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澳洲推出重磅签证新政,减少对华依赖看向印度

Hong Yu
2024-05-14
image
著名的悉尼大学近一半学生都是留学生(图:Adobe Stock)

5月13日上午,澳洲政府召开一场紧急会议,关于前所未有的“限制留学生人数”的计划。引发了全澳轩然大波。

5月14日更新:新政细节公开!澳洲高校被要求减少对华依赖

据SMH消息,澳洲高校被告知应当减少对于中国和印度留学生的依赖,同时引导留学生们选择可以解决澳洲技术人才短缺的课程。报道指出,联邦政府将通过上述限制性措施,鼓励留学生们报读如护理和卫生保健等课程。但对于那些依赖商业课程收费的大学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一,工党力推新政,将限制留学生数量!

周一上午,澳洲教育部长Jason Clare、内政部长Clare O’Neil、移民部长Andrew Giles和技能部长Brendan O’Connor,与国际教育委员会(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举行了一场会议,讨论本周将提交给国会的一项法律草案,该法案将授权内政部长Clare为每所大学设定留学生的招生人数上限。

具体包括以下重要措施:

-禁止教育机构(学校官方)设立留学代理业务

-暂停新的国际教育机构的注册申请和现有机构的新课程的注册申请,最长可达12个月

-要求申请注册的新机构在招收国际学生之前,必须提供能够为学生提供优质教育记录的证明

-取消非活跃教育提供者的注册,以防被不法行为者用作进入市场的工具

-禁止受到严重监管调查的学校招收新的国际学生

-改进与留学机构相关的数据共享

-禁止澳大利亚各院校之间的学生转学行为向留学机构支付佣金,以消除不择手段的留学机构和院校“挖学生”的动机

联邦政府希望通过限制留学生人数的方式,达成将年度移民人数削减至26万的目标。

教育部长Jason Clare

悉尼大学校长Mark Scott表示,政府的做法过于激进,这些变化可能会导致教育资金的“黑洞”。但是,改革计划得到了La Trobe大学校长Theo Farrell的支持,他赞同修改规则,减少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并扩大医疗保健领域的学生数量。

内政部长Clare O’Neil表示:“高等教育行业的领导者们都明白,我们不能再沿袭过去那种敷衍的政策。”

“没有移民规划,没有人口规划,没有住房规划,没有确保该行业能够满足技能短缺的规划。对于如此重要且庞大的一个行业来说,这样的做法简直是不负责任。” 

二,澳洲高校被要求减少对华依赖!1月1日新政实施

联邦政府的一个重要担忧是,在截至三月底的一年间,澳洲的留学生总数增长了15%,达到671000人,其中大部分集中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

这其中,来自中国的学生人数为128000,印度学生117000,另有尼泊尔留学生59000。内政部长Clare还计划向国会提交一项草案法律,授权政府设定教育机构最大招生数量,并在必要时指定高校在特定课程中可以招收的留学生数量。

这份草案强调了寻找其他国家作为学生来源,以实现学生群体多元化的必要性,其中提到了南美和印太地区。“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以增强学生来源的多样性。更广泛地展示澳洲的优势,可以鼓励更均衡的学生入学模式,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

悉大校长Scott表示,悉尼大学已经在审视其留学生来源,但他并不认为政府想要阻止整个行业的增长。

“让我们以有度的方式制定增长策略,我们不能做出任何可能惊扰市场的举动,也不能给国际学生传递出他们在澳洲不受欢迎的信息。”

悉尼大学
图为悉尼大学 (Photo by Brendon Thorne/Getty Images)

La Trobe大学校长Farrell表示,现行系统更容易吸引中国留学生参加商业课程,因为他们的签证获批比率更高,与其他国家申请卫生保健课程的学生相比,速度也更快。

他还补充说,把某人带到澳洲接受护士训练,比试图吸引已经在其他国家作为护士工作的熟练员工更为道德。国际教育协会的首席执行官Phil Honeywood在与部长们的会议上表示,讨论支持该行业的增长,但目标是减缓其速度。

政府计划从1月1日开始实施新政,并将于本周将草案提交给国会,以便在未来数月内做出决定,参议院审查将有助于确定它是否会得到联盟党和绿党的支持。

工党政府上周还上调了留学生的经济门槛,要求他们证明他们有29710澳元的储蓄,高于之前的24505澳元。

据SMH消息,周一上午,澳洲政府召开一场紧急会议,关于前所未有的限制留学生入境人数的计划。

为了让移民人数大幅削减至26万,工党政府计划限制留学生人数,此举将迫使各高校停止大幅增招留学生。

教育部长Jason Clare、内政部长Clare O’Neil、移民部长Andrew Giles和技能部长Brendan O’Connor将于周一上午与国际教育委员会(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举行会议,讨论本周将提交给国会的一项法律草案,该法案将授权内政部长Clare为每所大学设定留学生的招生人数上限。

澳洲金融部长Katy Gallagher表示“我们已经看到留学生数量大幅增加,我们一直在努力确保对移民系统进行改革,以应对这些大幅增长。”“我认为各大高校希望与政府合作,今天早上关于这个问题将有进一步的讨论。”

澳洲教育部长Jason Clare

根据联邦政府的移民数量削减计划,各高校可能还会被迫停止大幅增招外国留学生,以帮助将年度移民人数削减至26万。但联邦政府的这一举措引发了人们对于政府大力干预,会损害澳洲教育行业声誉的担忧。

联邦政府的计划将要求各高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大幅削减留学生人数的增幅,从去年的15%削减至5%。

此前,自由党党魁领袖Peter Dutton曾抨击工党使得移民增长失控。Albanese政府则将利用周二的联邦预算案向选民保证,他们可以将去年52.8万的净移民人数减半至26万。

文章来源:亿忆网综合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