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法庭文件曝光 前瑞典驻华大使曾安排“谜一般的中国商人”与桂民海女儿接触

白新宇
2020-03-18  更新: 2020-07-20
image
图为桂民海的女儿安吉拉(Angela)(左)和前瑞典驻华大使林黛安(Anna Lindstedt)。(图片来源:脸书/瑞典驻华大使馆官网)

香港铜锣湾前股东、瑞典公民桂民海2月被北京当局重判10年。去年1月,时任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曾安排桂的女儿安吉拉(Angela)与两名“中国商人”会面,对方曾警告她不要再发声。瑞典当局以“未经授权与外国势力协商”罪名起诉林,案件原定今日(19日)开审,因武汉肺炎疫情而押后处理。近期,港媒《苹果日报》取得瑞典法庭文件,披露其中一名中国商人的神秘背景。

《苹果日报》获得的斯德哥尔摩法院公开文件包括了瑞典国安局(SAPO)调查报告、口供、书信、照片以及瑞典外交部文件等,披露了恐吓Angela的商人刘瑞宸的个人及公司资料。有专家证人估计刘是受命行事,就像“中国式KGB(克格勃的简称,克格勃是前苏联的最高情报机关)”。

谜一般的中国商人

报道指,2019年1月24至26日,林戴安邀请Angela到斯德哥尔摩喜来登酒店,与两名商人会晤,证实分别是迷你硅谷创新集团董事长“刘瑞宸”和斯里兰卡裔行政总裁密维拉(John Meewella)。根据法庭文件,刘曾多次向瑞典移民局申请签证,但他提交的香港身份证和中国护照副本均显示其名字是“刘汶轩”。瑞典国安局调查报告亦指出,喜来登酒店定单纪录中,刘使用“Liu Wenxuan”(刘汶轩的汉语拼音)之名订房,怀疑刘汶轩就是刘的另一个名字。

法庭文件引述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副总领事施子天(Sebastian Magnusson)于去年1月28日发出的内部电邮,指刘的背景是个谜,此人一早被瑞典移民局的内部数据库封锁,禁止入境。最先是2014年4月,刘以“Liu Wenxuan”之名透过瑞典驻京大使馆申请申根签证,其出生地是福建、出生日期是1963年10月14日,以商务目的访问瑞典,但遭驳回。移民局的回复指,申请者“Liu Wenxuan”曾于2008年及2010年办理签证,当时使用的名字为“Liu Yiyu”,出生地和日期分别是甘肃和1964年1月11日,与2014年他报称的个人资料不同。经过相片比对,当局证实申请者“Liu Wenxuan”和“Liu Yiyu”是同一人。

施子天的内部电邮还透露,瑞典移民局早于2011年接获匿名信,举报刘拥有两本护照,他可能使用其他名字外游,例如“Kevin Liu”和“Liu Nanyu”。

2017年12月,刘汶轩再尝试透过瑞典驻上海领事馆申请申根签证,瑞典移民局一再拒发签证,刘后来通过芬兰驻香港领事馆申请申根签证。为何一位曾多次被瑞典移民局拒批签证的人士,能够和大使林戴安走近并取得信任?对于刘被拒批签证,林戴安接受警方盘问时称不知情。她描述两人早年在深圳活动认识,认为刘为人可信,被问到安排Angela和刘会晤之目的,她强调是介绍工作机会给Angela,希望利用刘的人脉关系,协助桂民海释放。

此外,根据Angela的口供,去年1月25日会晤期间,密维拉声称刘曾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与大使桂从友开会,就桂民海案谈判,但提出十个交换条件,其中一个条件是安排Angela到中国工作,以证明她是中国的“朋友而非敌人”。调查报告亦显示,25日晚,刘在斯德哥尔摩餐厅Wedholms Fisk举办过另一场饭局,邀请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人员及一些瑞典人士参与。

随着案情曝光,刘汶轩与中方关系、时任驻华大使林戴安是否跟代表中国国家利益的人员进行联系,是最重要的关注点。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早前接受《哥德堡邮报》访问时表明,他和使馆同事不认识刘汶轩,指刘既不代表中国政府,也不是中国公民。而根据法庭文件,资料显示出刘的中国居民身份证和中国护照副本,证明其公民身份。

报道称,刘汶轩以商人身份自居,生意业务遍及瑞典、南京及香港。刘持有香港身份证和往来港澳通行证,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他报住铜锣湾伊利莎伯大厦一个高层单位,担任20间香港公司的董事,包括中瑞共生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SAACS Limited、世界遗产研究院亚洲分院等,涉足文化、教育、投资、音乐到医疗健康在内的工作,实质业务存疑。

而刘汶轩名下20间公司董事及股东名单,显示了一些人物,如瑞典商人阿德勒(Bo Niclas Adler)。根据案件的多份口供,阿德勒曾参与斯德哥尔摩会晤,密维拉在“谈判”过程中,提出安排Angela到阿德勒的中国公司工作,作为中方释放桂民海的交换条件之一。

刘姓商人与阿德勒也存在诸多交集。如二人均是瑞典智慧共生城亚洲研究院的团队成员;在香港一家名为“中国国际教育协会有限公司”钟,刘汶轩出任董事,阿德勒持已发行股份总额的百分之十。

专家证人:两名商人更像是受中国政府命令行事

报道称,林戴安案的调查过程中,至少有25人录取口供,除了案件主角及酒店与会者外,还包括前瑞典驻华文化参赞费斯克修(Magnus Fiskesjo)。

费斯克修表示,瑞典境内疑有中国国安特务进行渗透工作,他怀疑两名商人是受命行事,就像中国式KGB,若他们不是受雇于中国情报机构,也定必是遵照中共的建议或指令行动,“瑞典国安局已重复警告,中国、俄罗斯及伊朗等外国势力在瑞典从事多项间谍活动,试图影响瑞典人和外国。”

今年2月24日,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被中国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处10年徒刑。

法新社说,桂民海案已牵动北京与斯德哥尔摩间的双边关系。

铜锣湾书店是香港独立书店,以出版中国政治禁书闻名。与书店相关的桂民海等5人于2015年10月至12月间,陆续在中国大陆、泰国、甚至在香港境内失踪。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