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被民众骂的委员,或许可以多一些

一小时爸爸
2024-03-10
image
网络图片

春暖花开,两会又召开了。虽然可能各地的民众没有北京居民这样直观的体验,但即便没有发现快递限流,出门堵车,看看微博等热搜,也可以一起感受。

比如这几天的热搜中,就有不少都是两会代表、委员们提出的建议、提案。而热度最高的,就是下面这条了。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这个话题有超过2亿的阅读量,让提出它的政协委员甘华田,再一次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字。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微博上河南日报做了个调查,在2.1万名投票的网友中,1.9万都认为这个建议如果实施,会导致女性在招聘中被歧视,只有800多人认为不会。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所以需要感谢一下甘华田委员 —— 从微博上的讨论来看,这是近年来少有的,能团结绝大多数民众的事件。无论是民粹极右还是公知反贼;无论性别,无论省市,无论国内还是境外,对这个提案的反馈基本都一致:一起骂。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前面之所以提到是“再一次”,其实是因为甘委员最近几年的两会期间,多次曾经因为“热议提案”而登上热搜。

或许你还记得以下的一些新闻:

2022年,建议取消中考,10年义务制直接高考。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2023年,建议直接为第三孩提供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免费教育。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以及这个:建议追究诋毁中医药行为法律责任。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而对我来说,对于上面的这些被热议过的提案,有些是赞同,有些是反对,有些则是认为太脱离现实了。

昨天再次看到新闻里出现他的名字时,我萌生出去整理一下他过往提案都有什么的想法,想看看是不是有更逆天的建议。

不过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在上面提到的这些引发讨论或者争议的提案之外,他在这几年中,其实还提出了好几个我认为“相当正经”的提案。

比如今年他提出的提案中就有两个:

一个是关于青少年的死亡教育。他接受采访时认为,对青少年来说,死亡教育其实是一场最好的生命意义教育,只有认识死亡,才能更好地认识生命;只有正视死亡这个话题,才能让青少年对生命有所敬畏。死亡教育的最终目的是教会青少年如何去面对人生中的各种挫折,如何坚强地面对人生,促使他们珍惜生命、直面死亡,超越死亡,从而减少或杜绝青少年的自杀。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以及关于扩大生前预嘱试点的建议。新闻里他是这样说的:临床上常常遇到许多老年终末期患者都希望“我的死亡我做主”,签署“生前预嘱”,放弃“强行续命”的医疗救治,有尊严地离世。但由于目前不少地方“生前预嘱”还没有得到相关法律支持,即使签署了,也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医生敢执行。

(生前预嘱(Living Will)是指处于不可治愈疾病末期的患者,在本人清醒的时候自愿签署的,能让患者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愿,包括是否使用生命支持系统等,以尽可能保持自身尊严的方式自然离世的一份文件。)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之前也有不少,比如去年关于养老诈骗的提案。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建议6岁以下儿童免费医疗。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再之前还有关于建立国家罕见病诊疗中心的建议。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所以看完这些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如果他在提这些提案的时候,内容风格也和这次类似,甚至更极端些,再不切实际些:比如“强制进行‘生前预嘱’”;“高考加入死亡教育课内容”;“养老诈骗判死刑”……是不是能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议题呢?

当然,不管怎么说,“2年带薪育产假”都是一个挺扯的建议,如果真的实施,除非国家掏钱补贴,否则很容易导致严重的女性就业歧视。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个建议肯定是脱离实际的,被骂并不冤。

而且政协委员作为一个需要去为人民发现问题、提出批评建议的人,自己当然也不能害怕被批评。

所以本文也不是给甘华田委员洗什么白。全国政协委员,轮不到我一个自媒体来洗,就算有民主党派之间的渊源,我也不会这么自不量力。更何况在他的提案中,也有一些是我很想批评的。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我认为:甘华田委员的提案中存在不少问题,但有两点是对的:1,他在关注对民众很重要的社会议题;2,他肯主动跟社会沟通自己的提案,愿意被民众了解和评判。

每年三月,微博上似乎总是看到各种议案提案的热搜,但实际上只是一小部分 —— 即便只算政协,本届全国政协一共有2169名委员。每年这些委员提交的提案大概在5000件上下。因此虽然热搜刷屏,但数千名委员和他们的提案中,能被民众了解的,并不多。

政协不是人大,它没什么立法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简单地说,就是提提想法和建议。

如果有委员提出的意见和想法引发热议,上了热搜,甚至被全民骂,当然可以认为这名委员在这个议题上缺少研究,水平不够,没有提出让民众认可的方案。但也需要承认,他至少在关注民众生活中的“痛点”,并且愿意通过提案、建言的方式,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

甘华田委员这次的提案虽然引发批评和不满,但至少我们能了解他提案的内容。而如果他没有接受采访,不公布内容,我们是很难查到他每年提交了什么提案,连批评、评论的机会都没有。

至少我个人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找到能查询近些年的政协提案内容的平台。(政协官网的提案选登是更新到2016年初)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这也是为什么我虽然反对甘华田委员的这个提案,但却希望这种让普通民众能批评讨论提案的机会,可以多一些。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委员代表,通过媒体或其他方式跟民众沟通自己的提案议案,因为这本身也代表着他们愿意被民众监督的态度。无论民众是否对提案满意,给出的是赞扬还是批评,这都能成为有效的互动,都可以帮助委员更进一步了解民情民意,完善自己的提案。比闭门自己写要有意义得多。

如果非要在公开提案被民众骂,与民众不知道提了什么提案之间选。我希望前者更多一些。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一小时爸爸

猜你喜欢

说说北京半马事件

林孤  2024-04-21

编辑推荐

魏京生:房贷危机如何解决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