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维稳? 人权律师刘晓原被失踪 异议人士遭步步跟踪

方泠卉
2023-03-04
image
中国人权律师刘晓原。(推特撷图)

中共两会前夕,人权律师刘晓原3月1日突然在江西赣州火车站前失踪。疑遭警方抓捕的刘晓原,受到人权律师群体的强烈关注。

维权网披露,刘晓原1日在微信发文指,江西赣州铁路西站警察不让他上火车,“今天2023年3月1日上午,我在江西省赣州火车西站(高铁西站)被江西赣州铁路西站(铁路公安处)警察拦截。我是去深圳再往珠海。我告诉赣州西站派出所(铁路)警察,是你们把我拦截不让上火车的,必须要给我一个书面说法。我要求做笔录,他们也不给我做。”

当天,长期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民生观察网”在推特发布出自刘晓原本人的消息,描述当时具体的情况,“(我)通过闸机时把身分证放上显示失效,用车票也通不过,围上来四个铁路警察不让我走,值班所长还想扣我身分证,说他们是协助遂川县(我老家)公安局国保大队协查。”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刘晓原的前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同事、“709案”主要受害者之一匿名表示,刘晓原有将当时的情况告诉他,“昨天晚上刘(晓原)说他不吃饭,就在那等著他们给说法。从昨天下午到现在联系不上刘律师,手机开著,无人接听。”

这位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律师表示,他很担忧刘晓原的状况,“作为很有良心和影响力的律师,(刘晓原)多年被变相剥夺工作权利,申请复议、起诉都无人答复,长期被监控、跟踪,来珠海也不让来。”

报导说,到目前为止,刘晓原身在何处仍然没有具体的消息。

中国人权律师团关注“坏人说的那种坏人”

刘晓原失联的消息传出后,外界对其遭遇予以高度关注。中国人权律师团在其官方推特帐号发布消息,并附上刘晓原的几张近照。其中一张照片显示,刘晓原站立著,手里抖开一幅他的书法作品,上面写著,“我就是坏人说的那种坏人。”

中国人权律师团关注刘晓原
中国人权律师团关注刘晓原。(推特撷图)

屡遭中共迫害的中国人权律师倪玉兰也连两天在推特发布刘晓原的消息,希望外界关注。

中共“步步跟踪”异议人士、访民和人权律师

对于刘晓原突然被失踪,报导说,含两位匿名在内的多位人士推测,这是因为中共“两会”即将召开,当局实施维稳所致,而异议人士、访民和人权律师等都在被严控之列。

一名在中国中西部某城居住的异议人士说,她本人以及她知道的访民,这几天都开始遭到控制,“今天开始,因为二会召开,有关部门派人开始上岗了。基本我一动,他们的车就动。一般是24小时,重要的人是三~四个人每班;也可能已经有几天了,只是我根本就无视。”

她强调,为监控本市的访民,警方从前几天就开始直接坐在家门口与小区门口,步步跟踪。

刘晓原生活艰难

刘晓原近一年鲜少出现在媒体和社媒上,其推特帐号最后一次发文停在2021年12月31日。当天,他上传四本中文书籍的封面,分别是:《等待》、《夹缝生存》、《无可慰藉》和《活著》。

在2021年12月27日的推文中,刘晓原引用一段生活箴言,“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 ”似乎暗示著他个人艰难的生活现状。

刘晓原先前在北京供职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在“709案”中曾是中共重点迫害的对象。虽然刘晓原在“709案”中未被警方抓捕,但其律师执照在2019年6月遭当局无故吊销,无法执业。

刘晓原多次在推特等社媒上传他卖杀虫剂、老鼠药、当算命先生或做修理工的照片。他长期受到强力维稳,生活靠家属维系。2020年,刘晓原曾说,在中国做维权事务的律师难免都会遇到生存困境。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易富贤:中国制造业即将衰落

易富贤  2024-05-20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