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于反共?ASPI 担心被政府削减预算

黎辰
2024-06-11
image
ASPI

澳洲政府正在考虑改革政府对国家安全研究机构的资助,而美国著名政客和军方领导人纷纷支持颇具影响力的澳大利亚智库——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该智库以对中国共产党和国防政策的鹰派观点而闻名。 

2 月份,总理阿尔巴尼斯的部门委托前外交部秘书长Peter Varghese审查国家安全战略政策工作。此后,战略政策界一直猜测,此次审查的部分原因是希望控制堪培拉的智库ASPI,该研究所成立于 2001 年,由前自由党职员Justin Bassi 领导。 

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官员曾在 2020 年向 9News和悉尼晨锋报的记者提供的一份 14 项不满清单中,其中就包括政府为ASPI的“反华”研究提供资金。 

据称,高级政府部长对ASPI 的一些工作感到愤怒,包括其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指责政府在增加国防资金方面行动太慢,让国家暴露在风险之中。 

美国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委员会的高级成员、共和党人 Mike Gallagher 和民主党人 Raja Krishnamoorthi 在 4 月向 Varghese 的审查提了一份报告,表示:“美澳联盟从未如此强大,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等重要战略智库的工作。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是,像 ASPI 这样的智库的工作对于帮助政策制定者应对共同威胁以及维护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国家利益至关重要。” 

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副司令Stephen Sklenka 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他担心ASPI的资金可能会因此次审查而被削减,他表示作为印太地区的高级领导人和决策者,该研究所“在过去5年中,尖锐的分析帮助我更好地了解该地区,并据此制定了美国的作战战略。” 

“ASPI 不仅仅是一群思想家,而是一个由国家安全人员组成的研究所”,Skenka 还特别赞扬了该研究所关于新疆维吾尔族受压迫的研究,后来被外界广泛引用。 

ASPI定期发布政策文件、举办会议并提供媒体评论,每年获得约 800 万澳元的政府资助——超过其年度预算的一半,其它资金来自外国政府、国防公司和其他赞助商。 

该研究所在提交给审查的文件中表示,应该注意的是,“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和机构倾向于避免资助他们认为敏感的话题(尤其是涉及中国的话题)。”“因此,应该鼓励他们资助敏感话题的研究(包括那些可能惹恼澳大利亚的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 

反对党内政事务发言人James Paterson警告说,审查后对该研究所的任何资金削减都可被视为对北京的“屈服”。 

日前在堪培拉举行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会议上,国防部长Richard Marles被问及政府是否重视坦白的外部建议,他说:“无所畏惧的建议总是受欢迎的。” 

“这可能是我回避这个问题的方式,”他补充道,引得在场的国防内部人士会心一笑。 

Varghese 还在审查政府对其他智库的资助,如洛伊研究所、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防界消息人士说:“关于审查的内容和进展有很多议论。有很多人说这是针对 ASPI 的事情。政府对 ASPI 的表现一直不满意,询问它是否符合章程,花的钱是否物有所值。”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一句话泄露中共军队审计真相

看中国  2024-06-18

泽连斯基又要寄希望于习近平?

夜话中南海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