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動態不尋常,顯露習政權危險動向

陳破空
2024-02-29
image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圖片來源: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今年2月21至22日,二十國集團(G20)外長會議在巴西城市裡約熱內盧舉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罕見缺席了這次會議,中方派出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代為出席。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這樣解釋:「王毅外長因日程原因難以出席此次會議,委派馬朝旭副部長代表中方出席。」

這一變更和說法,一度引發外界紛紛猜測:王毅是否出事了?畢竟,二十大之後的中共政治,官員突然缺席會議、旋即失蹤成為新常態。先後有外交部長秦剛和國防部長李尚福從缺席到失蹤,如果這樣的情節也發生在王毅身上,從缺席到失蹤,大概也不會讓人覺得太驚奇,或許,還符合國內外很多人的期待。

但王毅的動態顯示,他並非出事了,而是另有任務和意圖。2月間,在先後出席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訪問西班牙和法國之後,王毅於2月21日回到北京。就在二十國集團舉行外交部長會議的同時,2月22日,王毅現身北京,出席在那裡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秘書處成立二十周年的招待會,且是會議主角。

可見,王毅有意錯過二十國外長會議。在此,王毅,其實是習近平或習政權,向外界發出一個信號:不在乎二十國集團,更在乎上合組織;降低中國在二十國集團的參與度,而強化中國在上合組織的參與度。

鑑於二十國集團是美國牽頭建立的國際對話平台,上合組織則是中共牽頭成立的另一個國際對話平台,王毅和中共的這個特別動作,顯示,中共有意另起爐灶,與美國分庭抗禮。其實,早在去年9月,習近平本人就帶頭玩了一把:前所未有地缺席了在印度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首腦峰會,而由毫無話事權的總理李強代替出席。當時,遭眾多國家制裁、抵制和國際法庭起訴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也缺席此會。習近平的缺席,還有中俄配合之意。

習近平和王毅的動作,有意突顯了當今國際地緣政治的現實:中美各自牽頭形成東西方兩大陣營:上海合作組織對上二十國集團或七國集團。這實際上就是新冷戰的格局。這一新冷戰格局,不僅在客觀上成立,而且在北京的主觀推動下成形。

新冷戰,既可能是舊冷戰的重啟,也可能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前奏。伴隨着習近平和王毅等人的不尋常動態,中共方面展示一系列危險動向,尤其針對台灣。自今年1月13日台灣大選後,中共的挑釁和危險舉動,一個接一個。

1月30日,中共方面宣布,從2月1日起,取消設於台海中線西側民航M503航線從北向南的飛行偏置,啟動銜接M503航線的W122、W123由西向東飛行。中共藉此再度宣稱:不承認海峽中線。

2月14日,四個漁民,駕飛艇沖向台灣控制的金門海域。— 遭台灣海巡署攔截和追捕途中,飛艇翻覆,這四人落水,被救起後,其中兩人因溺水不治身亡。

2月19日,中共多艘海警船尾隨一艘行駛於金門、廈門之間的台灣觀光船「初日號」;稍後,中共多名海警突然強行登上這艘台灣觀光船進行所謂「檢查」,當場驚嚇台灣觀光客。

2月25日,事態繼續升級,北京宣稱:中共海警將「在金門附近海域開展執法巡查」,並否認金廈之間存在「禁止、限制」水域,聲稱從此「常態化執法巡查行動」。接連幾天,中台兩方多艘武裝艦船在金門海域緊張對峙。

這是中共特色的碰瓷。聯想到1979年的中越戰爭,中共大規模入侵越南前夕,就上演了一系列碰瓷鬧劇。但在當時中共的黨報上,卻密集報道為越南襲擊中國漁民、毆打中國邊民、驅逐旅越華僑,頻率極高,幾乎每天發生、每天報道,目的是激起並激化中國內部的民族主義情緒,培植對越南的仇恨,為即將發動的侵略戰爭造勢。果然,侵越戰爭於當年2月17日打響,20萬中國軍隊越過邊界,深入越南境內作戰,中共竟稱之為「對越自衛反擊戰」。

近期中共對台灣密集而步步升級的碰瓷動作、以及在黨媒黨報的顛倒宣傳,酷似當年中共入侵越南前夕的調門和氛圍。台灣和國際社會不得不警覺,中共可能隨時對台灣發難。2024年,就有至少兩個最危險的時間點:5月20日台灣新總統賴清德宣誓就任之日或前後鄰近日期;11月5日美國總統大選之日或前後臨近日期。

除了對台灣密集而不斷升級的碰瓷之外,今年2月,農曆新年前夕,習當局突然在國內發動大規模強制徵兵,各地發布的徵兵文件,要求以大學生為重點,農村「不留死角」,外出務工上學都動員徵兵役,新兵年齡放寬到24歲、甚至更多。習當局此舉,意圖一箭三雕:大規模擴充軍力,為攻台做準備;解決大學生和農村青年失業、待業、躺平問題;瓦解00後的抗爭,他們曾是2022年底白紙運動、白紙革命的主力軍。

一旦中共武力犯台,美日等民主國家必協防台灣。習政權對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公開叫板,以及對台灣肆無忌憚的霸凌、挑釁、碰瓷,完整詮釋了習政權孤注一擲的野心和自我勾畫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圖景:中共悍然攻台,不惜與美國決戰,並以俄國為後盾。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