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在本月底召开的可能性有多大?

夜话中南海
2024-02-05
image
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已经于2023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共产党网图片)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候任外长”刘建超和“捞过界”的中联部》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过了如果习近平当局已经在内部决定王毅将不再以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身份兼任外长的话,那么新任外长势必也应该依照过去已经形成的惯例,被任命为国务院的(专职)国务委员,以对内、对外彰显中共中央政府的外交部的副国级地位。那么,这个人选的政治身份怎么说也得是在任中央委员。不太好想象习近平一时心血来潮就会安排一个非中央委员进入国务院国务委员序列。

去年十二月底,笔者曾在本专栏发表《新任国防部长为何选中了海军出身的董军?》一文,同样也分析了为什么说习近平在李尚福被查之后寻找新防长的“比选”过程中,考虑人选的基本条件肯定是在任上将、二十届中央委员。

这里不妨“军普”一下。无论是早年的所谓解放军三总部还是四总部(总参、总政、总后再加总装备部),前二者 ,即总参和总政都是比后者或后两者高半格的。

在2016年的习氏军改后,解放军原四总部被拆分成了14个职能部门,再加上原有的军委办公厅,军改后军委共有15个职能部门。这15个职能部门只有军委联合参谋部、军委政治工作部和军委纪委均是正战区级。这三个部门的主官都是上将,(准副国级)中央军委委员,其中军纪委书记同时还是中央纪委副书记。

之所以说是“准副国级”, 是要区别于位列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军委副主席,党内副国级,以及也是军委委员的国防部长因为是国务院的国务委员,行政副国级。

2022年10月23日对外公布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公报内容之一是“选举”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根据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提名,“通过”了中央书记处成员,“决定”了中央军事委员会组成人员;“批准”了二十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的书记、副书记和常务委员会委员人选。

而被“通过”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里,除了主席和副主席,委员的排序是:李尚福、刘振立、苗华、张升民。

至此,外界就都已经明白当时的李尚福将会被免去当时还担任的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职务,等待2023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正式被宣布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因为此前五年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的公报内容中,和此前十年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的公报内容中,都是前后被“决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中,当时的国防部候任部长常万全、魏凤和,也都是被排名第一。

不过呢,自李尚福才正式当上了几个月时间的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就“失踪”之后,外界媒体就一再特别强调李尚福在中央军委委员里是“排第一”,由此而得出他在军委中的地位是高于其他军委委员的结论。再由此便推断出现任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刘振立将会接替李尚福国防部长职位的推测。

殊不知无论是李尚福还是魏凤和还是再往前的常万全,他们都是因为其国务院国务委员的行政副国级才被排在军委委员之“首”的,而在党指挥枪的前提下仍需要设置的国务院国防部长,并给予其副国级待遇的原因仅仅是对外军事交往需要以“国家“或者说中央政府之名的象征性需要,中央军委委员里表面上的排名次序完全不代表国防部长在军委中的实际地位要高于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及政治工作部部长。

笔者也曾经在本专栏为文,分析过刘振立如果被安排接替国防部长,断无以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身份“兼任”国防部长的可能,国防部长只会是由一个专职的国务委员兼任。

但是,当时笔者的文章却没有从刘振立的政治前途角度去分析为什么说刘振立没有被习近平安排转任国防部长的可行性。

我们假设李尚福至今没有出事,他和刘振立在未来的中共二十一大上谁会留任中央军委并晋升为军委副主席?答案当然是刘振立。先不说担任五年时间国防部长之后升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先例从来没有过,就是从年龄角度分析,1958年出生的李尚福在二十大召开之前,无疑就是被习近平想好了只干一届防长职务就退役的,就如同他之前的魏凤和及再之前的常万全……一样。

而二十大之前对刘振立的安排考量就完全不同了。出生于1964年8月的刘振立比习近平年轻11岁,比二十大连任军委副主席的张又侠年轻13岁,比二十大新任军委副主席何卫东年轻7岁,所以仅从所谓“年龄梯队”的角度分析,习近平二十大召开之前选中了刘振立接替联合参谋部参谋长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他将是习近平在二十一大上连任第四届的同时的下届军委副主席之一。

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李尚福“出事”后,气急败坏的习近平在考虑国防部长职务接替人选时,应该是没有打过刘振立的主意。

现在,国防部长已经由董军上位。而1961年出生的董军比去年三月退役的前国防部长魏凤和年轻7岁,到2027年的二十一大召开时才年满66岁,即使不被“破例”,继续按照副国级“七上八下”的标准,也不应该面临和魏凤和一样,担任5年时间国防部长职务便退役的命运。届时,连任国防部长,甚至被破例安排从国防部长升任军委副主席,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如上分析的前提是董军只是暂时先接替了国防部长一个职务,接下来将会被在党的中央全会上与李尚福被宣布免除其党的中央军委委员职务的同时,被宣布为新任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排名第一的)委员。

在此前提下,他董军还会在之后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被宣布为国家军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委员,同时也被宣布为国务院国务委员。

我们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分析过,在李尚福被全国人大宣布免去了国务委员、国防部长和国家军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三项职务的同时只宣布董军接替国防部长一项职务,表面上看现仅仅只是被任命为相当于地方上的正省部级的国防部长,就是因为李尚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头衔虽然已经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例会宣布免去,但他的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头衔还要等待三中全会的召开才能被正式宣布免除,所以董军也必须等到三中全会上李尚福被免除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头衔的同时,也被宣布接替这一头衔。然后才会再被人大全体会议或者人大常委会议“决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委员。也就是说,虽然董军在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之后已经是事实上的中央军委委员。只是因为“程序”上的障碍不能现在就对外宣布而已。显然也是因为董军目前还不能被公开宣布为中央军委委员,所以从人大角度对他的行政职务的任命也需要分两步走。等全国人大的全体会议或者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某次会议宣布增补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同时,也宣布增补他为国务院国务委员。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三中全会到底什么时候召开,还有没有可能在已经宣布于三月初召开的十四届全国人大第二次全体会议之前就召开。

本文发稿的3天前(2024年1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仍未提及外界关注的三中全会会期。此前有专家认为,中共高层遇上人事麻烦和经济困局;三中全会难产,或因中南海内部陷入混乱。

有相关分析报道引述胡平兄的分析:如果一月的政治局会议不定出三中全会会期,很可能要在中共全国两会之后召开三中全会,这将引发中共内部更大的混乱。

对于今年一月的最后一天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仍不提三中召开的时间计划,在海外X平台上引发关注中国政局的网民议论中也多有“两会前大概开不了了”、“是不是要等两会后了”的议论。不过,笔者对此另有看法。

今天早些时候 ,联合早报刚刚刊登出署名韩咏红的文章《三中全会去哪儿》。文中说“三中全会几时开?这个疑问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就一直悬在观察人士心中……。观察人士心心念念三中全会何时开,这与三中全会在中国政治上的独特地位,以及在历史上发挥的重大影响力有关。(但是)2023年已经过去了,三中全会没有开;1月31日政治局开会,也仍然没有三中全会的丝毫消息。”

该文章还分析说:按照惯例,政治局一般会提前几个月就公布召开全会的月份与主题;到临近全会的一星期至一个月左右再公布具体日期,这时政治局已讨论准备提交给全会审议的文件,而政治局通常一个月召开一次会议。既然至今全无消息,这让人怀疑,今年3月前可能都不会召开三中全会。当然,不排除中共高层采取“突袭式”方法召开会议。

该文章举例说:2018年1月,中共政治局先后开了两次会,十九届二中全会也在同月举行。那年春节假期刚结束,政治局在2月24日再次召开会议,决定几天后(2月26日至28日)召开十九届三中全会。这一系列让人措手不及的会议背后,是高层正在部署修宪,以及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这些重大议程。

那么今年初,政治局是否会在本月再次开会并宣布2月召开三中全会?该文的结论是:“不排除这个可能”。

其实,如果要以去年召开的二十届二中全会召开时间为例,就更能说明必须要在今年的某个时间召开的三中全会被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也就是赶在三月初的全国人大例会之前先行召开,是很有可能的。

这里使用了“必须”两个字,是因为中共党章规定了党的中央全会每年至少要召开一次。而总书记每年都是要代表中央政治局在某中全会上向全体中央委员作工作报告的。如此说来,三全会在去年没有召开,虽然是打破了“惯例”,但并没有违规。因为去年二月已经召开了一个二十届二中会会。但今年还不召开三中全会的话,那就违反党规了。

去年2月21日的新华社通稿说:“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1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

再往前举例,2013年的新华社北京2月23日通稿是: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3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

如上分别举出的十八届二中全会和二十届二中全会的例子,足以说明某中全会在召开之前几天才由当时举行的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确认召开时间和会议主要内容并对外宣布,也是常态。

前述联合早报的文章中还说:“到三中全会召开时,当局则需要对前外长秦刚、前防长李尚福,以及火箭军原司令李玉超做出进一步处置,决定是否撤销他们的中央委员资格”。

其实,对秦刚的党内处分是否能够再拖一段时间才最终决定并对外宣布对习近平当局来说还不是首当其冲,在把秦刚和李尚福都先后免去行政职务之后,令习近平当局最难堪的是李尚福的名字还在中央军委委员里,而中央军委委员的罢免也好,增补也好,都只能是由中央政治局会议内部决定之后再由随即召开的党的某中全会追认,尚可对外公开宣布。而正如前面分析的那样,李尚福的党的中央军委委员一天不宣布被免除,董军就不能被宣布为中央军委委员,董军一天不被宣布为中央军委委员,就不可能被在人大会议上宣布为国家军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所以,仅仅为了尽快把李尚福下台之后的中央军委名单理顺,并在此基础上让新任国防部长在中央军委和国家军委里都有了名分,他习近平也会考虑赶在三月召开的人大例会之前把党的二十届三中全会先开了。那怕是先走个过场也行。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