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整 那場埋葬動態清零的白紙革命

法廣
2023-11-26
image
(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白紙革命」像一場突然而至的颶風。

2022年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一幢高層公寓發生火災,至少10人喪生,9人受傷。許多目擊者直指嚴厲的封控防疫措施阻礙了消防隊及時救火。次日,這座全中國維穩最嚴厲的維吾爾自治區省會,爆發了全城抗議。

嚴厲的封控防疫措施有一個官方名稱:堅決清零不動搖! 這是習近平黨中央的防疫政策,儘管當時流行的奧米克戎變異病毒已被專家公認傳播迅猛,病毒很輕,許多國家先後採取開放防疫,中國卻變本加厲。

各地的官僚仍在嚴格地執行最高指示:堅決清零不動搖。西安封城、鄭州封城、上海封城,東北封省,經濟凋敝,人民受到廣泛地壓制。漸漸有人明白,清零不動搖已經不是醫學意義上的防疫舉措,而是習近平要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所有人之上,誰不堅決執行,誰就可能被指不夠忠誠,不僅升官無望,且有丟掉烏紗帽的風險。而去年更是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年,習近平為了絕對保證黨內沒有人對他廢除黨規開啟第三任異議,層層壓制,處處封鎖的動態清零形同於「異議清零」、「反對派清零」。

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的這場火災慘案,終於挑動了中國人憤怒的神經,悲傷中悼念死難者的人們立即把憤怒的矛頭指向「清零」政策。從烏魯木齊到上海,從北京到南京,在全國數十座城市罕見地爆發了自1989年六四運動以來絕無僅有的全國性抗議風潮。

清零殘酷,中國的政治環境更殘酷,因言犯罪輕而易舉,以青年人為主的反抗者發明了白紙抗議,於無聲中,於死一般的沉寂中,在街角,在路口,在校園,舉起手中一張白紙抗議, 簡潔、明了,一切都在不言中。

上海民眾選擇在烏魯木齊中路悼念,11月26日深夜,消息靈通,理念趨同的人們巧妙地選擇了這個與新疆烏魯木齊同名的繁華大道。深夜,人越聚越多,從無聲變有聲,人們齊聲高喊口號,表達政治訴求。

那個晚上中國人在烏魯木齊中路喊出的口號讓世界震驚,因為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幾乎沒有聽到過這樣眾口一聲要求中共及其最高領導人下台的口號:「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

白紙運動雖然迅速從場面上消失,但它留下了巨大的震撼力。在一些觀察家看來,首先,它公開揭露了三年「動態清零」的荒唐荒誕;其次,它挑戰了堅持這一政策的在二十大登上權力頂峰、獨斷專行的習近平;第三,上海深夜的激烈抗議凸顯了這座中國的經濟首都如何淪為動態清零的犧牲品:上海主政的李強百分之百遵從習近平的旨意,採取了比其他任何城市還要殘酷的清零措施,幾萬乃至十幾萬追趕人們強制其隔離的「大白」成了這座城市恥辱的記號……而這一切都未影響李強擔任政治局常委並在幾個月後擔任總理。

11月27日晚上,數百名北京青年人聚集在亮馬河畔點燭追思烏魯木齊死者,守夜的人越聚越多,超過千人,人們開始集體念誦幾周前彭立發在北京四通橋貼出橫幅標語:「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從26日起至28日晚,共有至少22個中國城市爆發了至少43起抗議活動。

白紙運動發生十餘日後,中共於12月7日左右悄悄取消了清零,11月29日還發表評論要求「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的人民日報,突然得了健忘症。抗議者們沒有給當局一個「體面」的按照自己的日程表宣布「清零取得全面勝利」的機會,習近平從此再也沒有在任何一次會議上提到「清零」二字,好像清零已成為一個恥辱的記號。

清零在抗議聲中突然終結了,當局沒有為此做好任何準備,疫情雪崩式席捲,一時藥物奇缺,醫療資源遠不夠用,年老體衰者得不到及時治療,死人無數,殯儀館屍滿為患,火葬場外排着長隊……官方只承認八萬多人死亡,但包括西雅圖的福瑞德哈金森腫瘤研究中心及其他海外研究機構保守評估,僅在突然取消清零後的兩個月內就有將近兩百萬人超額死亡。

清零帶來的經濟的社會的政治的後遺症是深重的,「白紙革命」帶來的影響卻是深遠的。

猜你喜歡

里里外外都在等中共破局

顏純鈎  2024-05-05

離世35周年 胡耀邦影響今何在?

美國之音  2024-04-15

編輯推薦

魏京生:房貸危機如何解決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