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投资印度这步棋失算在哪?

何清涟
2023-07-17
image
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图片来源:中央社)

Terry Gou注定是个话题人物,台湾这边还在继续炒卖他将于7月23日宣布连署参选台湾下届总统,大陆那边却多少带点幸灾乐祸意味在讲述郭台铭富士康集团兵败印度的故事,只因还希望富士康继续在大陆发展,缓解就业难题,不算大骂,只算小修理。

那么,郭台铭投资印度究竟失算在哪里?印度外资究竟面临什么问题? 

移师印度的底气:富士康养活了中国人

郭台铭的发迹是在大陆。携1600万新台币去深圳发展终成拥有净资产76亿美元的巨富,个人能力当然赤金足色。这能力主要体现在善于把握机会,一是知道政府公关技巧,要与工厂所在地的政府搞好关系;二是对大陆员工有一套管理方式,再加上后来傍上苹果公司这棵电子产品业界大树,郭台铭迎来了事业的黄金时代,成了“万亿代工帝国”。因为这个帝国太大,带来的就业机会多,就算2010年发生了工人十三连跳这种恶性事件,郭台铭也安然度过,中国不少内陆省份非常欢迎他去建厂。在这种情况下,郭台铭说出了那句饱受大陆人诟病的“大陆离不开富士康”。

郭台铭对大陆的二心萌芽于2019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后。郭台铭最大的“东家”苹果公司看到了中美交恶的风险,开始重组供应链。老板有命,郭台铭不能不从。苹果公司CEO库克为什么看好印度?据报导,2021年12月,印度政府曾宣布批准一项价值100亿美元的激励计画,向符合条件的显示器和半导体制造商提供高达项目成本50%的财政支援,以吸引半导体和显示器制造商,将印度建成全球电子产品生产中心。最终,这项100亿美元激励计画共收到3份建厂申请。它们分别来自韦丹塔-富士康合资公司、跨国财团ISMC公司(该财团把塔尔半导体公司视为技术伙伴),以及总部位于新加坡的IGSS风险投资公司。

其中两个进展不顺,英特尔2022年收购Tower半导体,ISMC的30亿美元项目陷入停滞。IGSS想重新提交申请,30亿美元计画也暂时停止。只有郭台铭的富士康投资继续进行。当时大陆盛传,郭台铭决定解雇32万大陆员工,将生产中心向印度转移,并称富士康要转走3000亿产能赴印建厂。大陆舆论一片骂声,说富士康依中国而富,现在却要投靠印度,忘恩负义。但很多人没注意到这条消息:郭台铭在满足苹果公司要求去印度建石的同时,拿出30亿在河南郑州建新厂,为自己留了条后路。

在过去三年里,富士康大力推动印度制造,然而结果却证明印度制造并未能如愿推进。在“富士康养活中国人”的良好自我感觉中,他可能根本不知道(也许是不想知道)印度的工会势力有多强大,印度工人不可欺,因此,印度工厂不小心出现员工食物中毒、员工抗议加班太多却给太少的工资等问题之时,他没料到会导致印度工厂停摆。再加上印度工厂产品的合格率只有50%,最终iPhone的产能靠中国大陆的工厂支撑。

从今年初开始,传出郭台铭将退出印度,这消息传了半年,终于成真。7月10日,富士康发布声明,已退出与印度韦丹塔集团(Vedanta)价值195亿美元(约合1410亿元人民币)的半导体合资公司。随后,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发布声明表示,后续将不再参与双方的合资公司运作。

高盛彩笔描就印度灿烂前景

说完了郭台铭“兵败”印度并从那撤军的首尾,接下来还得为他辩护一下,因为在印度有此遭遇的,绝非郭一人,比如苹果库克也算是企业精英中的翘楚,人家就特别看好印度。这当然与西方投行界翘楚高盛(Goldman Sachs)这些年对印度的持续看好有关。吉姆·奥尼尔(Jim O’ Neill)在2001年到2010年担任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以及经济、大宗商品和策略研究主管期间,发明了“金砖四国”(BRIC)这个词。他也没想到BRIC扩展得很快,加进了South Africa,成为BRICS之后,发展成地球南方国家的代表。2014年莫迪大选获胜后成为印度总理,奥尼尔还预测2015年后印度将发生重大的政策改进,经济增速将达到7.5%,比中国更快。尽管印度经济增长率并不稳定,2020年还呈-6.6%,但由于疫情期间中国经济下滑,2019年之后中美关系持续恶化,跨国资本为了避险,印度确实成了跨国资本包括中国资本的投资宝地,2022年,印度GDP增长6.7%,高于中国的经济增长率3%;按美元计算的2022年名义GDP达到约3.38万亿美元,超过英国,接近日本的8成。

这种情况下,看好印度是国际投行界的潮流。今年7月上旬,美国高盛干脆发表一个研究报告,宣示到2075年,印度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而美国将下降为第三名。届时,印度的GDP总量将达到52.5万亿美元,比同期美国的GDP总量高出一万亿美元,这份报告的主要负责人是印度经济学家桑塔努·森古普塔(Santanu Sengupta)。他在这份报告中说,印度的人口——印度最近以14亿人口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为经济增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因为其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是最好的。除了人口优势之外,资本投资预计也将成为印度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屈指一算,这位桑塔努·森古普塔先生预测的是52年以后的世界经济愿景,届时听到这预测的人大多数已经不在人世,谁也没办法证伪。

印度的前景虽然灿烂,此刻还是跨国公司的坟场

那么,印度的现实又如何呢?很不幸,目前,印度还是被称为“跨国公司的坟场”。

印度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从2014年至2021年11月,有2783家在印度注册的外国公司关闭了在印度的业务,约占在印跨国公司的六分之一,撤离的公司包括法国零售巨头家乐福、美国摩托车制造商哈雷大卫森和美国汽车公司福特等。由于外企在印度频频遭遇打压,印度也被称作“跨国公司的坟场”。据专家分析,外资企业在印度遭受的各种调查、处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魔幻”的印度法律制度所致。印度的法律可以用十五个字来概括:“高标准立法,普遍性违法,选择性执法。”

据专家分析,高标准立法并不是指印度的立法技术高,而是指印度的立法者要求守法者需要达到的标准非常高。印度《公司法》(Companies Act)法案本体就有近30章500条,基本每一条后面都跟著罚金、监禁等违法后果,而印度的执法部门一般不会主动通知企业更正其不合规行为,一旦违法行为被行政执法部门发现,其就会从违规第一日起开始计算罚金。

种种因素堆叠下,印度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依旧被认为是 “全球最难做生意的国家”之一。

在印度投资失败的企业不止郭台铭,仅中国公司就有小米、OPPO、realme和vivo等智慧手机制造商。这些企业都被罚以钜款。据印度《经济时报》13日报导,印度政府要求中国小米、OPPO、realme和vivo等智慧手机制造商任命印度籍人士担任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技术官等职位。此外,印度政府还指示这些企业将合同制造工作委托给印度公司,开发有当地企业参与的制造流程,并通过当地经销商出口。

如果认为这只是对中国公司的特殊关照,那就请看看微软、三星等的遭遇:在严格监管外资企业这件事上,印度倒也算同等对待。2008年,印度税务部门给微软开了张70亿卢比的“罚单”,IBM印度也曾在2013年被当地监管部门要求补交535.7亿卢布欠税税款,折合8.66亿美元。据称,印度监管部门认为IBM谎报了2009财年的营收。

三星电子不止一次被印度政府处罚。2014年,三星在印度被罚税2亿美元。2023年1月,印度税收情报局指控三星对远端无线电头错误分类,试图规避172.8亿卢比进口关税,约合2.12亿美元。

郭台铭左顾右望深感茫然

郭台铭目前正站一个十字路口上:左顾是竞选台湾总统,右顾是继续经商。从政对他是个挑战,但对一生喜欢冒险的郭台铭来说,很有吸引力。但台湾选民支持他的人实在不算多,估计除了发生奇迹,大概率他还得继续经商。去哪里呢?印度撤出了,美国也尝试过了。这些地方无论是劳动力成本之高还是工会势力之强大,都是他在驰骋中国大陆时没遇到过的,可能还是回归大陆最为轻车熟路。当年郭台铭曾说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建厂是为了给大陆人一口饭吃,这话引起痛诟。不过这不成为障碍,因为郭本来就在大陆留了根,最多被大陆人反嘲几句“还是富士康离不开中国”,这些言论,秘书不传递就等于不存在。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全文转自上报)

猜你喜欢

河南富士康,事情正在起变化

陈白bot  2024-05-21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