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输给坡县:权力是如何摧毁中国足球的

张3丰
2024-03-22
image
网络图片

国足2:2平了新加坡,这比赛我没看。不过好几位看比赛的朋友都说,平局已经是幸运。

其中有一位是我的铁哥们儿,他不久前移居了新加坡。他看了比赛,感到很荒唐可悲,这有点像我们这代人的命运。

读大学的时候,我是中文系他是数学系。他们班的球队可以赢我们8:0。这位哥们儿是他们班的中场核心。

1997年我们开始读大学的时候,中国国家队随便赢新加坡三个球,那时大概是有点怵韩国,对伊朗沙特有胜有负。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足球就这样不断退步。我们这一代球迷,可以说完整见证了中国足球的衰败。

衰败的原因很多,严肃探讨也没必要。因为最近在思考北体大落马校长曹卫东的问题,我可以提供一点新看法。

曹卫东是哈贝马斯专家,在北师大也是受人欢迎的老师。他后来先是到二外当校长,又到北体大当书记。

因为我写了两篇关于他的文章,有好几个朋友私信给我了一些消息。据说,有几百封举报信给有关部门。

在北体大,甚至有一种普遍的“反曹”情绪:一个完全不懂体育的人,正在搞坏北体大。不管他推出什么新举措,人们都会说“你懂体育吗?”

他和足球有一点关系,搞了一个“北体大系”,探索国字号球员组团参加联赛,这是很荒唐的办法,但是体育局某位领导的意思。

有人为他惋惜,说他搞了一些“改革”。这里不讨论那些具体措施,也不讨论他案情的细节(以相关部门发布为准)。

我感兴趣的是“权力与专业”这个主题。

可能的情况是:大家越是批评他不懂体育,他就越自信。甚至有说法,他连运动鞋都没有(应该是传说)——在这样的时刻,权力就显现出来了。

必须是“外行”,而且这个“外行”必须能够领导内行,这才能体现出权力的纯粹性。足球领域的最大破坏力量,不是别的,就是这种任性的权力,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足球应该有很大进步。不管如何,城市的球场越来越多,能买得起足球的人越来越多(我到读高中才知道足球是什么样的),而中国人的身体素质也有提高。

按照常理,应该有一个更大的市场,但是1997年前后却已经是顶点了。比如,那时的四川全兴队和成都市民的关系,是现在成都蓉城难以企及的——那时成都甚至有杰出的球评家李承鹏。

因为“任性的权力”不断冲击,让“中国足球”脱离了实际。在外部,它成为笑料和戏谑的对象,而在内部,它又成为封闭的体系和少数人的游戏。

它不反映城市化进程,也没有拥有“自己的传统”。比如日本和韩国,二十年来的风格都是一致的,在自己的“传统”中进化。

在许家印之后,甚至连野心家都不再光顾中国足球,它变得更加乏味和贫瘠。被“坡县”教育,其实是一个隐喻:它变成了“县级”,即便从权力的角度,它也萎缩和降级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城市的地得

猜你喜欢

新加坡富豪瞄准澳洲房产

谢军  2024-04-21

编辑推荐

魏京生:房贷危机如何解决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