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拿不到退休金 中国“80后”心事谁人知

方泠卉
2024-06-16
image
上海一名推著回收车的老人。(Hugo Hu/Getty Images)

中国年轻一代不愿意交退休金的情况越来越普遍,中国的“80后”可能在尚未到达退休年龄时,中国的退休金就可能已经用完了。经济专家表示,中国退休金系统多年来一直藉政府补贴维持社保体系运转,延迟退休势在必行。

中国退休金“坐吃山空”?

美国之音报导,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报告说,全国城镇职工基本退休保险基金累计结馀将于2035年耗尽。未来30年,制度赡养率翻倍,养老保险支付压力不断增加。2019年由接近两个缴费者赡养一个退休人员,到了2050年,几乎是一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名退休者。

这份报告指,中国退休金结馀会在2028年开始出现负数的-1181.3亿元,2050年坠落到-11.28兆元。如果不考虑财政补助,这个数字会下降得更快,缺口也更大。

中国法定退休年龄为男职工60岁,女干部55岁,女工人50岁。也就是说,到了2035年,年纪最大的“80后”男性尚未到达退休年龄,退休金就可能已经用完了。

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表示,按照现行退休金收支比例,到了2035年退休金势必无法延续下去,因为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这是中共当局过往没有想到的。如果不设法堵注退休金的窟窿,“80后”将会拿不到退休金。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比前一年增约1000万,而介于16到59岁工作年龄的人口则近900万,比前一年下降0.5个百分点。

2022年10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二十大表示,要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但迄今未推出具体方案。这项可能的变动在中国引起哗然,反对声浪强烈。

延迟退休年龄是世界趋势,美国2021年将男女退休年龄从66岁逐步延长至67岁,并鼓励延迟退休。日本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2021年的一项法案为有意愿工作到70岁者确保就业机会。台湾法定退休年龄则为65岁。

中国当今的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蔡慎坤表示,现在有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一旦老年人再延迟退休,年轻人的就业市场更无望。他认为,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中国国有企业将利润注入退休金。

他说:“中国有庞大的国有企业,现在存量的资产已经达到百万亿规模,每年利润有好几万亿。首先把国有企业的利润全部注入到养老金,这是唯一的出路。”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Lardy)说,中国过去建立养老金制度的前提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活到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因此缴纳少量养老金即可维持这个制度。“但现在,他们迎来了一大批在50多岁就退休的人员,而且他们的寿命大大延长。”他说。

另一方面,拉迪指出,中国退休金制度建立时,退休替代率太高了,也就是说,受这个制度涵盖的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退休后可以拿到高额退休金,建立之初甚至能拿到原收入的80%,但是这个制度不包含农村人口和为非正规部门工作的人。直到现在,国企和政府机构人员退休后仍享有相对较高的替代率,这是这个制度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的退休金缴费比率相当高,工人需缴交薪资的12.5%,企业也需缴12.5%。

中共的疫情政策也加大了退休金制度的危机。中国企业在疫情期间可以停止缴纳社会安全金,拉迪说,这使2021年和2022年的社保基金缴款大幅下降,因为许多企业面临不裁员的压力。人们保住了工作,也许没有拿到全额工资,但他们不必支付12.5%的社保基金,公司也不必支付另外的12.5%,这对已经岌岌可危的退休系统来说,又是一次打击。

拉迪说:“我的观点是,社会安全体系基本上已经破产好多年了。从未累积任何大量的储备。他们每年支付的金额大致等于他们收到和贡献的金额,所以他们从未建立储备。他们让这个系统继续运转,不想削减人们的退休金,所以他们通过将常规财政收入转移到社会保障体系来维持这个系统。”

他说,中国当局应该效法美国,逐步提高退休年龄,每隔一两年宣布某个年龄层的人退休年龄提高一年,这样即将退休的人不会受到影响,退休年龄也不会突然增加五年。

“否则,社会保障体系将越来越消耗财政和常规财政资源,而财政资源占GDP的比例,实际上已经连续下降了近20年。因此,财政体系并不十分有力度,而用于支撑社会保障体系的资金已成为政府预算中的一项重大支出。”拉迪说。

年轻人不愿缴退休金

时评人蔡慎坤说,华人年轻一代不愿意交退休金的情况越来越普遍。

一方面是因为大家对未来已经没有信心,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失业。一旦失业,退休金缴纳不能中断,不但要补上自己的部分,还得交所谓单位的一部分,对年轻人来说负担更重。

另一方面是,中国养老系统采双轨制,只要不是在体制内就业,即使交满二三十年养老金,未来拿到的钱仍入不敷出。

猜你喜欢

程晓农:中国的养老危机

程晓农  2024-06-27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