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愛的禮物

任英鳴
2024-01-03
image
老宅

寒暑數十又一生

幾多孤寡寂寞人

你我亦曾年少艾

還記關注弱勢群

老宅
老宅

小圖是一所在墨市近郊很普遍,很普通的古舊住宅。設計簡單,距今七、八十年,是四、五十年代二次大戰後留下的遺產。二次大戰後,全球百廢待興,澳大利亞亦是物資貧乏,猶其是建築材料短缺,住宅建築物一般實際,鮮有奢華。住宅大多數是單層,外貌是不甚起眼,方型或長方型仿英國式住宅設計,室內亦多是英國老舊弍住宅般,所有房、廳都有門,寒冷天氣就能関門套暖乎合經濟原則。但求能安身、避風躲雨,這樣的屋宇在墨市近郊地區多的是。如再深入細看,老宅日久失修,窗戶殘缺,油漆剝落,極待翻新。

殘破窗戶
殘破窗戶

這老宅是筆者的老街坊,九十多歲老人積夫的居所。積夫老夫婦在上址居住大半世紀,只見兩老一向同出共入,一起修花剪草打理園藝,或攜手外出購物、散步,偶遇見都微笑點頭,停步閒談,親善問候,十分友善的老鄰居。老夫婦無兒無女,亦甚少見訪客,只見兩老相親相愛,互相關照,是少見幸福的一對。

人生過程,悲歡離合,月圓月缺,好景不常,近十年前吧,老太太因病離世後,積夫只剩一人孤單獨居。老人為人和藹可親,永遠笑面迎人,偶爾又爆出一兩個笑話,一不慎防你可能就是他笑話中的主角,筆者亦曾 ” 中招 ” 多次。獨居太久總不是好事,在街上碰上積夫,總被他牽纏著不放,東拉西扯閒聊。筆者來自香港,正是老廣所言:雞喙不斷。今時今日人人百忙,有誰真想與老人瞎扯,浪費時間呢?

數月前,很不幸,老人積夫不慎在前園跌了一交,敞臥地上不能動彈,大半天始被途人發現,送院救治。老年人跌倒是非常危險的事情,猶以獨居老人為甚,錯過救冶時間一般生存率不高。很不幸,數周后積夫老人離世。

老人去世後因無至親,街上另一鄰居一向曾為老人辦理打點小事,如恊助老人購物,順風車接載等順理成章成了 “関注老人” 的聯絡人。據聞老人離世後,聯絡人的電話鈴聲不絕,関注老人的遠近親戚,以前從未露面,如今此起彼落,如蟻附膻,紛紛致電聯絡人,查詢老人的狀況;查詢老人的狀況倒不如說是查詢老人的遺產狀況、老人的遺囑,更為適合。

稹夫的積蓄有限,但是積夫的老宅雖是日久失修殘缺破爛,看似是一無是處,可是老宅占地極廣,近千平方米;在今日,近郊土地大可以以寸金尺土來形容地價也不為過。拍賣當日,周六早上,天朗氣清,一向門前冷清的殘破舊宅前,數十人聚集,不少是本街住戶趁熱鬧,更有不少衣屣光鮮,目光炯炯,在人群中,鶴立雞群伺機出擊的狩獵者。一向和諧清淨的住宅小街,今日何等人聲鼎沸,競投熱烈,多人多次拉鋸戰後,勝利者終以一百五十餘萬成交。一百五十餘萬可算是一筆可觀遺產了。

積夫的遺囑終於在一眾関注老人的遠近親戚前揭曉。其實,積夫生前老早巳立下遺願,他巧將所有財產一分為三,受益人分別是防癌研究總會、墨爾本博士山醫院以及防止虐畜會各占其一。所有一眾”関注”老人又鮮曾露面、鮮有探防老人的遠近親威無一人獲利,無一人能染指。

筆者不禁想起以前與老人閒聊時,他多次自我嘲諷,開玩笑說:There’s a will, there’re relatives。筆者暫且將這英彥譯作:有遺囑定有親戚。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句英彥本來是: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有意願定有方法)。可見老人極具幽默亦深感世態炎涼,無親人関懷的刺痛。老人的殘破舊宅在老人明智快擇下,不是小眾親戚,而是廣大的你我、病人、動物、眾生受恵。

積夫,謝謝你惠贈我們的大愛禮物。

猜你喜歡

【讀者投稿】阿里

任英鳴  2024-02-27

編輯推薦

中國A股慘綠 上證失守三千點大關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25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