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讓毛澤東後代經濟上翻身,政治上揚眉吐氣

夜話中南海
2023-10-12
image
1954年,毛遠新、毛澤東、江青、李訥。(維基百科)

當年毛澤東與江青所生的女兒李訥及毛澤東的外孫王效芝在毛澤東去世之後的悲慘境遇都已經因為習近平對鄧小平的否定而苦盡甘來。習近平親自指令讓李訥事實上享受到了副國級退休待遇的同時,也把鄧小平生前最疼愛的長外孫女鄧卓芮的夫婿抓進監獄……,一愛一憎,分明無比!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習近平已經替毛澤東後代成功向鄧家復仇》中已經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到了從1976年10月毛澤東去世導致毛夫人江青及其一票政治追隨着因「反革命罪」被關進大牢之後,罪犯家屬之一,即毛澤東和江青的唯一後代,時任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李訥被「分配」進中央警衛局「宿舍」長達五年時間……。

1981年,隨着汪東興親自向李訥宣布「審查」結束,「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重新安排工作」之後,李訥開始了她相對自由的平民生活。之所以說相對自由,是因為她的「江青女兒」的特殊身份,決定了她的當時對外聯繫都是要被批准才可以進行的。

相信許多人都知道正是毛澤東當年的衛士長李銀橋和當年在延安為江青和李訥使用過的保姆韓桂馨夫妻的相助,才有了李訥維持至今的二婚生活。而曾經在中國內地得以公開發表的韓桂馨的親筆回憶文章中也是不經意地透露了他們夫婦為造訪李訥,也還需要「設法」,最終是李銀橋憑自己當年中南海鏢頭的老資格才打通了時任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的關節,得以成行。

當時,已經被毛澤東趕在「文革」前安排到天津工作的李銀橋被中央警衛局推薦為毛澤東紀念堂管理局的副局長。回北京後的李銀橋和韓桂馨第一次見到李訥的地點,居然是北京遠郊區昌平縣的醫院。

韓桂馨回憶文章中描述的原話是:「……平房,房子不好,病房裡只有床和硬板凳。李訥一眼就認出我們來了,很熱情,叫我小韓阿姨,叫他銀橋叔叔。我們就在病房走廊的長椅上坐下,簡單談了幾句話。」

如上這幾句得以在中國內地通過審查、公開發表的回憶內容,看似輕描淡寫,但我們至少可以從中得出的判斷之一是當時的李訥是被監控的,所以連毛澤東曾經的衛士長和她李訥曾經的保姆雖然被恩准到遠在昌平的醫院裡看望李訥一次,也只能「簡單談了幾句話」,和探監無異!

韓氏的回憶文章中還說:「李訥回北京後,住在太僕寺街,我便常去看望她。她日子過得難,身體不好,主要是婦科病、膽結石。獨自帶一個孩子,家不像家,買了糧食拿不回來,就買個小車推回來,母子倆再把糧抬上樓。我看到這情景,心裡很難受,我想起生活在毛澤東身邊時的往事……「

十幾年前中國內地公開發表的《「紅色公主」李訥生平》一文中透露:「一個時期,李訥的工資才70多元,日子過得很緊。每天只買一毛錢肉,兒子長得很瘦。家裡的被子,一人一條,一半鋪一半蓋。日子最緊時,李訥忍痛把一些用不着的書賣給舊書店,用以應急。後來中辦對她的生活給予補貼,李訥的日子才好過一些。」

而這裡說的中辦對李訥生活的「補貼」是由何而來,還要從事情的源頭說起。

話說李訥在父親去世之後的頭五年裡,雖說是被變相監禁,沒有自由,但卻也和當時正在秦城監獄裡的生母江青一樣待遇,不但衣食無憂,看病住院也是一切公費。

宣布審查結束,被當時的中辦中央辦公廳就地安排中辦下屬的秘書局資料圖書處工作後,雖然工作是無比輕閒,甚至是完全無事可做,但醫療費用上卻出了問題。

從昌平醫院回到北京同時也就結束了醫療全部免費的待遇到一九九一年五月江青自殺前,李訥因為多種慢性病需要同時治療和保養,前後花了數千元醫療費。她自以為所謂「公費醫療」的「社會主義優越性」仍然沒有被他父親的叛逆者取消,所以開始並沒有着急。但到「單位」報銷時,單位會計向她出示有關財務規定,說明她的藥費中有一大部分屬於「公費醫療」制度規定不能報銷的「自費藥品」……

當時的李訥眼看已經因為看病欠債,萬般無奈,只好硬着頭皮給中共中央寫了一封信,詢問她父親毛澤東生前的財產,尤其是稿費,她自己是否有權繼承一部分。她表示自己不敢奢望多要,只希望如果能同意她從父親過去的稿費中支取數千塊錢,彌補因治病而欠下的虧空,她即感恩不盡,相信她父親之後的「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領導集體」對她恩重如山了。沒成想 報告交到鄧小平處後,鄧小平冷漠地說了一句:毛澤東生前的財產,都是黨和國家的財產,任何個人都不能隨便支取。

我們從局外人的角度客觀評價鄧小平當時的這個表態,至少從邏輯上是站得住腳的。既然鄧小平在接受法拉奇採訪時即已經明確表示繼續堅持毛澤東思想是因為毛澤東思想是包括他本人在內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的「集體智慧的結晶」,那麼毛澤東生前數以億計人民幣的稿費中的絕大多數都是《毛澤東選集》的稿費,理論上當然應該是歸「集體」所有,毛澤東的後代自然沒資格繼承。

李訥要求提取父親毛澤東生前稿費積蓄一事被鄧小平拒絕後,通過自己北京大學歷史系同班同學,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向楊尚昆求救,楊尚昆對自己家人說了一句「小平同志在對待主席後代的問題上太不厚道」。

說起來這個楊紹明曾經是毛澤東和鄧小平兩個前後「第一家庭」的御用攝影師,從少不更事時起就與李訥以姐弟相稱, 考進北大歷史系後還因為李訥的因病休學兩年而與其成為同班。

但是,就是當年在鄧小平手下貴為「九千歲」的楊尚昆和他當時進出鄧府與出入自家門一樣方便的長公子楊紹明,也沒能勸動鄧小平對待毛澤東和江青後代 「得饒人處且饒人」,足見鄧小平生前對毛澤東和江青的內心仇恨之刻骨。

也正是因為深知鄧小平的內心所願,當然也不排除是當年已經兼任中辦副主任的時任中央警衛局局長楊德中和鄧辦主任王瑞林的暗中指使,李訥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長期一直被中辦系統暗中刁難。以至和王景清的結婚申請都被壓了好長時間,才被自己所在處的處長給催辦出來。

顯然是因為擔心惹惱鄧大人,所以李訥二婚時楊尚昆和楊紹明竟然不敢到場。一時間內心愧疚的楊尚昆想起巧克力糖曾是李訥的最愛——在那全中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都從未聽說過「巧克力」這個詞彙的年代裡,於是便遣部下悄悄給李訥送去了一包巧克力糖豆和一床大紅色被面,算是賀喜。

筆者曾經在過去發表過的相關內容的文章中分析過:鄧小平自執掌中共實際領導權後,不但一直沒有徹底否定毛澤東,反而還在其「四項基本原則」中的「堅持馬克思主義」後面補充一句「毛澤東思想」。但事實上鄧小平這樣做不過是為了在中國大地上借毛澤東之屍來還共產黨之魂,而從其內心世界來講,他鄧小平實在是恨透了毛澤東。上面這則小故事充分證明了當年的鄧小平對毛澤東的仇恨確實是已經到了無已復加的地步。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習近平已經替毛澤東後代成功向鄧家復仇》在文學城網站轉載之後,有網友留言道:「我看老鄧其實並不壞, 三起三落還不是老毛害的, 提着腦袋給毛幹了大半輩子, 還要住監房,煤球廠幹活。 老鄧給毛一些報復是合理的, 並沒有走極端, 沒有學着漢武帝司馬懿朱元璋那樣抄家滅族。背後的邏輯就是你不殺我我也不殺你,你折騰我我也折騰你。」

此話有理!想當年,毛澤東因為自己的長子死在朝鮮戰場而遷怒於彭德懷,終於趁「文化大革命」的機會讓這位「共和國元帥」落到了死無葬身之地的地步。日後,鄧小平因為自己的長子在毛澤東夫婦發動的「文革」中成了終於不能再站立起來的殘疾人而遷怒於毛澤東的後代,終於讓風雲一時的「共和國第一公主」一度落魄到了無錢治病的可憐地步……。

再繼續說當年鄧小平一句話即斷絕了李訥對毛澤東財產的合法繼承權之後,,因看病欠錢無力償還的李訥為此仰天長嘆,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冤冤相報,什麼叫世態炎涼。無辦法好想的時候也曾打過生母江青的主意,無奈江青入獄後精神一直處於半瘋癲狀態。每次探監李訥還沒有張口,江青就教導不要忘記父親關於「艱苦樸素」的教誨。幸好不久江青去世,有關部門通知李訥,她自然是江青遺產的合法繼承人,江青生前的存款可以由她辦好手續後領走。

實際上,江青留給李訥的存款就是一九八零年中共宣判江青等人時公開對外宣傳的,江青在毛澤東生前通過張玉鳳簽字才要到的那三萬塊錢。

按照中共當年的公開宣傳,江青當時要到了那三萬塊錢後,還大吵大嚷嫌太少。毛澤東為此非常傷心,當着張玉鳳的面淚流滿面。日後如果毛澤東的在天之靈知道了當時他不情願給江青的那三萬塊錢最終竟成了自己親生女兒的救命錢,也許就會原諒江青了。

一九七三年,毛澤東曾給一個福建蒲田縣的小學教師回過一封信並從自己稿費中拿出三百塊錢送他。信中說:「……寄上三百元,聊補無米之炊。」與之相比,扣除物價上漲因素,李訥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所得的這三萬元也算是筆不小的數字了。

這筆錢可能就是《「紅色公主」李訥生平》一文中所說的當年中辦給李訥的所謂「生活補貼」了。

回想筆者三十年前寫作《中共太子黨》一書的那個時段,當時雖然「六四」鎮壓才過去了三幾年,但當時整個中國大陸的政治環境相比如今的習近平治下,可謂寬鬆得太多太多了。僅舉一例,那就當時敢於用寫信、發郵件,或者電話上直接談論方式向筆者提供信息的知情者有很多,根本無需擔心筆者將他們提供的信息在海外公開發表會給他們帶來什麼不利的政治後果。現如今,他們中的一部分已經陸續不在人世,在世的即使身在國外或者香港者,居然都不敢再對筆者多說什麼。至於仍在國內的幾位,恐懼到了乾脆把筆者的微信拉黑的地步。

如上這些人中的某一位也是中共元老的後代,也是中共高幹子女中最早在美國定居的那批人之一。去年才在美國去世。她三十年前就曾對筆者說過,她所知道的鄧小平拒絕李訥繼承毛澤東稿費的背景是當時的鄧家上下正在謀劃鄧朴方的婚姻大事。

一九九一年八月初鄧朴方到香港時是第一次攜妻同行,向外界證實了他已經結婚的消息。他的妻子叫高蘇寧。婚前是北京市民政局衛生所的醫生,,比鄧朴方年輕八歲左右,有過婚史。

而按照中國內地作者權延赤《鄧朴方與「康華」》一書中的描述,鄧朴方在建立了殘聯,成立了康華期間即對身邊朋友表示了結婚的意願。他表示:我現在的身體情況,生活無法自理,每天都要擦身,要清理大便、尿袋,總得有個人照顧。現在老爺子還在,怎麼都好說,老爺子不在了怎麼辦?誰照顧更合適?只有愛人才行……。

也就是在這個為鄧朴方考慮特殊的婚姻大事期間,毛澤東和江青所生的女兒提出要繼承毛澤東的稿費,怎麼可能不在鄧小平處碰壁?

不過呢,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大地再次乾坤倒轉,如今的李訥和毛澤東家族的所有在世者都已經經濟上徹底翻身,政治上更是揚眉吐氣。欲知詳情的讀者聽眾,請到自由亞洲網站查找筆者過去的文章《「習近平大哥是毛遠新最好的朋友」》、《鄧小平的階下囚,習近平的座上賓》等,對照閱讀。

本月3日,我們自由亞洲網站刊登了《”私營經濟退出”論後再有奇文 毛派人物促”凍結私企財產”》一文,正是此文中所介紹的毛左領軍人物張宏良,曾於2016年6發表《習總比我們傳說中所做得更多》一文,文中說:2013年毛主席誕辰120周年,習總設家宴宴請毛主席的女兒李敏李訥,還有毛主席的秘書張玉鳳。習總夫婦站在寒風中親迎毛主席的女兒前來赴宴。吃飯過程中習總得知,李訥夫婦由於身體不好,經常吃不上飯,第二天便派去了一位廚師,專門為李訥服務。此舉讓許許多多的毛派群眾感動不已,春節時紛紛把習主席的畫像和毛主席的畫像一起請回家中,以示景仰。

昨天下午和這位毛家後人聊天中才知道,習總做得我們傳說中的更多。當時習總不僅派去了一位廚師,同時還派去了一位司機兼秘書,以及兩名保衛,一位負責外出保衛,一位負責家庭保衛。如此一來,李訥的生活算是有了着落,全國毛派群眾心裡也算是有了着落。

要知道,公派廚師、內衛和外勤雙警衛,再加司機和秘書,這是中共政權副國級的退休待遇。如此超規格地優待毛澤東和江青的後代的同時,習近平卻是把鄧小平生前最疼愛的長孫女鄧卓芮的夫婿吳小暉打入天牢,同時完全剝奪了鄧家第四代中的老大吳鄧卓的安邦公司億萬資產的唯一繼承權。這是何等的愛憎分明!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猜你喜歡

給美國青年一份訪華手冊

胡平  2024-03-01

編輯推薦

再論習李蔡中央「三人幫」

鄧聿文  2024-02-29

習共合體與左毒亂華

桑普  2024-02-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