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台独党纲 对台湾是好事

陈嘉宏
2023-12-07
image
示意图(图片摘自国防部发言人室脸书)

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写于1991年10月的第五届第一次全代会,这条文由现在仍常发表政论文章的创党党员林浊水等人起草,文字内容主张,透过公民投票实现台湾独立的理念,“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民进党之所以通过台独党纲,在于当时执政的国民党仍牢牢控制台湾社会的表里内层,民进党菁英认为唯有解构国民党法统神话,才有机会解放台湾社会力,争取执政。所以,与其说当时的“台独党纲”是要对抗彼岸的共产党,还不如说它是民进党为了要挣脱当时威权政府的强控制网罗所做出的论述。

但台独党纲很快地就面临挑战,主因是在90年代中期,台湾举行了它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总统大选,中国共产党将总统大选视为台湾迈向独立的前兆,因此发动飞弹试射,是为第三次台海危机。当中共对于台湾的威胁越来越具像,台独党纲越成为台湾内部选举攻防的箭靶,于是,为了帮助陈水扁在总统选举中胜选,1999年5月的民进党全代会通过非常著名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对“台独”重新诠释,内容写道:“台湾是一主权独立国家……台湾固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任何有关独立现状的更动,都必须经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决定。”

对民进党而言,台独党纲其实是“台独公投党纲”,加上决议文位阶视同党纲,后令又压前令,但凡外界现在问起民进党对台湾主权的立场,几乎都以“台湾前途决议文”作为标准答案。但反对者认为,台独的确还是民进党的党纲,如果真要以“台湾前途决议文”取代,那民进党何不干脆废掉这条已经“没有在用”的党纲?民进党坚持不废掉,就是民进党还有台独意图,也因此成为台海不稳定的渊薮。就连美国学界的知台派葛莱仪日前都认为,若赖清德当选,应该考虑重新审视“冻结台独党纲”提案,以提供彼此更有效的保证。(葛莱仪随即澄清她文章重点是“有效的吓阻,需要具备可靠的威吓和保证”)。

这个问题之所以不容易说清楚,在于“台独”本身从来没有一种明确的操作型定义。台独党纲式的台独(建立台湾共和国与制订新宪)固然是台独,台湾前途决议文式的台独(中华民国主权独立)也可以是台独;举办总统大选是台独(不是独立国家哪来总统大选),但不接受统一、不服从共产党领导也可能被视为台独(看看多少香港民主派人士被打成港独)。共产党不说清楚,是因为它从来都是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用“华独”来压制“台独”,用“B型台独”来打击“A型台独”,待主次敌人已经打成一团、奄奄一息,才是它出面收拾战果的时刻。

所以,要赖清德声明放弃或冻结台独党纲,以作为美中台三方的再保证情境是不存在的。不仅因为民进党过去20多年来已经透过它的政治实践实质地“冻结”了台独党纲,即使民进党真的声明放弃台独党纲,共产党也会立刻扎出另一个新的稻草人攻击民进党时时刻刻都有“独立的意图”。共产党向来以两手策略区隔主次敌人,必定“远交近攻”,离间台湾的蓝绿关系,才能攫取属于共产党最大利益。

不只如此,就连“台独是两岸交流最大障碍”的命题也是错误的。2009年,时任高雄市长的陈菊访问北京,与北京市长郭金龙会谈时,直接提到“我们中央政府马英九总统”;2013年,陈菊甚至再访天津、深圳、厦门以及福州。2014年,时任台南市长赖清德应邀参访上海拜访复旦大学,并当场说出“先有台独才有民进党”的名言。试问,共产党邀访赖清德、陈菊之前,不知道他们是“台独”吗?当时这两位民进党重量级人物可以是共产党的座上宾,而现在不行,差别仅在于中央执政的转换以及共产党实际的政治需要罢了。

台独在台湾只是一种合法的政治主张,保护每个人与政党倡议政治主张的权力,就是在保护台湾的民主;不允许共产党定义谁是“台独”,就是不允许共产党框限台湾人可以有什么政治主张,也是不允许共产党来定义台湾的民主。身为台湾的总统候选人如果没有这样的认知,还跟随中共的战争恐吓起舞,就有愧于他正在参选的职务。

因为有台独党纲的存在,所以加深了台湾前途决议文的纵深;因为有民进党这样的政治主张,也增添了国民党面对共产党的底气。民主可以是台湾面对共产极权的武器,时至今日,台独党纲存在于台湾社会的意义,早就与32年前截然不同,保留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对台湾是一件好事。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立法院长没有那么重要

陈嘉宏  2024-02-01

编辑推荐

给美国青年一份访华手册

胡平  2024-03-01

再论习李蔡中央“三人帮”

邓聿文  2024-02-29

习共合体与左毒乱华

桑普  2024-02-29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