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反 大举报 中共为什么严重缺乏安全感

法广
2024-05-02
image
陈一新(图: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安部长陈一新4月29日在中共党校‘学习时报’撰文号召“新五反”,“反颠覆、反霸权、反分裂、反恐怖、反间谍”,一句话,大力开展“五反斗争” 。

中共曾在建政初期的1952年,发动“五反运动”,其目标是打击“忘恩负义、对党和政府猖狂进攻”的资本家,借此,中共政权“堂而皇之”地消灭了大大小小的“资本家”,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工商界人士,企业家。到了七十年代末,国家快被他们搞破产了,又搞起改开,资本家成了欢迎对象。习近平时代,又不怎么改开了,民营企业家又过上风雨飘摇的日子。

现在陈一新说的这个“五反”斗争重点似乎对外但也对内。陈一新强调“反间谍”,就是要组织强大攻势,持续开展反间谍专项活动,深入实施“新反间谍法”,坚决“挖钉子,除内奸”。

陈一新还说“要打好反颠覆保卫战”,对外要筑起“维护政治安全的钢铁长城”,抵御“颜色革命”,对内则要铲除“影响政治安全的土壤”,守好网路、大专院校等意识形态阵地。

反分裂则是要“坚定反独”,防止“台独分裂阴谋”,惩治“台独马前卒”的“台湾间谍人员”等等,陈一新的目标直接对准“祖国的宝岛”台湾。

中国已经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在向全球推销“新三样”,经济状况低迷,李强总理前几天紧急会见特斯拉老板马斯克,还在说中国的市场很大很大,欢迎外国人来投资,外国人本已对中国修改后的间谍法打击面之广定义之模糊心惊胆颤,现在又来了一个“新五反”,这不是要吓跑外国资本家吗?

另一则相关的新闻是4月25日召开的中国网信办全国网络举报工作会议,这个会议要求,“着力构建统得起来、落得下去的‘大举报’工作格局”。“大举报”,矛头显然是对内,听起来很吓人。

“大举报”也是旧词信用,文革中使用最广泛的是“揭发”,“揭发身边的阶级敌人”,要求做到“六亲不认”、“大义灭亲”,鼓励人人揭发,一家人互相揭发,社会恐怖在文革时代达到极点。

五反也好,大举报也好,这个政权给人的感觉就是四面楚歌,好像始终被国内国外的敌人包围着,严重的缺乏安全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自由亚洲分析,从毛泽东开始,中共每遇到紧张局面,均会强调斗争,陈一新的文章反映中国对国际形势感到不安。他还分析,因为体制内对习不满的大有人在,间谍也好,内奸也好,主要是针对体制内的,“所以这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恐吓,人人自危,更不敢表达任何异议,他就想达到这个目的。”

也有人认为这是自己吓自己战术,“狼来了,狼来了。这是政权走到末路的一种迷茫不知所向的情绪”。

还有网友说:“国安部除了干嚎,什么都没做出来,那边说情报网得以重建,这边却一个谍影子都没抓到,不好交差。”

另有一种相近的思路认为,陈一新上窜下跳,向习近平邀功,想着法子“造敌人”、“抓敌人”。

时评人蔡慎坤则认为,“陈一新几乎颠覆了国安部,让国安部不断揽权揽事,也是为了在习近平面前刷存在感,实际上任何一个正常非正常的国家,都不会容忍国安部上窜下跳,陈一新跳得越欢下场可能越惨。”

说到底,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习近平有一套关于安全的语汇,安全不离口,比如“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等等。他的权力看起来很大很大,却是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

猜你喜欢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