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王当道,就是一股逆流。历史见得多了

陈破空
2023-05-11
image
习近平(图片来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今年五四,中共订立的中国青年节,党媒发表习近平的两封回信,一封回给农业大学的下乡学生,鼓励他们“深入田间地头和村屯农家。”“ 把课堂学习和乡村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厚植爱农情怀,练就兴农本领,在乡村振兴的大舞台上建功立业”,暗示,要把年轻一代打发到农村去。另一封是重刊2019年习近平给解放军“王杰班”战士的回信,强调:“贯彻强军思想,苦练本领,努力做新时代的好战士,书写火热的青春篇章。”暗示他们准备打仗、准备牺牲。

中国的年轻一代,或者说00后的命运似乎就这样被习近平“大手一挥”地决定了,或者到农村去,或者奔赴战场。这一切,对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不过就是毛泽东“上山下乡”和“准备打仗”的翻版。国内外都说,习时代就是2.0版的文革、2.0版的毛时代。这回再次证明,这些说法并非虚言。

其实,除了上山下乡和准备打仗,举凡党领导一切、政治挂帅、个人崇拜、学习某思想、阶级斗争、挑起群众斗群众、告密文化、反美反西方、闭关锁国、计划经济、党管经济、国进民退、退林还耕、以粮为纲、一哄而上…… 哪一样不是文革遗风、毛时代产物?

纵观世界各国,历史往往呈现钟摆效应。在正常国家如民主国家,这一钟摆效应体现为政党轮替,如美国、韩国和台湾等国。在专制国家,这一钟摆效应则体现为开明专制和黑暗专制的循环,如历朝历代的明君和暴君。

共产中国,这一钟摆效应依然存在。1976年10月,怀仁堂政变,华国锋抓捕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奠基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这是开明派战胜顽固派的重要回合。随后的邓时代就是对毛时代的颠覆。

四十六年后,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习近平凭籍权力斗争获取超期连任,并把团派人物全数排挤出局。惊人的是,仍然是一场政变。只是这种政变相对无形,属柔性政变。团派始祖、前最高领导人胡锦涛遭强行架离出场,就是政变的明证。这一回合,开明派失败而顽固派胜出。习王等人以这种粗暴方式回归文革和毛时代,是对改革开放的颠覆。其历史意义,则是为江青、“四人帮”、党内极左派报了一箭之仇。

近代和当代史上,在摆脱专制、建立民主之后,大多数国家都能够在宪政的框架下稳定下来,但若干国家则呈现民主初生而专制复辟的悲剧,尤其在专制刚刚瓦解而民主建立之初的脆弱和不稳定时期。甚至呈现民主进步与专制复辟的反复较量和几番轮回。最典型的是近代法国,在一百五十年间,先后建立五个共和国,至二战结束后建立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才终于尘埃落定,成为稳定的民主与宪政国家。

而在当代,缅甸和埃及曾先后实现民主化,稍后却遭军人政变推翻、复辟军事独裁。俄罗斯原本已经实现民主,但当克格勃出身的普京上台之后,因恋栈权位、图谋长期执政和终生执政,又实质性地复辟了专制,让俄罗斯倒退,仅剩一件名不副实的民主外衣。

回头来看中国,改革开放在一党专政的框架内进行,于是,未待走向民主,就发生了另一种钟摆效应:由开明专制转向黑暗专制,从改革开放退回文革时代。明了历史的钟摆效应,对习王当道、大开历史倒车,就大可不必大惊小怪。

这是一股逆流!历史见得多了。习王等人变着花样地回归文革、复辟毛时代,但万变不离其宗。逆时代潮流而动,谓之反动。既是逆流,就是暂时现象,不可能长久。数年也好、数十年也好,都是历史的暂时。

习派宣称:“两个确立”(确立习核心和习思想)是(中国政治)“最大的确定性”。其实,只要稍具政治学和历史常识者都知道,这恰恰是最大的不确定性。拒绝法治而迷信人治,一党专政叠加一人独裁,是远离必然性而浮于偶然性,就是失去确定性的依托而埋下不确定性的暗礁。历史反复证明,这是取败之道。习王若不改弦易辙,其祸不远。

(全文转自由亚洲电台)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魏京生:房贷危机如何解决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