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籍人談中國「聞所未聞」的反「清零」示威

法廣
2022-12-02
image
上海民眾在街頭抗議。(視頻截圖)

中國反清零政策抗議活動還在繼續。《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12月1日刊出兩名上海外籍居民的這一段的經歷。兩人講述說,大部分居住在中國的外國人已經離開了這個國家。上海居民如此憤怒的原因和區委會封控政策不規範有直接關聯。

《赫芬頓郵報》採訪了一位在上海居住了9年的法國人-瓦朗坦 (Valentin)和在上海居住了長達13年的意大利女性-朱莉婭(Julia)。瓦朗坦 (Valentin)告訴美國記者,從清零政策實施三年以來,每個星期都有新花樣,我們無法預見後幾天會發生什麼。

朱莉婭(Julia)告訴美國記者,三年多以來,她從來也沒有像最近這樣看到中國人敢上街抗議。她周六晚凌晨兩點在示威人群中。親耳聽到有的上海人竟然喊出: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的口號,她為之一震。

這兩位外籍人告訴媒體,最近在上海的抗議活動是「聞所未聞」的。 這顯然是自新冠大流行開始以來對中國採取嚴厲封控措施的結果,特別是2022年3月底至6月初最後一次封控,讓民眾受不了了。瓦朗坦 (Valentin)告訴記者:從二月份的奧秘克戎到隨後的 Delta變種病毒,全國搞了好幾次封控。有的封控時間說好的是四天,而執行起來比預期的長得多。

意大利籍朱莉婭(Julia)告訴記者:本來宣布4月4日開始的封控,提前到3月29日。嚴格的封閉措施不讓居民踏出自家門半步,當然接受請執行的日常檢測是例外的。

朱莉婭(Julia)分析說,不能出門買必需品是讓大家憤怒的一個主要原因。一封閉所有的商店就關門了,食品是買不到的,網上購物也不可能,因為不讓送上門。軍人送水、送吃的要等整整兩個星期的時間。

朱莉婭(Julia)有着很不愉快的回憶。她說,封控來得太突然。我的食櫃裡有一個紅蘿蔔、兩顆圓白菜、兩個洋蔥、一棵大蔥。在大家無法買到食品的情況下,黑市猖獗。

朱莉婭(Julia)不明白為什麼有的人有特許可以買到食品。這些倒買倒賣的人把蔬菜藏在大衣里高價賣給民眾。她還回憶說:我在黑市買了兩個梨、幾個橙、一串葡萄,他們要價近300元人民幣。

朱莉婭(Julia)回憶說,出不去的人只好集中在陽台敲鍋碗瓢盆。上海人不再沉默了,冒險又有什麼大不了的!朱莉婭(Julia)向記者講述了她的不安。因為政府從來不正式公布禁閉的期限。檢測又是沒有時間規定的。可以是早晨6點、可以是中午、可以是晚飯時間。大家非常害怕被他們檢測成陽性然後被拉倒隔離中心區。這樣一來,晚上誰又能睡好覺呢!

朱莉婭(Julia)幸好沒有查出是陽性的。她說,快速建成的隔離中心傳播了世界各地。那裡的條件很差,連洗澡的地方都沒有。有的人在隔離中心待了一個多月。要在那裡被檢測三次陰性才能被放出了,大家都非常害怕。

朱莉婭(Julia)認為,讓大家柴米油鹽成問題,這是政府踩到了民眾生存的底線。她當時就隱隱約約覺得會發生令人不平靜的事情。

瓦朗坦(Valentin) 解釋說,即使沒有直接接觸,也會被宣布成接觸病例。他說:「如果我去購物中心發現有人在那裡被檢測出呈陽性,我必須自我隔離 3 天,我的二維碼會變成紅色,我就什麼也做不了了。」

朱莉婭(Julia)分析說,除了日常限制外,中國公民仍然不能隨意出國。 即使從一個地區到另一個地區,旅行也是複雜而昂貴的。 「組織起來是不可能的。 每天都有新規則」。

大部分居住在中國的外國人已經離開了這個國家。 瓦朗坦(Valentin)表示說,24 日烏魯木齊市(西北部)一座建築物發生火災,造成 10 人死亡,這加劇了人們的憤怒。

「烏魯木齊火災向民眾表明他們的安全受到威脅。人們想知道這一切會持續多久。 但他很難預料抗爭能夠持續多久。 11 月 30 日,星期三,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新衝突在廣州(南部)大都市爆發。

瓦朗坦(Valentin)強調說:「12月1日,上海關于禁閉的謠言四起」。 網絡受到更多審查,突破網絡封鎖的VPN定期跳轉。 如果打壓加劇的話,我想中國人會起來造反,社會矛盾會進一步激化。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