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羁的晚霞|篇二十三 人生如河 前方有光

莉莉
2023-02-12
image
作者供图

(接826期)

        伊琳与辛迪聊至夜深,返回空荡荡的家中,倦意袭来却辗转难眠,墨尔本的夜总是这样寂静难耐,她的魂灵栩栩然蝴蝶热烈地在他人的梦里流浪着:

         “你和我结婚时年龄也不小了……” 唐靠在竹榻上眼里露出一丝怨怼阴恻恻道。又是这句老话,若干年前唐也曾念叨过。

       “刚才你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请你把话说说清楚!”唐爱说半句话的老毛病又犯了,伊琳这次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和我结婚前,你,你也有过男朋友的!凭什么你老揪着我出轨的事不放!”唐不再吞吞吐吐了,“你,你不能生育了,我怀疑都是你自己不检点造成的,和我不相干!医生的话你不能信的。” 他积怨多年这次终于甩锅一吐为快了。

       当男人的权威受到挑战, “爱”很快就会转化为恨,亲昵和体贴就转化为攻击。唐专攻伊琳的死穴 。

        伊琳闻言心头大震到处崩塌,往事浮现:

        “我们还是分手吧!唐,你这人太复杂了!”

         燥热的厨房间里伊琳脱下了围裙,擦了把湿漉漉的额头,她踢开装修工从犄角旮旯里扒拉出来的婚纱影集扬起了一蓬灰,旋即她甩脱木屐赤脚向大门口走去。

        “你不要走,不要走!要知道失婚的人他们也是很不幸的!”唐追在身后,伊琳错愕扭转身,一只手却僵在了门把手上。

         唐冲向茶几一把抓起招待装修工的红双喜香烟抽出一根,颤抖地点燃猛吸两口颓坐在了沙发之上,烟雾呛人他咀嚼着苦味不免呛出了些许泪花。

        “菜都给你做好,你又不抽烟的,别抽了,还是先去吃饭吧。” 伊琳一时不忍,口气软了下来。

          客厅里的立式空调机终于启动了“嘶嘶”地喷着白雾。

        两人移坐饭厅,伊琳起身欲去厨房端汤,唐以为伊琳又要走心慌意乱之下握紧伊琳的光脚丫子搁在他腿上卑微道:

       “你如果肯下嫁给我,我是不会计较你的恋爱史的!男朋友越多说明你越招人喜欢。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不会像其他男人那样一直刨根问底的。你相信我!”唐在伊琳的臭脚丫子上来回摩挲着,谄笑道:“你看哪个男人能一边吃着饭还一边捧着你的小脚丫子呀!”

        伊琳当年竟然信了他的鬼话居然还莫名动了恻隐之心,可笑啊!毕竟自己当年还是太年轻了啊!

        无聊的澳洲电视新闻播放着,伊琳回神盯着一脸扭曲瘫在竹榻上的唐,他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孔在光影下阴郁着,可怖如温顺的猎豹浑然不觉间咆哮着露出了尖利的牙。

        不错,就是你伊琳蠢,不然他的假面何以就戴不住了。不然他如何能引燃周遭的空气惊人地安静却烈焰灼灼焚烧着你伊琳的心脏呢:“我有什么需要你原谅的?结婚后我有什么对你不起的,要你来原谅我?我婚前的恋爱史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与你无关,如果你觉得不满,当年你大可以另觅淑女,何必死乞白赖求我下嫁于你。” 

       伊琳浑身抖如筛糠,唐休想把她钉在耻辱柱上泼脏水:“如果你心有不甘,大可以和我离婚另娶!不必以此借口来出轨满足私欲祸害其他女人,我的未来你也大可不必参与了!”

        唐此刻哑口无言,心里却恨得牙痒痒,他不过是想和伊琳来个扯平。

         “唐,你的思想双标得很,妻子不是处子之身,就要经过你的伟大原谅才能重新做人,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的过去才纷繁复杂,我还没要求你是个处男呢!” 

         唐恼羞成怒从竹榻上爬了起来,一棱棱竹条印子刻在他的脊背上像刚受了鞭刑,他的膝盖与茶几磕磕碰碰间,拂袖落荒而去。

         生活埋下的雷总有一天会被踩响,你以为在雷区种上五谷鲜花就能安稳度日,不过是苟且偷生片刻欢愉而已。语言是辩解不通的,观念才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两年后,墨尔本人来人往的CBD大街上,伊琳和唐走下“邂逅露天咖啡馆”的台阶,在人行道上告别,寒风卷起深秋的残叶在石板路上打转。匆匆忙忙的路人从他俩身旁擦肩而过,唯有他们静止在这一刻的时空里彷徨着,唐失魂落魄全身笼罩在密布的乌云里。

        “伊琳,你好冷酷!” 适才唐在咖啡馆里放下滚烫的咖啡杯低沉道,还是那般富有磁性的声音,伊琳还是会被唐儒雅的外表所诱惑,谁能不爱“荣少哥”呢。眼前一块切成两半的提拉米苏吃在嘴里,只觉得甜到发苦。

        “我好不容易来到墨尔本你却一直避而不见,你这个样子,我也身心疲惫,我也要考虑一下我将来的日子怎么过,你见到我就想逃,现在我见到你也只想逃,我们离婚吧!”

        离婚!当“离婚”这个词从唐的嘴里蹦出来的时候,伊琳的心里残垣断壁一地就像遭遇了一场地震,虽然表面上强作镇定貌似一切如故。

        逃,唐也想逃了吗?休想!伊琳下意识地又想去拽风筝线。她觉得自己就像一盏摇摇欲坠的风筝,随时会被一阵寒风刮落到地上。

        她脑筋飞转想起了那日和心理医生麦琪的对话:“你注定会在生活中碰到唐这种类型的男生,因你是焦虑型人格,而唐是逃避型人格!”

        “不对呀,明明是我想逃离婚姻呀,怎么回事?”伊琳在心里质疑着麦琪搞错了吧。

        “你看你画的这些小人,肩膀线条又宽又直,看得出你的个性是非常倔强的哟!”麦琪指着画中携手撑伞的母子这样说道,“你想保护你的孩子,同时你也希望你的孩子保护你。这些显而易见。可为什么还有个人躲在大树后只露出半个身子呢?” 麦琪打断了伊琳的思考询问道。

        “麦琪,你说要画一幅全家福,我就画了我和我儿子,我总觉得如果把其他人画进去,就会破坏了画面的和谐呢。但又不能不画孩子他爸。你看我还画了彩虹还有小鸟呢,风雨之后见彩虹,画面多美。”

        麦琪沉思不语打着电脑,“所以躲在树后的人是你的丈夫咯,你可以用两个字来描述一下对你丈夫的感觉吗?”

        “恐怖!”伊琳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她又想了想,她还是想不出第二个形容词。

        “那你现在画一幅关于恐怖的图画给我!”麦琪再次递上画夹。

        伊琳有些美术功底,她努力用彩铅在卡纸上描绘着,不多时一幅小红帽与大灰狼在幽暗森林里遭遇的画面跃然纸上:小红帽从头到脚披着鲜红的斗篷,小小的身子如一株弱不经风的含羞草僵直不动,她低头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脸,一头巨大的吐着红舌的大灰狼居高临下对着可怜的小红帽张牙舞爪……

        “你居然告诉心理医生我是大灰狼,”伊琳从心理诊所回家后接受唐的盘问如实汇报,唐气急败坏地在厨房里来回踱步,他一把抓起切菜板上的一条黄瓜指向伊琳,“你说你是善良的小红帽!我恐怖,我是大灰狼,亏你想得出来!”

        “我其实是想画披着羊皮的狼,有点难画,就……”伊琳暗暗藏起切菜刀挑衅地看着唐的反应,“反正都是狼!”她等着看恐怖的剧情是否又要上演了。伊琳心里既恐惧又兴奋,她睁大了双眼等着看唐失控……

        耳边响起了辛迪的话:“两性博弈中啊,如果你在博弈中没有打击过对方,没有辨析过谎言,没有纠正过错误,那你只不过是这场博弈中的胆小鬼。”

        离婚当年是伊琳提的,她一心只想逃离这一段让她窒息让她痛苦的关系,当年唐可坚决不接受离婚。

        “伊琳,你这人也不算坏,虽然脾气有点犟。” 唐崩溃着,“离婚,离婚后孩子就没有家了!”唐在心里权衡着,他舍得了伊琳和孩子,但他怎么舍得了财产和面子,更何况男人将妻子孩子也视作他财产的一部分。

         当然伊琳也只是光打雷不下雨。他们还不能饶过对方,不仅仅是因为和对方分离与自己的内心不相容。更是因为他们的潜意识里也许就喜欢这样,战斗就是他们的爱情,抵死纠缠才是他们的交欢之舞。

         疫情突然爆发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远隔重洋哪怕两人逃避着不联系彼此,但冥冥之中他们命运的齿轮仍紧紧咬合着随时代的巨轮滚滚前行。

        离婚!无数次伊琳想想都会觉得痛彻心扉,如果一朝面对时,她以为她定会以泪洗面的,但此刻她唯独没料到自己的外表竟然可以毫无波澜,就像被后浪拍打的泡沫,虽然还有水花,却无法再掀起波澜。爱就是泡沫一捅就破,无爱的女人确实是冷酷的,情绪是留给爱人的,没有了爱意的维持,所有的缺点都会被无限放大,犹如凶猛的恶兽,气势汹汹地撕裂着两人的关系。

        “我对家庭一直都是负责任的啊!你看看家里面到处都是你乱买的东西。我不抽烟不喝酒,我也不乱花钱,我们省下来的钱都是要留给孩子的呀!”

        伊琳的家里面确实都是她从跳蚤市场淘来的宝贝。女人就爱囤货也爱翻旧账,她在内心里清算着,吃喝嫖赌,唐到底占了几样。唐不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怎奈伊琳只想摆脱他的掌控,就像结婚是想要摆脱父母的掌控一样。

        “婚姻的基础难道不是爱吗?你对夫妻的感情负责了吗?你不是也常去教会嘛,你们的牧师应该宣讲爱才是一切关系的真谛吧。你看,店门口那对老夫妻手牵手多么恩爱,我就想要那样的两性关系。” 

        “伊琳,你对婚姻要求太高了。我做不到!别人不都是这样将就着过一辈子嘛。” 在唐的意识里对妻子未必是无情的,但唯有保持疏离才能维持住他居高临下的主人对奴仆的威仪。

        “别人愿意将就那是他们的选择,并不代表那就是幸福的生活。” 

        “夫妻关系才是家庭的第一关系,这是我到澳洲才听说的。可是怎么你就不幸福了,你都不用为一日三餐发愁,你应该对我感恩。” 

        “感恩,现在的我确实能感恩你对家庭经济做出的贡献,我在超市刷银行卡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没有你提供的生活费,我就要忍饥挨饿了。”汤匙的搅拌声盖住了伊琳的心跳,却无法阻止她内心里泛起的涟漪,难道唐就不需要感恩妻子对家庭的贡献吗?

         “那不就好了,你要多表达对我的感恩,没有我哪有你的今天!” 在唐的意识里没有妻子与他的平等,一旦沦为他的妻子就是他的附庸,是他可以随意揉捏的一坨橡皮泥。

         伊琳确实需要感恩眼前这个男人,他把她从错觉的状态中推向了最终极的现实,他没有让伊琳的整个人生都陷在错觉里,人生的终点不是宗教,而是认识自我。

         伊琳和唐你一言我一语,他们的观念被两个世界不同的价值观所洗涤,他们已无法在同一个频道上对话了。

         热恋时,万物皆沉寂,她也曾是唐眼里唯一的一抹旖旎,只是当“爱”意散去,独留满眶猩红的湿意。

        这世上无论多高的聪明和智慧,总在感情面前溃不成军。情关的尽头是斩断自己偏执的幻想与心魔:看似恋他其实是爱己。当褪去那层你为他铺上的金光,也就不需用他来弥补你内心的缺失与匮乏了。

         “我不会为你所改变的,以后我再找妻子,一定要找一个不那么敏感的女人!”唐痛心疾首得出了这么个结论,伊琳搅动咖啡的杯勺声像刀子一样,一刀刀地剜着唐孤寂的心口,他无奈地接受了现实,他失算了,伊琳不是闲置墙角不需要雨露的塑料花,她是旷野的玫瑰只为爱才削去了利刺。

        “我知道,我从不认为我有能改变你的魔力,没有任何人会为任何人改变的。”其实她分明知道女人都爱犯这个毛病,越是爱一个人,对他就要求越高,害他窒息,忘了他只是一介满身缺点的俗人而已。

        “我也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抗击打能力强的女人,我祝你好运!”伊琳淡然一笑,不想再做无谓的争辩。她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果然爱才令人痛苦不堪,恨才是如此的直截了当,无爱无恨才无敌。

         她不再多说,她不用再为他设想,不用再为他好,不必再替他操心,她的责任已尽,除却失落的痛苦,她也有种放下重负的感觉。唐有他自己的人生功课要做,只是那已和她伊琳无关了。

         “我已经想通了,面子是给别人看的,生活才是自己的。离婚吧,但共有财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分割给你的!”

         伊琳似再次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果然当女人还陷在感情的漩涡里不能自拔的时候,男人却已在清醒地算计财产分配了。男人虽然从未明说对妻子的控制,但他所渴望的目标,不就是成功控制经济进而控制妻子吗?

         一阵呼啸的北风掀起伊琳粉色的纱巾,迷住了伊琳的眼睛。唐在寒风中拉起羽绒背心领口的拉链,缩起了脖子,“那我走了。” 

        ( 伊琳洒泪飞奔……)

         “如果有事你可以打我电话。”

          唐落寞的告别声把伊琳从那一刹那的幻境中拉了回来,没有眼泪没有拥抱,伊琳只是点了点头,这悲怆的凄凉感让唐有点难受,漫天的落叶与风声中他独自转身向福林德火车站走去。

         伊琳伫立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唐转身离去,唐一步步地踏了出去,就像一步步地踏出了她的世界,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流中,伊琳最后的一丝留恋似乎也随风而逝。

         夹行在下班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伊琳的心头涌上阵阵的酸楚,她兀然意识到,她不是在和这个男人告别,而是在和她自己过去的一段人生告别。她能怪谁呢?好似下雨湿了衣裳,你如何能怪罪那场雨,只能怪自己没有带那把伞。她眼中曾经的少年郎不是一朝一夕变得这般面目全非的,男儿本色皆风流。只是凡人都执着于虚妄之相而不愿接受真相,如今他已如同一位陌生人,再看他的所作所为都像是在看一出荒谬可笑的闹剧,只觉得匪夷所思却感受不到半分伤心。

         曾经梦想着一起白首偕老,可当她在婚姻里丢失自我的时候又如何能保证永结同心,如今情难散缘已逝,伊琳自己织了张情网只把自己罩了进去,她光滑的脸上仍是平静无恙,内心里却下起了滂沱大雨……

         无尽的荒芜将她吞噬,原来洋葱剥到最里面是眼泪啊,原来面具揭掉后是空虚啊,自由的代价要用孤独来偿还!

         唐回头,她走了,在那刹那,她可曾由输家变为赢家?她背影笔直,洒脱坚决,唐又像是看到当年的伊琳,他想叫她,终是忍着心看她走远。

         斯旺斯顿人行街道上一名肥硕的流浪妇人裹着一堆毛毯坐在寿司店与贡茶店相隔的廊柱下听着音乐看着书,她怀里一只棕色斑点的小奶狗向着茫然路过的伊琳兴奋地跳跃着“汪汪” 叫唤着。

         伊琳顿足多看了两眼小奶狗。“它很喜欢你耶,亲爱的女士!”流浪妇人放下书,轻柔地安抚着小狗向伊琳报以友善的微笑。她的流浪汉伴侣从不远处的麦当劳店铺走了过来,蹲下身拥住妇人抚摸着她蓬乱的发丝在她沧桑的脸上印上深情的一吻,他从怀里掏出一盒汉堡薯条以及一罐饮料,两人开心地依偎着分享起食物来,小奶狗挤在两人破衣烂衫之间欢快地摇晃着小尾巴。

         伊琳艳羡地看着这一幕,她竟然……她竟然羡慕起这些无家可归的失意者来,他们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们不活在别人的期盼中,他们不再被世俗之物所捆绑,他们一贫如洗却如此快乐,他们互相陪伴他们有爱他们不畏惧明天,他们比很多人都富有。 芸芸众生都生活在自我保护的围墙里,岂不知那也是自我囚禁的围墙。伊琳安然了,她不再担忧从此以后除了自己她将一无所有,经文里有云:不惊不怖不畏,大抵就是他们此刻的模样。

         不远处圣保罗大教堂的钟声当当地敲响,几只鸽子惊飞在不羁的晚霞中,伊琳凝视着南半球绚丽非凡的苍穹在心中默默祈祷:“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吧,救我的所爱脱离枷锁吧!”

         伊琳迎着寒风一头扎进了暮色渐起的街道,人声鼎沸的街道上霓虹灯一盏盏地被点亮,异乡人就是这座移民大都市的养料,滋养出这番的繁华与热闹。在这片英女王曾经统治的土地上,自由与孤独并存着。这里文明的进步不是让每个人都能收获幸福,而是让每个想要追求幸福追求自我的人,不再因为身份、种族、性别等原因而遭到不公,不再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强者的手中饱经欺凌还要感恩戴德。

         街边的流浪歌手像在对她吟唱:“歌唱吧,就算没有人聆听;跳舞吧,就算没有人注视;去爱吧,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去远方吧,只为紧紧搂住你自己。”  

         一群年轻人路过,随着歌声在街边呼拥着旋转着,青春真好!但伊琳更满意现在的自己,她仍然没有足够的智慧去面对生活中的理智与情感,她在阅尽沧桑之后,也许失去了不可再生的天真和无畏,但会得到后益无穷的通透。当她只赢不输未尝人间六苦时,又怎知何为慈悲,又怎知眼泪是苦是咸。又如何能懂得放下,放过自己亦饶过所爱。她的经历或许微不足道,但冷暖自知才能成为此生的绝响。

         天边的一轮新月正在升起,人生如河,双手是桨,前方有光。那满载生命回响的移民之梦,终将随那时光如银河般流淌而去。

         墨尔本还是那个墨尔本,但她已经不是那个她了……

(本季终。全集《不羁的晚霞—忘情墨尔本》将于2023年二月由台湾猎海人出版社出版,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销售。)

 

猜你喜欢

一张没送出的贺卡

莉莉  2024-01-09

【人在澳洲】人间最美是春晖

杨先运  2023-11-06

一所旧学堂和一组县衙门

莉莉  2023-11-03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