快就变成必不可少的政治口号、尤其对国内的政治宣传。为此,机械的习近平等人,就有必要机械地重复,直到完全变味、彻底穿帮、毫无意义为止。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