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枢机主教辞世 梵蒂冈惊天丑闻曝光

夏紫云
2023-01-13
image
悉尼圣玛丽大教堂 (图:Gatty Images)

澳枢机主教George Pell 1月11日(周三)在罗马辞世。媒体报导称,Pell在罗马医院接受髋关节手术后,虽然手术成功,但全身麻醉却引发并发症导致心脏衰竭而死亡。澳现任主教称,Pell是一位在澳洲和国际上都十分有影响力的教会领袖,一生都奉献给了教会。在Pell过世后两天,一份来自Pell的秘密备忘录被曝光,该备忘录对现任罗马教皇方济各(Francis)进行抨击,指控梵蒂冈内部的腐败以及方济各本人对司法处理的干涉。 

据报导指出,梵蒂冈记者Sandro Magister与红衣主教Pell会进行定期对话,他说红衣主教在博客中使用了化名“Demos”,曾要求Magister寄发Pell希望公开的红衣主教文件。澳洲人报收到了来自Magister的文件,并称文件中透露,梵蒂冈财政困境比很多人的糟糕还要糟糕许多。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称,这份被视为Pell从“坟墓里”发出的备忘录中指控,梵蒂冈每年损失3500万欧元,加上在伦敦Sloane大道上投资项目中损失超过2.17亿欧元,1980年代 意大利Banco Ambrosiano银行丑闻案中损失2.3亿, 该备忘录指出,在过去的25-30年间,除了这些有明目的款项外,梵蒂冈至少还损失1亿欧元。除了每年损失数千万外,同时,梵蒂冈还面临著巨额养老金赤字,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8亿欧元。此前,曾有匿名的枢机信嘲笑罗马教皇方济各的领导统治就是一场灾难。 

该备忘录中指出,教宗方济各和梵蒂冈的政治影响只能忽略不计,“从认知上来说,此任教皇显示出圣约翰保罗二世和教皇本尼迪克特水平的下降。方济各决策和政策往往只是‘政治正确’。在委内瑞拉、香港、中国大陆以及现在的俄罗斯入侵中,梵蒂冈都没有站在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宗教角度上来维护人权。”

70多年来,中国的天主教信徒因效忠教皇而不断地受到迫害,但却得不到教宗公开的支持。梵蒂冈也没有公开支持乌克兰的天主教社区,尤其是希腊天主教徒,“下一任教皇应该重新审视这些主题。梵蒂冈的政治威望现在处于低谷。”该备忘录中详细明说了正在接受腐败调查的红衣主教Angelo Becciu的审判过程中,方济各是如何以梵蒂冈教皇的权利干涉司法程序。 

据澳洲人报报导,“蒙羞”的红衣主教Angelo Becciu 在谈到红衣主教Pell的死时说,他祈祷上帝会“原谅”这位澳大利亚神职人员。据了解, Pell长期以来不断指控Becciu挪用公款和财务欺诈教会资金, 日前Becciu公开否认将两笔神秘款项转到澳大利亚,支付人们对他提出儿童性指控。

不过Becciu的评论或将重新引发人们对红衣主教Pell在他最终撤销虐待定罪中所扮演的角色的质疑。Pell原籍澳洲,曾出任墨尔本大主教及悉尼主教。2014年获现任教宗方济各(Francis)提拔,整顿教廷的财政,领导新成立的财政书记处。

2017年,Pell被揭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即他出任墨尔本大主教之后不久,涉嫌性侵2名只有13岁的少年。事件震动整个教廷,Pell被迫返回澳洲协助调查,被裁定罪名成立及被判入狱。他在监狱内被单独囚禁了404天后,高等法院法官一致推翻原判,让他回复自由,但他的名声已受到重大打击,也无法恢复他在梵蒂冈的职务。

Pell回复自由身后离开澳洲,一直在罗马居住,曾数次与教宗方济各会面,又经常参加方济各主持的弥撒。坐牢期间,Pell勤于写日记,记录他的祷告和他领受的圣经经文,以及与探望他的神职人员和狱警之间的对话。那些日记后来结集出版,收益用来支付他庞大的律师费。由始至终,他都否认自己犯过性侵罪行,而他的支持者也坚信他只是代罪羔羊。

据澳洲人报报导,维州州长和新州州长已经公开称不会为George Pell举行官方葬礼,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称,“我们永远也不应该忘记,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天主教会手下的童年性虐待的受害者、幸存者。我们永远,永远不会。” 

Andrews说道,“对Pell 的逝去,我们会以尊重的方式哀悼。”新州州长Dominic Perrottet表示, Pell的去世让很多天主教教徒表示悲痛很震惊,但也称只会在圣玛丽大教堂举行仪式。

澳前总理艾伯特在得知Pell噩耗后,公开称Pell是个伟大的领袖,并称赞他在狱中13个月所写的日记是 “经典之作”,展示了 “一个优秀的人与残酷的命运搏斗,并试图使痛苦的不公平变得合理”。

 据了解, 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在当地时间周五为已故的Pell红衣主教在圣彼得大教堂里举行安魂弥撒。目前澳洲教会与梵蒂冈正在交涉,将把Geoge Pell的遗体运回澳洲,并让其长眠于其曾担任主教13年的悉尼圣玛丽大教堂。

猜你喜欢

反腐救不了中国足球

项栋梁  2024-06-07

编辑推荐

image