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法—豁嘴妹妹

王亚法
2023-12-19
image
(图:Getty Image)

上海话中有些用词十分直白,如把头伸不直者,叫做“歪头”,把兔唇患者,叫做“豁嘴巴”,我今天讲一个豁嘴巴的故事。

豁嘴巴的故事,在八十年代被上海的媒体曝光过,曾溅起社会一阵哄笑。

故事说的是上海某街道工厂有位绰号叫“豁嘴妹妹”的女工。

说到“街道工厂”老朽先解释一下,这玩意儿是由一位不懂经济的霸主,在一九五八年把经济搞垮后,社会上失业成堆,政府无奈,就把责任推给地方,让居民街道自行办厂,因为居民街道资金局促,所以街道工厂都是设备简陋,工人素质低下,工艺简单的小型作坊,一般只能生产一些日常用品,到了文革后期,知青回城,一时政府无法安排就业,就把他们塞进街道工厂,这也是街道工厂的鼎盛时期。

豁嘴妹妹因为嘴巴有疾(老朽嘴巴也有疾,不过老朽不是豁嘴,而是嘴唇抿不住,常吐真话。为回国无恙,老朽自掴三掌,改作今后口吐莲花),所以别人不愿意和她交朋友,尽管她主动讨好别人,但还是没有收效。

不知什么时候,豁嘴妹妹想出一个了主意,说他的哥哥是商业局的领导,能买到出口转内销的便宜货。

说到“出口转内销”,老朽又要交待几句。

那时物资匮乏,民不聊生,国民经济官方为了颜面,说频临破产,实际已经破产。当局为了争取外汇,把能换外汇的东西全部出口,食品如鸡鸭鱼肉蛋,禽肉类装罐头出口,鸡骨头内销,(上海话叫“鸡壳落”)卖给老百姓吃,还要排队;至于海鲜,市场上只卖不新鲜的鱼虾,还要凭票供应……至于像样的水果,市面上是看不到的,甚至连西瓜,西瓜瓤也被梅林罐头厂制西瓜醤罐头出口,西瓜皮卖给老百姓吃,还要排队。当时复兴中路有家大热天卖西瓜皮的店,老朽曾端著钢精镬子在烈日下排过队……另有一次,老朽逛淮海中路,看见一家水果店门口吵吵嚷嚷,排队人在推斥插队者(那时人穷不知耻,不按规矩之插队者随时可见)。老朽走近一看,原来在卖出口转内销的橘子,这种橘子虽不新鲜,有的甚至被压坏有裂口,却个大如拳。老朽买了几个,回家献至老母,老母瞥了一眼说:“这叫福橘,产于福建,解放前街上的水果店到处都是,你两三岁时不知吃过多少,解放后都不见了……”老母不知,原来大陆易帜后,都变成出口商品去了港澳,或抵债送给苏联老大哥吃了。

当时的上海是全国轻工业产品基地,如搪瓷面盆、玻璃器皿、三五牌台锺、纺织品等日用品,只要是出口退货,商店门口挂出“出口转内销”的告示,即刻人群聚集,熙攘成队……如把这些史实讲给子孙厅,他们会当笑话,然而这是老朽的亲身经历。

若干年前,那位被押下台的胡锦涛,曾经搞过“光辉的六十年”活动,老朽当即发文责问——那个曾经饿死人的“三年自然灾害”和你们定结论的“十年浩劫”,也算是六十年的“光辉”吗?睁著眼睛说瞎话,难怪你胡锦涛被当众羞辱,完全是现世报,罪有应得!

交待完什么是“街道工厂”和“出口转内销”,就容易交待豁嘴妹妹的故事了。

豁嘴妹妹说她哥哥是商业局的领导,能买到出口转内销的便宜货。起初大家半信半疑,先是有人托她买些小东西试试,果然豁嘴妹妹办到了,且是价廉物美,一经传播,许多人都来和豁嘴妹妹交朋友。这样一来,豁嘴妹妹就交了不少朋友,受人尊重,自尊性得到极大满足。然而好景不长,没多久,人们发现给了他钱买不到东西,钱也不还,于是大家怀疑她是骗子,把她告到了法院。

结果一审理,石破天惊,豁嘴妹妹交待,为了博得大家的好感和尊敬,编了个谎话,她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哥哥。她收了别人的钱,只是休息时拉著老母满街转,寻找“出口转内销”商品,还自己贴钱,假充便宜,次数一多,她本身不充裕的钱囊空了,于是原形毕露,闹了一次大乌龙。

结果豁嘴妹妹被犯了诈骗罪,受到法律处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豁嘴妹妹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甘愿撒钱充大佬,闹了笑话,不过豁嘴妹妹撒的是自己的钱,还不能算“大撒币”,只能算“小撒币”而已。

二○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于食薇斋北窗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