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央行行长居然分别是中共十九大和二十大上的中委落选者

夜话中南海
2023-12-11
image
中共央行行长易纲。(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六年前作为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接班人的易纲是在十九大的中委预选过程中惨遭淘汰,才被临时安排进入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的事实是有据可考的。更令人惊讶的是与易纲一同成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的潘功胜在去年召开的中二十大上居然重蹈了易纲的覆辙。

在本专栏周一刊发和播出的《六年前的央行行长接班人易纲为何会落选十九届中央委员?》一文中,我们已经向读者听众们介绍了因为周小川和刘鹤的双重加持,从2016年春易纲以央行第一副行长身份又被宣布为央行党委副书记开始,就意味着他的央行行长接班人地位已经被习近平当局认可,并因此在2017年的十九大筹备期间即已经被安排进入了当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

与此同时,在当时的央行副行长中排名第三,不过已经接替了易纲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和党组书记兼职的潘功胜,则被安排进了十九届候补中委的候选人建议名单。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因为中国内地财经界当时一篇“流毒甚广”的主观分析和预测郭树清是接替周小川央行行长职务的最可能人选,也是最可靠人选的“重头文章”内容,似乎是严重影响了党代表们的判断力,导致易纲成为总数为222名的十九大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被差额掉的18人之一。 

于是,落选中央委员的易纲被临时安排进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与潘功胜一同“当选”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当时与易纲同时落选十九届中央委员而也同样被临时安排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并(勉强)当选的还有宁吉喆和姚增科等。而其中最冤枉的当属于宁吉喆。因为此人在十九大召开的前四年,即2013年8月开始即成正部级单位的国务院研究室的党、政一把手,随即被中国内地媒体吹捧为时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首席智囊”。十九大召开之前他的职务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第一副主任(正部长级)兼国家统计局局长。

熟悉中共组织运作的人士都清楚,自从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上开始实行党内“差额选举”至今,历届党代会上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中最可能遭至差额命运的首先就是央企老总,其次就是当时的职务还是省、部副职——虽然他们都是已经被内定升任省、部正职者,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十四大上落选中委的李克强和十六大落选中委的李源潮。

我们在本专栏过去的文章里已经介绍过发生在一九九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大上的“民主事故”之一,就是已经内定接班团中央书记处书第一书记的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李克强在中央委员的预选过程中名落孙山。

最主要的落选原因,无疑是他李克强的名字和当时还在任的团中央第一书记宋德福的名字双双出现在中央委员预选名单里,,认为团中央不应该占有两个中央委员名额的党代表们自然把李克强当成了差额对像。 原因之二是知道李克强是内定团中央第一书记接班人选的党代表们,更是认为李克强是典型的“直升飞机干部”,虽说团干部都是相对年轻,但即使是在当时的那届团中央书记处里,他李克强的资历也不如其他几位。 

当时的以宋德福为第一书记的共青团第二十届中央书记处书记里,来自上海的李源潮的名字都是排在来自北京大学的李克强前面的。而当时的中共高层之所以内定了李克强为团中央第一书记接班人,年龄因素肯定是主要考量。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曾经介绍过,当时的中共高层考虑到团中央第一书记被安排为中央候补委员似乎不太恰当,于是便把李克强内定为次年三月召开的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候选人。当时的这个第八届全国人大也是第一次实行常委会委员的差额选举,但李克强顺利过关,两个月后正式接替了宋德福的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在此基础上,他李克强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再次被安排进中央委员预选名单,这一次终于顺利过关。与此同时,比李克强年长两岁的习近平虽然“当选”了该届中央候补委员,但却是排名最后,也就是说,他习近平是所有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得票最少的一个。

不过,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介绍了如上内容之后,也有当年的亲历者向笔者回忆说,其实是李克强在十四大的中委预选中不但落选,而且得票数少得可怜,这是为什么当时的大会主席团没有把他临时增补进候补中委预选名单的原因。

至于李源潮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委的原因,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也已经有过较为详细的介绍和分析。话说当年的十六大中委落选者里,包括李源潮在内至少有七个人,都是内定要在十六大之后晋升正省部级或者正大军区级的。其中李源潮内定晋升江苏省委书记,杨传堂内定晋升青海省委书记,李成玉内定接班河南省长,张文岳内定出任吉林省长,朱文泉内定接班南京军区司令员,王家瑞内定接任中联部长并事实上已经主持该部工作,张定发则是内定接替海军司令员职务。

而当时负责十六大人事筹备的曾庆红之所以没有赶在十六大之前即先把李源潮安排在正省部级岗位上的原因是:当时的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已经被内定让他在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政治局委员,然后再等次年三月的全国人大召开时让他“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所以,按步就班的安排自然应该是十六届一中全会闭幕之后即让回良玉进京,同时正式宣布李源潮接替江苏省委书记职务。

既然是安排回良玉进京必须还需要一个“党内民主程序”,所以不能在十六大选举中央委员的过程中,就先向党代表们告之回良玉将要在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政治局委员同时,把江苏省委书记职务让给李源潮来坐。所以当时的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上就同时有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时任江苏省长季允时和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

过去,历届党代会上安排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时,所谓的“标配”就是每个省市自治区占两个名额,当然是党政一把手,每个大军区也是两个名额,分别为军政一把手,国务院和中央各部原则上是每单位一个中央委员名额。少数例外中最典型的就是新疆自治区党委,因为该自治区内有一个正省部级的生产建设兵团,所以该自治区基本上每届党代会上正常情况下都会被分配三个中央委员候选人名额。如此说来,当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预选名单发到党代表们手中之后,一看江苏省委居然会有三个中央委员候选人名额,党代表们自然就会把其中那个当时还是江苏省委副职的李源潮当成“另类”。 

不过,如上“惯例”在二十大上已经有所改观,在省部副职领导岗位上,特别是在省委副书记位置上被直接安排进入中委候选人名单而且还顺利当选者能够举出好多个例子。

如何判断每届新当选的中央候补委员中有哪几个很可能是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差额下去的办法之一,就是对比他们当选时的年龄。

从当年的江泽民主持的中共十四大开始,对并非连任或拟新任国家级领导人的新任和连任中央委员的年龄要求就是(原则上)执行“三上四下”,即在召开全国党代会的当年年满64岁者,若不是“确因工作需要”,不会被安排新任或连任中央委员。

在此前提下,连任和新任中央候补委员的年龄杠杠则是在中央委员的年龄限制上减去4至5岁。意思是在召开党代会的当年已经年满60岁者,原则上不会被事先安排连任或新任中央候补委员。

换句话说,凡是在当届全国党代会上以年满或年近60的年龄新“当选”中央候补委员者,基本上都是从当届中央委员候选人中差额下去的。

如此说来,如果六年前的中共十九大筹备期间易纲并没有被内定为央行行长接班人选,所以也没有被安排进入中央委员预选名单的话,仅因为当年的他还差几个月就该过60岁生日了,就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在十九大筹备期间就被安排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

另外一个可以印证当时的易纲确实是被从中央委员预选名单中差额出去之后,才被临时增补进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的根据是,历届中共党代会上新产生的中央候补委员名单里,在十九大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一个国务院部级单位的两名副职同时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这也足以证明六年前的十九大上,潘功胜的中央候补委员名额是事先就为他安排的,而易纲的中央候补委员则是落选中央委员之后被迫退而求其次的。

话说2002年的李源潮落选十六大中委后虽然只能被委屈为当届候补中委,但并没有影响到胡锦涛等人在十六大闭幕三天之后,即宣布对他的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的任命。而六年前易纲落选十九届中委后被委屈为候补中委,也正是为了不影响习近平当局坚持落实对他接班周小川央行行长职务的内定计划。

在六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易纲与潘功胜两个时任央行副行长一起“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的同时,正在被盛传是央行行长接班人“首选“的郭树清顺利连任中央委员。在此之前,他已经于2007年10月以时任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身份进入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序列,再于2012年11月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六任主席(正部级)身份,进入十八届中央委员序列,并在十八大召开的三月被外放为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 四年后回京,在十九大召开的当年3月成为当时的中国银监会的第三任主席。

事后看来,当时的中共高层显然是内定了让郭树清在银监会主席兼党组书记位置上继续坐下去,并没有受“舆论”的影响将他视为周小川的央行行长接班人。但就是因为易纲的意外落选中委,只好以候补中委身份接任央行行长,这才有了让已经连任了一届中央候补委员、两届中央委员,政治资历雄厚的郭树清,以银监会主席身份同时兼任央行党委书记的安排,同时也还安排了他出任央行第一副行长。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介绍了易纲在六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除了行政职务的央行第一副行长,而且还被特别安排了央行党委副书记的职务。十九大召开的次年三月,在被宣布正式接替行长职务之后,他易纲的党内职务仍然是党委副书记,一直到今年7月被免去。

2018年3月周小川的央行行长和党委书记职务分别由易纲和郭树清两人继承的任命公布之后,中国内地的财经类媒体上曾有过易纲和郭树清之间谁大谁小的讨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实行行长负责制。行长领导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副行长协助行长工作”。所以当时的郭树清为了“以正视听”,特别在央行召开的干部大会上表示, “以后要在央行的具体业务和行政事务上,做好易纲行长的助手。”

从那以后,那些过去一直看好郭树清接班行长的人士一直都在为郭树清抱屈。

时光又过去了五年,在去年的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易纲被内定不延续“周小川模式”连任第二届行长,已经和易纲一样当了5年时间的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比易纲年轻5岁的潘功胜被安排进入中央委员候选人中央建议名单后,居然在二十大的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重蹈了5年前易纲的覆辙。

今年7月初笔者发表《二十大落选中委的潘功胜咸鱼翻身》之后,在网上读到一位网名为“政研室主任”网友的评论,说是“不认为潘功胜是落选。按照他在20大之前的职位,几乎不可能当选中委,就像02年的李源潮那样。如果想确保他当选,稳妥的办法是提前挪一个正常情况下会当选中委的职位。”

笔者相信质疑笔者如上文章内容的读者,首先是没有关注到笔者本文前面已经详细介绍过的内容,那就是事实上六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习近平当局即已经为央行设计好了干部接班梯队计划,那就是易纲是周小川的接班人,潘功胜是易纲的接班人。不然没有理由安排他潘功胜在六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就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这是其一。

其二,在易纲和潘功胜同为央行副行长的时候,易纲是第一副行长,第二副行长是比潘功胜年轻3岁的陈雨露。而一度非常被看好,“年轻有为”的陈雨露日后竟被调任南开大学校长,无疑是在为潘功胜接班行长腾路。

其三,在出席二十大的中央金融代表团里,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国家发改委主任,但事实上正在主持中央金融委和中央金融工委成立筹备工作的何立峰只是普通团员,团长是郭树清,副团长是易纲和易会满,而潘功胜则是被安排赶在大会刚刚召开,但还没有进入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预选议程时,即以中央金融代表团发言人身份对外亮相,高调造势。此安排也充分说明了当时的潘功胜已经和易会满一样,被内定为中央金融系统内的中央委员候选人之一。更进一步的介绍和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继续。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猜你喜欢

给美国青年一份访华手册

胡平  2024-03-01

再论习李蔡中央“三人帮”

邓聿文  2024-02-29

习共合体与左毒乱华

桑普  2024-02-29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