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政府的承諾

周鳴
2020-09-12
image
1963年以前下鄉的廣州知青都有一張四年戶口保留證,1964年及以後下鄉的知青全都沒有這張戶口保留證。(圖片來源:供圖)

廣東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在1961年已經開始,1961-1963年的廣州知青手裡都持有一張由廣州市公安局發出的「四年戶口保留證」。政府承諾:廣州知青下鄉四年後,可以憑此證回廣州重新入戶。可是,誰也沒有料到,四年後的1967年,文化大革命已經開始了……

廣東的知青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有戶口保留證,另一類沒有。

1963年以前下鄉的廣州知青都有一張四年戶口保留證,1964年及以後下鄉的知青全都沒有這張戶口保留證。

戶口保留證(1963)

「四年戶口保留證」是廣州市公安局發放的,政府承諾,知青下鄉四年以後,可以憑籍這張戶口保留證回城,有關部門將給予辦理重新入戶手續並安排工作。

因為這個原因,寶安海水養殖場的廣州知青便分為兩類,1963年來場的知青,懷裡都揣着這張四年戶口保留證,1964年及以後來場的知青都沒有這張證。

四年後的1967年,正是文化大革命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公檢法系統已經被砸爛,公安局長成了牛鬼蛇神,辦公大樓已經被紅衛兵占領,當權派們個個自身難保,誰還顧得上這張「四年戶口保留證」?

養殖場有些知青不甘心,他們拿着這張戶口保留證跑到廣州市公安局,要求入戶。

占領了公安局辦公大樓的紅衛兵小將,乜斜着眼睛瞥了瞥那張發黃的小紙片,對那些拿着保留證的知青們嗤之以鼻:滾,快滾回農村去!這張戶口保留證是修正主義的尾巴,是劉少奇和陶鑄發給你們的,你們有意見就去找劉少奇和陶鑄吧!

知青們原以為在農村辛辛苦苦熬了四年,好不容易才熬出頭,本想堂堂正正地回廣州當工人階級,可沒想到卻等來一句「你們去找劉少奇和陶鑄吧!」

上哪兒找劉少奇和陶鑄啊?劉少奇不是已經成了叛徒、內奸和工賊嗎?陶鑄不是也成了修正主義分子嗎?

知青們雖然為政府的不講誠信而憤怒,但這能怪政府嗎?政府官員早就被紅衛兵小將奪權了。

知青們欲哭無淚,那張四年戶口保留證已經名存實亡了。沒有城市戶口,也就沒有糧食供應,也不可能有工作安排。知青們很無奈,但也很不甘心,他們占領了廣州市糧食局,還帶上一具棺材,表示決心不惜一死,要求恢復他們的糧食定量供應。但是,糧食局也早就被紅衛兵們廢了,糧食局長也不知在哪個牛欄里蹲着挨斗,誰顧得上他們有沒有米吃!

寶安海水養殖場的知青們在廣州鬧革命未果,再加上養殖場也派人前往廣州,勸說這些手裡拿着修正主義尾巴的知青們,勸他們要鬥私批修,回養殖場紮根農村一輩子幹革命。最後,大部分知青都不得不垂頭喪氣地返回養殖場抓革命,促生產。

四年戶口保留證就這樣成了一張廢紙,有些知青當場將這張廢紙撕毀,有些則扔進了火爐,也有些為了表示與修正主義決裂,將這張廢紙上交革命委員會。林先生是惟一仍然持有這張四年戶口保留證的廣州知青,因為他在1965年參軍入伍,復員時無須這張保留證就直接安排回廣州入戶,所以這張四年戶口保留證在他的抽屜里一直保存至今。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中國A股慘綠 上證失守三千點大關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25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